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5决战缥缈峰(下)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04    作者:忘语


“柳鸣,不必白费力气了!瘟咒大阵既然已成,那你就自求多福吧!”温憎双目赤红,狞笑着狂吼道。

但见三十六只灰黑色瘟鸦越飞越快,在其周身形成一个灰黑色的球体,而剩下的拳影撞击在球体表面,只激起了淡淡的灰光流转,便纷纷的破灭开来。

柳鸣却面无表情,双臂再次一阵模糊,更加秘籍的黑色拳影狂涌而出。

拳影灰光交错狂闪之下,击得黑灰色球体一阵狂颤,但却仍旧无法攻入分毫。

而温憎已经手掌一翻,取出了一卷手臂粗细的黑色卷轴,哗啦一下铺展开来,只见卷轴之上铭印着无数古拙的符文,而最中央位置则绘画着一只巨鸦图案。

温憎十指飞弹,一连九道灰色法诀射到了卷轴上,灰光立刻大盛,无数的符文仿佛活了一般,散发出了阵阵黑气。

“噗”的一声,他一口精血喷在卷轴之上,灰光一下暴涨了数倍,中间乌鸦图案之上燃起了灰色火焰。

一声洞穿金玉的鸦鸣声发出,一只丈许大乌鸦虚影从灰焰中一冲而出,看起来颇为丑陋,体态臃肿,一对血红色的眼珠散发出阴冷的光芒。

乌鸦虚影在半空盘旋飞舞,温憎口中发出忽高忽低的咒语声。

柳鸣顿时脸色一变,大喝一声,身上黑气滚滚而出,于此同时八爪海妖浮现而出,化成了淡银色的铠甲,双手上更是形成了两个布满了尖锐倒刺的银拳套。

拳影一闪,覆盖着狰狞肉刺的拳头疯狂的击打在了瘟咒大阵之上。

在一阵气势惊人的轰鸣声中,其中几只瘟鸦突然“噼啪”几声,爆裂成了数团灰气的爆裂开来,顿时黑灰色防护一阵剧烈的颤抖起来,但仍旧没有被洞穿击破

其中的温憎,赤红的目光中闪过一丝讶然之色,口中咒语声一顿。蓦然一字字吐道:

“天-绝-诅-咒!”

“咒”字方一出口,他头顶盘旋不已的巨型乌鸦虚影突然扬天一声刺耳尖锐的嘶鸣。

下方的三十余只灰黑色瘟鸦,也几乎同时发出了一阵嘈杂鸣叫。

柳鸣方一听到此声,只觉神识海中“嗡”的一下。竟仿佛被人用重锤狠狠砸了一记一般,同时一股强烈的头晕脑胀之感涌了上来,神识都不禁有些恍惚。

他体内运转的龙虎冥狱功,也是骤然一停,包裹在身上的黑气轰然散去,竟然一时之间失去了对法力的掌控。

“三十余只瘟鸦,好可怕的诅咒之力!”

“温憎不愧有‘十咒俱灭’的称号,估计这次柳鸣是凶多吉少了。”

附近围观的弟子见到此幕,顿时议论纷纷起来,看向温憎的目光满是又惊又惧之色。

“好厉害。这就是瘟咒**,诅咒之力!”

柳鸣脑海中虽然有些混乱,但深吸一口气后,庞大的精神力一经运转开来,便将烦躁的感觉压了下去。头晕脑胀之感才慢慢消退了下去,再一扬手,一面土黄色小盾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化作一道晶莹的黄色光罩护在了身周。

正是厚土盾!

“天绝诅咒,有十杀之力,看你能抵抗几次!”

瘟咒大阵之中。温憎目中狞色一闪,再次抬头吐出一口精血没入巨鸦之中,并再度吟唱起来。

但见所有的瘟鸦在上方巨鸦的带头下,再次发出一阵阵嘶鸣,一股更为强大的幽暗力量,从温憎身上一卷而出。

柳鸣只觉神识中再次“轰“的一声。眼前一黑,身躯跌跄了一下,几乎要呕吐出什么东西来,不但如此,心中也各种杂念频生。正是心魔大起的征兆。

柳鸣心中真有些骇然了,这瘟咒之术,赫然比传闻中还要厉害几分的模样。

不过,他马上猛然牙齿狠狠一咬舌尖,同时单手一掐诀,再一拍腰间早就悬挂好的镇魂锁,当即一股凉意在体内瞬间流动一遍,就将体内异状驱除了大半。

“竟然承受住了天绝二咒!”

温憎见柳鸣只是身形晃动几下,就重新站稳了身形,当即脸色微微一变。

要知道,他曾经使用天绝咒杀**,对付过一个化晶期大圆满的别派高手,刚刚施展出第二咒,对方便精神崩溃,继而全身气息逆流的爆裂开来,化为了一摊血水。

可是柳鸣明明中了其诅咒,却如此短时间内就恢复清明,还一副恍若无事的样子,让其也不禁有些大惊了。

说起来,这天绝诅咒虽说一共有十咒,一咒比一咒强大,但却需要靠层层领悟的,以如今温憎的修为,也仅仅能勉强施展出第四咒罢了。

最重要的是,施展这天绝诅咒不但会消耗大量的法力,并且由于是违悖天道的行为,故而对自身寿元还会有不小的影响,真可谓伤人先伤己。

温憎此刻脸色连变数下后,忽的一咬牙,再次张口朝头顶巨鸦喷出了一口精血,随后双手掐起一个个怪异法决,似乎是在引动天地之间,一种神秘的宿命力量。

“天-绝-三-咒!”

盘旋在温憎头顶的巨鸦虚影,骤然身形一停,血红色的双目猛地迸射出两道仿若实质的红光,并眨眼间便落在了柳鸣身上,速度之快,让其根本避无可避。

“不好!”

柳鸣虽然神识海中仍有些浑浑噩噩,但是道心仍旧清明,冥冥之中,突然一股远比刚才强大的诅咒之力降临其身,直接击在他的神识海之中。

柳鸣觉得全身火热无比,气血一阵逆流,直往上冲,想要进入脑中,一张口,噗的一声,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非但如此,他面上其余六窍之中都开始渗透出了血丝,全身上下皮肤也泛起了紫红之色!

珈蓝身在小须弥阵法之中,佛门之力正是诅咒之力的克星,倒是丝毫没有受到诅咒的影响,但看到柳鸣此刻的情况之时,不禁花容失色,大为担心起来,但自身却无法动弹分毫。

对面的温元,却不禁喜上眉梢起来,肆无忌惮的目光肆意的在珈蓝身上扫过。

此时的他,自然已将珈蓝当成了囊中物了。

“啊!”

柳鸣仰天发出一声狂呼,猛然向前一步迈出,顿觉一丝丝新生精纯的精神力,源源不绝从胸口处,往体内飞快注入,并最终汇入了识海中,竟硬生生僧将诅咒之力暂时镇压下去,体内气血翻滚之感当即大弱。。

关键时刻,却是身上化识虫帮了一把,将其硬生生从精神濒临崩溃的边缘给拉了回来。

柳鸣得了这心静如水的一丝间隙,双目瞬间恢复了清明,单手猛地一翻,一枚鸡蛋大小的银色小锁出现在手中,法力狂注而入下,骤然一闪的化为一道银芒没入了自己眉心。

正是镇魂锁!

神识海上方静静悬浮的银色小锁,顿时发出一圈圈淡淡的银色波动,一些蓦然浮现的灰蒙蒙雾气,稍一触碰银色波动,便飞快的消融瓦解。

对面温憎,却一下有所感应般的脸色异常难看,两手十指连弹不已,疯狂催动身前群鸦狂舞不已。

但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又股无法言语的庞然剑意从柳鸣身上狂卷而出,竟然仍缠绕在身上剩余的诅咒之力尽数震散。

“不可能!”

不远处的温憎见此情形,脸色顿时苍白无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原本赤红的双目,也已开始往外流出了两行血泪,天绝三咒不仅掏空了他体内大半的法力,肉身和寿元同样承受了不轻的损耗,而柳鸣破了其诅咒后,还让其面临可能被反噬之力所伤的风险。

“哼!”

柳鸣则顿觉身上一轻,体内法力运转已经恢复了正常,眼中精芒一闪,虚空一指,一柄金色小剑从眉宇处飞射而出,迎风一涨的化为了两尺多长的飞剑。

“去”

柳鸣低喝一声,瞬间全部法力全部注入到了虚空剑之中。

“嗖”的一声!

剑光一卷,涨大了数十倍,化为了一道金色长虹的破空而走,速度之快犹如电闪雷鸣一般。

“呲啦”

原本看似坚韧无比的瘟咒大阵,在金色长虹前,竟仿佛破纸片般的一下洞穿而过,三十余只瘟鸦在剑光中大半化为了灰气,四散飘荡开来。

柳鸣手中法决再蓦然一变,金色长虹猛然有往上方一卷而去。

“不好,瘟鸦王!”

温憎见此,大惊失色,双手急挥,勉强打出数道法诀落在了上方巨鸦虚影之上。

巨鸦虚影嘎嘎叫了两声,张口喷出了一股水桶粗细的灰色光柱迎向了金色剑虹,同时身形一个模糊,双翅飞快扑腾着朝高空激射而去。

下方“噗”的一声,金色长虹瞬间将光柱一斩而灭,更是一闪而逝的从巨鸦虚影中洞穿而过。

但见巨鸦虚影仍旧保持着张口的动作,下一刻却轰然化为了漫天灰气的消散开来,一张有些残破的黑色卷轴从空中随风飘落而下。

在巨鸦溃散的同时,温憎顿时一口气喷出数团精血,整个人瞬间彻底萎靡了下来。

但这时,金光一闪,金色长虹趁势席卷而下,漫天剑影瞬间将温憎笼罩其中。

“等等,我认输了。”温憎见此情形,苦笑一声,突然开口大声说道。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