766震惊四座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04    作者:忘语


话音甫落,漫天剑影一敛,一柄数尺长金色长剑就直直的挺在理其上方丈许高处。

温憎虽然看似神色不变,但脸上笑容明显有几分僵硬了。

柳鸣闻言,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招,虚空剑一颤之后,当即化为一道若隐若现金光的激射而回,没入其眉心不见了踪影。

眼前这一幕变故兔起鹘落一般,让不远处珈蓝顿时满脸的惊喜之色,而温安却如遭雷击,脸上再也笑不出分毫了。

而正当所有人都还未从方才一幕反应过来之时,柳鸣却再次身形一个模糊的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一道黑色身影一闪的出现在了笼罩珈蓝及温元二人的白色光罩前。

正是柳鸣!

只见此刻其全身被滚滚黑气缠绕,并瞬间凝出五条雾蛟与五只巨虎虚影!

一阵响彻天地的龙吟虎啸声传来,顿时将周围围观弟子悉数惊醒!

但见两只被银色拳套覆盖的双拳突然狂捣而出

无数银黑色拳风看似无声无息的纷纷落在了白色光罩之上!

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的事情出现了!

那白色光罩起初还是表面符文纷纷逸散而出的将拳影悉数化为乌有!

但仅仅过了七八息工夫后,白色光罩表面光芒骤然暗淡了下来,并开始微微晃颤起来,从中逸散的符文也是越来越少,眼看便要不支了。

“住住手我认输!”温元被眼前一幕震撼的无以复加,当即张口不顾形象的大吼道。

说起来,这小须弥金刚阵符阵虽然威能极大,但催动所需法力也是不小,这温元以化晶中期修为祭出,仅能发挥五成威能便不错了,在柳鸣依靠兽甲术施展的龙虎之力的连番轰击下,自然支撑不了多久了。

而温元自己本来也未打算持久战,只寄希望那温憎发动瘟咒**,以雷霆手段将柳鸣击溃随后只剩下珈蓝一人,胜负便丝毫没有悬念了。

“前辈,这场比试可以宣布结果了吗?”

柳鸣听到对方告饶之声,眉梢一挑,拳影一收的停下了攻击,再抬首看向了场外的白袍老者,神色平静的问道。

此刻他体内法力也是所剩不多连番精神加上**的折腾下,隐隐有种虚脱之感,要不是其有化识虫傍身,加上肉身强悍,此刻可能早已双眼一黑的昏厥过去了。

“好比试到此结束了。我宣布,柳鸣,珈蓝二人获胜!”作为裁判的白袍老者似乎也正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深深看了柳鸣一眼后大声宣布道。

这话一出口,光幕外原本就被此战最后几幕看的目瞪口呆的众人,才终于有人回过神来,并一下轰动了起来。

柳鸣长出了一口气,身上银色甲衣瞬间消退而去,又取出了一枚金元丹服下后,才飞身落在下方广场上盘膝而坐,双目一闭的连忙催化起药力来。

先前一战,虽然极短,但让其精神力消耗直达,远超乎常人想象的。

而等药力化开,灵海之中几乎枯竭的法力慢慢恢复柳鸣脸色才好看了一点。

此时,原本笼罩珈蓝二人的白色光罩突然晃颤了几下后,轰然溃散开来,露出里面脸色难看异常的温元。

珈蓝在脱离了禁锢后,立刻收起了银链,一个闪动的飘然落在柳鸣身边处,静静守在了那里。

不过这时的此女,一双清澈美目,再也不肯离开柳鸣半分了。

人群之中的某个角落′一名脸庞狭长的锦袍青年′正脸色一阵的阴晴变化不定.

正是不知何时出现在此地的沙通天。

就在柳鸣获胜的那一刻,他似乎有种如释重负之感但尚未过多久,珈蓝的举动又让其一怔心中顿时有种五味杂陈之感。

“你的眼力果然精准,柳鸣此子竟能以肉身之力,一连抗住天绝瘟咒**三次,就是算上所有老弟子,其实力也足以排进前十之列了。

这次天门会能有他参加,本门看来是多了不少胜算,多亏你看中了此子,倒是帮了我不少的忙。”异境之中,天戈真人颇有深意的看了金天赐一眼,一抚衣袖的站起身来,含笑说道。

“该当说是你帮了我才是。”金天赐看着天戈真人一眼,微然一笑的说道。

“哦,你这话是何意思?”天戈真人闻言有些意外。

金天赐哈哈一笑,并没有回答,突然一只宽大袖袍一抖,一道淡淡璀璨霞光一卷而出,将其身形一裹,化为一道璀璨星光的绝尘远去了。

被层层灰气笼罩的雄伟宫殿大厅之中。

“哼!真是岂有此理!”黑衣老者满面怒容的单手一扬,一道黑气一卷而出,没入了面前悬浮的灵盘之中。

“砰”的一声!

灵盘一颤之下,骤然间崩裂开来,碎成了数块的朝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其中有几块碎片落在其身上,却被一层淡淡黑光一闪之下,化为齑粉的噗噗落下。

在其下首处的中年男子却没有那么好运了,不及躲闪下,被一枚激射而出的灵盘碎片径直击在胸膛,身形顿时如同一个破麻袋般的倒射而出,“砰”的一声撞在了大厅深处的石墙之上,两眼一黑的昏厥了过去。

落幽峰大殿之中,阴九灵和俞长老也通过一面青光闪闪的玉牌,看到了缥缈峰上的斗法结果。

“柳鸣竟然胜了!”俞长老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声音中却带有一丝兴奋之色。

柳呜实力如此坚强,那在天门会中必定会大放异彩,若是能为太清门争夺一些气运,落幽峰也会因此收到宗门不少的嘉奖了。

阴九灵却是目光深沉,闭目沉思了片刻后,豁然站起身来,身形一个模糊下,便化作一股阴森森黑风,朝大殿之外飞卷而去。

此时的缥缈峰半山广场上的人群,仿佛炸开锅了一般,无数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温憎竟然败了!”

“落幽峰柳鸣,此人实力之强,我看内门弟子也找到不几个能和他匹敌的了。”

“他方才还能几拳轰碎小须弥金刚阵,这肉身力量也太强悍了!”

众人议论纷纷,均惊叹于柳鸣实力之强悍,一时之间,竟似乎忘了场上的另外三人了。

广场不远处的看台之上,罗元从温憎说出认输之言的时候,脸色就有些铁青起来,半晌之后,终于从大椅上站了起来,看向一旁的天音上人,才阴沉的说道:

“天音师姐,小徒既然败了,求婚之事就此作罢,在下这便告辞了,那些赌注过些日子我自会遣人送来的。”

话音刚落,他未等天音上人开口,便人影一闪出现在了广场中央半空,衣袍随风猎猎起舞,袖袍看似随意的一挥,一道黄色光霞一卷而出,化作一片黄云托起了下方的温安温憎二人,化为了一道黄光朝着远处疾驰而去。

这一幕,让围观的上千名弟子,又是一阵嗟呼喧嚣。

当柳鸣终于感觉脸色好了许多的时候,才发觉旁边阵阵幽香传来,睁眼一看,却是珈蓝俏生生的立于身旁,并美目眨也不眨的看着其。

“柳兄,这一次小妹算是欠下你天大的人情,以后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偿还了。”珈蓝一见柳鸣睁眼,嫣然一笑,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比平常更加娇媚几分。

以柳鸣的定力,在珈蓝犹如百花怒放的娇容前,仍然感到一瞬间的失神,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之时,只觉眼前两道光华一闪,却是有两道遁光从不同方向激射而来,几个闪动后,几乎同时落在了身前不远处。

光芒一敛之下,现出两个人影,却是一名黑衣宽袍的中年男子和一名娟秀的妇人。

“弟子参见师尊!”柳鸣连忙上前行了一礼,黑袍男子正是柳鸣的师尊,阴九灵。

旁边珈蓝也盈盈拜了下去,口中轻声说道:

“珈蓝见过师尊。”

“这里不是落幽峰,不必多礼!”阴九灵哈哈一笑的说道,又向空中的白袍老者微微点头示意。

“原来是阴掌座驾临,未能远迎还望恕罪。”随着一阵清冷声音传来,却是天音上人也从不远处看台上一飞而至。

四周观战的内外门弟子,见场上竟同时出现了三名真丹境强者,顿时又是一阵低声议论起来……

“阴师兄,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等还请到峰顶大殿一叙吧。”天音上人目光一扫四周,神色温和的说道。

“好,那阴某就打搅了。”阴九灵嘿嘿一笑后,满口的答应下来。

接着,天音上人说了一个“请”字后,就当先朝着缥缈峰主殿方向飞去,阴九灵朝柳鸣微点头后,示意其跟上后,也化作一道黑色阴风的跟了上去。

剩下的玉音子则上前几步,低声与珈蓝说了几句话,又回头和蔼的看了一眼柳鸣,便带着珈蓝同样朝峰顶腾空而去。

柳鸣虽说对阴九灵出现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师命难违,稍一犹豫后,便足底生出黑云的冲天而去。

人群中,沙通天也是面露复杂之色的看着柳鸣随同珈蓝等人渐渐远去不知为何′心中总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亻丑如此情况下,自然跟随而去了。

他微叹一口气后,摇了摇头,同样转身化作一道青光的离去了。

而本以为有热闹可看的围观弟子们,见比试已经结束,正主们也在眨眼间走的一干二净,这才在一阵热议声中,纷纷三两成群的化作一道道各色遁光,向四面散去了。

一炷香工夫后,原先人头攒动的缥缈峰山腰平台,顿时便空空荡荡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