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九霄 决战缥缈峰(中)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04    作者:忘语


温安眼中露出了一丝异芒,猛地一下撕裂了手上的白色符箓。

突然间,一个亩许大白色光罩凭空浮现而出,上面隐隐有符文流转,并眨眼间便将两人罩在里面,同时一阵梵音佛唱之声从光幕中袅袅传出。

珈蓝只觉梵音之声方一入耳,顿时体内灵海中法力一滞,下一刻便惊骇的无法动弹分毫了。

整个光罩内都充斥着一股无形的禁制之力,里面的一切仿佛大批被冻结了一般。

而原本堪堪抵达温安的银色巨蟒也在一声嘶鸣中溃散开来,重新化为了一条银链,只是光泽却已褪去,同样无力的悬浮在了半空。

“珈蓝师妹,在下得罪了。这是先祖赐予的小须弥金刚阵法,不用白费力气了,现在我们两个虽然都不能动了,但真丹以下的攻击可无法伤害分毫的。”这时,温安才得意的说道。

珈蓝闻言不语,连连催动法力,却发现果然丝毫效果也没有,心中顿时往下沉了下去。

好在对方也如同其所说的同样一动不动,又让她心中微微一安。

“哼,同时禁锢住你我,你想要做什么?”珈蓝冷哼一声的问道。

“珈蓝师妹冰雪聪明,何必明知故问,在下自知实力比起你稍逊一[长_风筹,所以用这小须弥阵法将我们同时困在这里,这样你我只要等着他们两个决出胜负就可以了。”温安得意的笑道。

“你……你连和我一决高下的勇气都没有,竟然还有脸面向我求亲,可真是厚颜无耻”珈蓝闻言。十分脑怒……

“嘿嘿,在下只是不想和珈蓝师妹在比斗出现什么闪失。才用此手段的,和无耻可扯不上什么关系。”温安听完后。先脸色微微一变,但马上就再次微笑的说道。

不过,他心中却恼羞之极来,心中却忿然暗道:

“贱人,等我吸取了你的天魇之体,化解体内的混沌阳气,真丹之境就指日可待。若是你以后百依百顺,我尚可对你礼遇一些,否则的话。等我一到真丹境,定然对你百般凌辱,以泄我心头之恨。”

珈蓝却早已面若冰霜的扭头过去,不再看温安了。

她一次显然是大意了,竟连天魇**都未及施展,便被对方硬生生困在了此处。

不过此女再转念一想,这个局面也不算太糟糕,毕竟柳鸣原先就让其先缠住温安的,这样一来。也是差不多的结果。

珈蓝想到这里,心中稍安,目光望向了柳鸣那边战团处。

……

“咦!是佛门的小须弥金刚阵法,看这个强度。应该是出自天象境的修士之手,虽然是一次性的,价值也要近千万灵石吧。罗元这次倒是下了血本。”神秘空间之中,金天赐轻咦了一声。自语了一句。

天戈真人微笑颔首,却没有接话。

……

方才温安施展符箓的一幕。自然让围观众弟子一阵骚动,虽然起初有些人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在几名颇有见识之人的点拨之下,当即便面露恍然之色的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场上另外两人身上了。

而柳鸣与温憎,自然也将方才一幕全看在了眼中。

“好了,他们两个可以不用管了,现在你我可以放手比试一番了。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我要是你,还是立即认输的好。””温憎这才转首过来,冲对面柳鸣不慌不忙说道。

“哦,温师兄这话何意?”柳鸣眉头一皱,反问道。

“柳师弟的名头,温某这些天也听人讲述过了,对付柳师弟这种实力的对手,一般手段肯定不行,对阵起来,在下说不得只有施展压箱底的‘瘟咒**’才行了。但是此法威力过于强大,一旦施展开来,连我也自己也无法控制其威力,万一真有个闪失,恐怕天音师叔她们也根本来不及阻拦的……”温憎轻描淡写的说道,但话语中充满了手不出的一种自负。

“没想到温师兄竟这般自信,没关系,师弟也久闻师兄大名,正想见识下传闻中的瘟咒**。”柳鸣闻言,低声一笑,单手一掐诀,周身黑气顿时翻滚了起来。

“哼,既然这样,那就别怪在下没提醒过你了。”温憎脸色一冷,哼了一声吼,双手一抬,十指飞快的掐动法决起来,同时身上开始散发出淡淡的灰光。

柳鸣见此,大喝一声,一拳已然暴击而出。

只见黑光一闪,一只硕大的黑色虎头虚影骤然间浮现而出,并一闪之下,直接突破了十几丈的距离,出现在温憎的面前。

震慑人心虎啸声中,黑濛濛拳风从虎头中爆发而出,瞬间整片空间一阵剧烈动荡下,直欲将附近一切全都扭曲撕碎开来……

光幕外的四周人群顿时又一阵骚动,看台上的天音上人,罗元等人也为之一阵动容。

温憎面这惊人拳影,脸色也凝重无比,双手突然往两边一拉,灰光一闪,在拳影及身之前,就幻化出一道淡淡的灰色光幕。

光幕如同灰色的轻纱一般,将温憎的身形映衬的看起来都显得模糊了。

下一刻,漆黑拳影呼啸着轰击在了灰色光幕之上,但所有人大感意外的是,这光幕只是瞬间向内凹陷了一部分,不仅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也没有被撕裂开来。

“爆!”

柳鸣单手法决一变,口中低吐一字道。

“轰”的一声!

整颗硕大黑色虎头骤然间爆裂开来,化作滚滚黑气的一散而开,黑气一触碰灰色光幕,便发出一阵“兹兹”声的消融开来。

但即便如此,温憎整个人还是被透过灰色光幕的一股巨力被往后震飞了出去,不过其仅仅飞出数丈,便周身灰芒一闪的稳住了身体。

温憎胸口微微起伏,深深呼吸了几下后,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好,很好!果然有几分实力,我越来越兴奋了!“温憎低声的说道,眼中疯狂之色一闪而过后,突然一口鲜血喷在了身前的灰色光幕之上。

嘎嘎!

一阵嘈杂嘶哑的乌鸦鸣叫的声音突兀的出现。

外面的观战之人,一听到嘶哑的鸣叫声,修为较低的人立刻便觉得胸口一阵气血翻涌,修为高的人也瞬间心中有烦闷之感。

柳鸣更是心中一凛。

鸦鸣声中分明充满了一股股无形死气力量,并瞬间充斥着整个光幕之内。

“难道这便是传闻中,由尸气冤魂祭炼而成的瘟鸦,难怪声音也能影响人的心智了,却不知对方已修炼到了什么程度了。”他心念飞快转动的思量道。

这十几天来,柳鸣为了对付这个温憎,也在藏经阁查阅了很多有关诅咒瘟疫之道相关典籍。

所谓诅咒之术,最早脱胎于上古时期的巫鬼之术,犹善隔空震慑心魄,取人性命,借物化形,和寻常的法力完全迥异,无形无质,不知道其中玄机者,甚至根本无从防御。

想到这里,柳鸣两条手臂骤然间被滚滚黑气缠绕,同时在一阵骨骼噼啪声中,凭空粗大了一圈,一挥之下,当冲对面狂击而去。

破空声大响,顿时密密麻麻的黑色拳影幻化而出,并往温憎所在处暴射而去。

温憎对此却仿若未闻一般,双手连连打出法诀,一道道灰黑色光芒从其身上一飞而出,化作了一团团光球,悬浮在了虚空四周。

黑色拳影眨眼即至,并如同雨点般的轰击在温憎面前的灰色光幕之上,虽然仍旧没有丝毫声响传出,但却顿时使得灰色光幕被轰击处连连凹陷进去,光幕一阵光芒闪烁,隐隐便要不支。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温憎手中法决骤然一停,脸上疯狂之意更盛,双目也已通红一片,当最后一道灰光射出后,一阵晦涩的咒语从其口中传出。

正在此时,身处场外的白袍老者木长老却突然单手一抬,袖袍一抖。

“砰”的一声,一张淡银色符箓老者手中激射而出,并立时爆裂而开的幻化出无数淡银色符文,没入了下方白蒙蒙的透明光幕之中。

几乎同一时间,一阵比此前清晰且嘈杂数倍的鸦鸣声从温憎身上传来,但见透明光幕表面的无数淡银色符文骤然一亮,便将这些声音隔绝在了其中!

光幕内,不远处被小须弥阵法困住的珈蓝及温元,似乎也并没有受到这些鸦鸣声的影响,显然此阵法也是颇为的奇妙。

下一刻,但见温憎周身密密麻麻的灰黑色光团一阵微颤下,竟纷纷凝聚成了一只又一只的灰白色乌鸦,总共有三十六只!

一阵灰光闪动后,所有乌鸦自动排成了一个古怪的队列,在温憎的四周盘旋不定起来。

“果然是瘟鸦,已达到了三十六只之多!”柳鸣心中凛,身形却一个模糊。

噼里啪啦之声一盛,虚空之中再次浮现出无数拳影,雨点一般朝着温憎激射而去。

“砰”的一声!

在接踵而至的拳影轰击下,灰色光幕终于无法支撑的爆裂开来,化作了丝丝灰气的四下逸散,残余拳影顿时潮水般朝温憎狂涌而去。

(呵呵,大**要来哦!)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