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2应邀出战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03    作者:忘语


“柳师兄,事情是这样的……”珈蓝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微叹了口气后,便将有关罗元求亲之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没有丝毫隐瞒。

柳鸣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珈蓝,听此女说和他有双修之约时,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拿柳兄当做借口之事,还请原谅,那时我实在是心乱如麻,情急之下未及多想,只想着堵住那人的口,却没想到对方竟提出四人比试的要求。”珈蓝说到此处,双侧脸颊泛起了一片淡淡的红晕,又有几分歉然的说道。

“珈蓝师妹不必内疚,你我也算故交,这些不过是小事,无需在意的。”柳鸣却缓缓说道。

“多谢柳兄。”珈蓝闻言一喜,当即起身盈盈行了一礼,随即又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神色。

柳鸣岂会不知她想说什么,摆了摆手让其坐下,反先说道:

“珈蓝师妹此番前来,应该是想请我出手比试,帮你应付那个温憎吧?”

“柳兄在认识的内门弟子中,算是实力最强之人了。而且这次比试,只能有渊源者才能出手。小妹也只有厚着脸皮,再请柳兄出手相助一次了。”听到柳鸣语气之中没有明确的拒绝之意,珈蓝心中一喜,急忙带有一丝哀求之意的言道。

柳鸣听完后,没有马上回答,却在椅子上沉吟了起来。

按照他一贯的性格,这种麻烦的事情自然能避就避的。但如今珈蓝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若真对此不管不问的话其结局便不言而喻了。

一想到珈蓝要被逼嫁给一个陌生之人。柳鸣心中总隐隐有些不舒服。

不过这毕竟不是简单的和温憎斗法一场这么简单,只要他答应出手了。便等于和幻灭峰瘟咒峰交恶,而且还牵扯到了温阁这个天象境的长老。

柳鸣一念及此。一时竟有些拿不定主意起来。

“我知道此事让柳兄为难,只要柳兄愿意助我这一次,小女子这些年身上也积攒了不少灵石,还有师尊赏赐下的丹药……”珈蓝忽然取出了一个皮袋和几个玉瓶来,用楚楚可怜的目光再次盯着柳鸣。。

柳鸣看着珈蓝这般手忙脚乱的样子,不知怎么的心中一软,当即叹了一口气,就有了决定:

“师妹不必如此,我帮你这次就是。我也不缺这些身外之物。师妹还是收起来吧。”

“多谢柳兄!这次是小妹欠下师兄一个人情,日后定会加以重重回答。”珈蓝闻言先是大喜,接着贝齿轻咬樱唇,满脸感激之色的说道。

“既然如此,还请师妹详细说一下比斗的情况,还有那个温憎的事情吧。”柳鸣点点头,突然话锋一转的如此说道。

“是,此次比斗就定于半个月后,地点在缥缈峰……”珈蓝闻言。精神一振,连忙开始向柳鸣述说起来。

大半日光景一晃即逝,直至夕阳西下之时,此女才告辞离开了柳鸣的洞府。

就在柳鸣与珈蓝尚在商讨此事之时。有关柳鸣为了缥缈峰珈蓝,将不惜与温憎温安等人进行一场比斗的消息,却在有心之人的宣扬之下。沸沸扬扬的传了开来。

就在次日,缥缈峰掌座天音上人及幻灭峰掌座罗元竟同时出面宣布并坐实了此事。自然又引起了一场不小的轰动。

要知道柳鸣,温憎。都是宗门内名气极大的人物,而珈蓝也因其惊人容貌而受不少内外门男弟子爱慕,这一场比斗一时间倒引起了大半个宗门弟子的注意。

天剑峰某座洞府之中,沙通天在听完手下之人的禀告后,脸色顿时铁青一片,并豁然站了起来。

“温憎……”沙通天口中念叨着这个名字,又颓然坐了回去。

和一些只是看热闹的人不一样,沙通天可是颇花了很大的功夫才打听到了温安向珈蓝求婚的一些内幕,也正因为这样,才更加焦急。

可是除此之外,他也做不了什么,其如今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和温憎这种老牌内门强者相比,还差的远了去了。

而温家在太清门的势力,更不是沙家可以比肩的。

“现在,只能靠那个柳鸣了,或许他能够侥幸战胜温憎……”沙通天脑海中回想起了当日竞技场上,柳鸣的那惊天一剑,心中才稍安了几分。

……

与此同时,天剑峰的另一处洞府之中,龙颜菲看着手上传讯阵盘上显现出的细小字迹后,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半晌之后,龙颜菲脸上才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喃喃自语道:

“原来如此,珈蓝师妹,你既然如此高看柳鸣,就看他这次有没有那个实力,从温憎手中将你救出来了。”

……

内门第一山峰,玄天峰地势高耸,远在附近的一些山峰之上,山顶处地势却极为平坦,一排排琼楼玉宇高居九天之上,被一圈圈淡淡的云气环绕,彰显着一份雍容华贵的仙家气派。

山顶的白玉广场之中,一身银色锦袍的罗天成,走出了其中一座宫殿。

正在此时,一道黑色遁光从前面飞了过来,并一落而下,黑气一敛后,露出一名粗犷的青年,快步走到了罗天成身旁,向其低声耳语了几句。

“哦?竟然有这种事情。”罗天成听完,面带诧异的说道。

“此事已经在宗门内传的沸沸扬扬了,比斗是在半月之后。罗师弟,你正好在这次斗法里,好好看看那柳鸣的真正实力如何。”这青年如此一笑的说道。

“柳鸣实力我已经了解的很清楚,并不足为虑,我要击败他易如反掌,只是当时在太珍殿门口不便全力出手而已。说起来,这次比斗的另一人才真正值得我关注。”罗天成眼中精芒一闪的说道。

“哦,师弟说的是温憎?”青年一怔后说道。

“正是,此人虽然是老牌的内门弟子,但年纪并不大,宗门一些长老可是颇为看好他的,听说此次出关后,也有人提名让其成为秘传候选弟子了。”

“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成为秘传弟子,和这相比,就算是天门会也无足轻重的。”罗天成淡淡的说道,挥了挥手,身体突然包裹了一团银色烟雾,化为了一道银光的冲天而起。

只在原地留下若有所思的青年。

……

还是在太清门的那处神秘空间,一身金袍的金天赐,正盘膝坐在凉亭之中,周身无数密密麻麻的星光流转不停,看似杂乱无章,但若细细观察,却可发现其中每颗星光都隐隐遵循着某种轨迹在运转着,看起来极是神秘。

便在此刻,一道火红色传讯符从远处一闪而至。

金天赐睁开了了眼睛,单手一抬,宽大袖袍一个鼓胀下,一道淡淡星光便从中一卷而出,一个闪动下,便将传讯符卷了过来。

“哈哈哈……”片刻之后,凉亭之中传出了金天赐的大笑之声。

“有趣,有趣,看来掌门对柳鸣还是不放心,恐怕还是要去见识下其真正实力了。”金天赐把玩着手中的传讯符,忽然五指一紧,将其捏的粉碎,又自顾自的闭目打坐起来。

……

落幽峰大殿之中,阴九灵手中同样拿着一枚传讯符,半枯半润的脸上丝毫表情没有,让人不知其心里究竟在想着什么。

一个灰袍老者站在其旁边,正颇为焦虑的说道:

“阴师兄,天门会召开可没有多少时间了,柳鸣这个时候和温憎斗法,万一有什么损伤,岂不是会影响天门会上的发挥,毕竟能选入天门会可不容易。不如由你出面,让他退出这次比斗。”

“俞长老不必担心,一场弟子斗法而已,不会出什么大事。”阴九灵摇了摇头,十分平静的说道。

温憎实力虽然很可怕,但他这位弟子又何尝不是同样的高深莫测,柳鸣既然答应比试,说不定还真有一定把握的。

灰袍老者闻言心中一急,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阴九灵一挥手,阻止了了。

老者无奈之下,只能告辞离开了。

半个月后,这场轰动了整个宗门的决斗终于拉开了帷幕。

高耸入云,终年云雾缭绕的缥缈峰半山腰,一处足有数十亩地大的露天广场中央处,被一片白蒙蒙的光幕笼罩着。

光幕之中,一袭水蓝裙衫的珈蓝,正衣袂飘飘的悬浮在半空之中,秀眉紧锁,显得心事重重。

而光幕之上,同样悬浮着一名身着白袍,须发皆白的老者,双手背在身后,神色颇为冷淡。

此时天色刚蒙蒙亮,离决斗的时间还有大半个时辰,但广场四周,却已经有数百名内外门弟子聚集在此,三两成群,交头接耳的谈论着什么。

大多数青年男弟子的目光,时不时的瞥向半空中的珈蓝。

……

与此同时,太清门某个神秘空间。

金天赐和天戈真人分坐在湖心凉亭之中,亭外半空张开了一道十余丈宽长的水幕,波光荡漾中,清晰的浮现出了缥缈峰上的情形。

(大汗,今天家里电梯坏了,忘语爬上爬下一次,中间足足休息了三次,然后整个人就快虚脱掉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