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1瘟咒峰与瘟憎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02    作者:忘语


“什么?温长老……”玉音子吃了一惊,再看了珈蓝一眼,当即满面的踌躇了。

珈蓝见此,心一下沉到了谷底,美眸中闪过了一丝黯然之色。

“温师伯情面我等自然要给,不过,珈蓝既然和柳鸣早就已经有双修之约,据我得到的讯息,柳鸣不仅是落幽峰阴九灵之徒,也是掌门天戈真人看中之人,在不久前经其推荐成为了参加天门会的重要弟子。若是纹师侄一定娶珈蓝话,无论如何都要群殴一个交代的。”天音上人忽然淡淡的说道。

“这个……”听闻此言,罗元脸色也变得慎重起来。

而天音上人略显清冷的声音听到珈蓝耳中,却犹如天籁一般,让其精神微微一振,心念再飞快的转动几遍后,就一咬牙的开口道:

“温师兄当真要娶我的话,弟子愿意给一个机会,只要温师兄和我对战一场,亲手击败小女子,我就亲自去落幽峰,和柳师兄解除双修之约,并答应阁下的求婚。但若是无法赢我的话,此事还是休提了。”

温安闻言大喜,就要一挺胸膛的走出去,却被其师一眼瞪了回去。

接着罗元才转首,冲珈蓝淡淡的说道:。

“珈蓝师侄,当真要如此吗?温安入门时间可比你还要短的多,如此比较恐怕不太公平吧。”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了珈蓝修为比温安高出了一些,若二人真的斗法,温安胜算并不大的。

“这是弟子对未来夫婿的一个小小要求。也是我最后的让步。”珈蓝却摇摇头,玉容露出坚毅之色的坚持道。

“两位师姐。此事你们怎么看?”罗元略一沉吟,目光又看向了天音上人与玉音子。

玉音子和天音上人对视一眼。

毕竟珈蓝是缥缈峰的弟子。而且顾忌到天戈真人,她们也不好直接过分相逼的。

“珈蓝提出的这个要求也不过分,我等修炼之人,就凭实力说话吧。”玉音子最终轻咳一声的说道。

天音上人一番衡量后,也点点头,显然默认了此事。

“既然两位师姐也都同意斗法决定此事,那在下也无意见,不过比斗的方式不妨变一变,你们二人可再邀请一名和自己大有渊源的同辈弟子相助。来一场二对二的比试如何?”罗元闻言,眉头紧皱一下后,却突然如此提议道。

天音上人和玉音子闻言又是一怔!

双方各找一名关系身后的同门相助,珈蓝肯定会去找柳鸣,这样一来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如果柳鸣自己在比试中输掉,也只能怪自己实力不济,没有理由怪罪到缥缈峰头上了。

只是若是温安一方输掉的话……

“两位师姐,不管我幻灭峰这次比试是输是赢,先前许诺的好处都会兑现。”罗元见玉音子二人的犹豫后。当即有所了然的一弹袖子,豪气十足的说道。

“哦,罗师弟此言当真?”天音上人大感意外。

“自然,在两位师姐面前。师弟还会虚言不成?”罗元不加思索的说道。

“看来,师弟对这次比试信心十足了。好,那就这么决定。”天音上人和玉音子当即传音交谈了几句后。就轻笑一声的下了决定。

看见罗元自信的神色,珈蓝的心情又不禁七上八下起来。不过这个提议是其提出来的。到了这般地步,自然无法再说什么了。

接下来。珈蓝和温安在三名长辈的见证下,将比试就定在半月之后,地点就在缥缈峰上。

“对了,罗掌座这般自信,难道已经想好了人选?”玉音子最后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不禁开口问道。

“恩,是有一个合适人选,瘟咒峰已经闭关百余年的大弟子,有十咒俱灭之称的温憎,上个月刚刚出关,此人正是小徒的堂叔。”罗元打了个哈欠的说道。

“什么,竟然是此人?”天音上人和玉音子闻言,都脸色大变起来。

珈蓝虽然不认得什么温憎,但看见两人变色,心中当即咯噔一下。

这时,玉音子才转首向这位弟子说了了一些瘟咒峰和温憎的事迹。

结果珈蓝越听越惊,刚刚恢复了些血色的脸孔,再次变得苍白起来。

瘟咒峰乃是太清门内门之中,颇为特立独行的一处山峰,专精于修炼极为偏门的诅咒巫术,门下弟子也由于功法原因,导致性情大都乖张异常,特别是这个瘟憎,不仅实力不凡,手段更是残忍至极。

据称当年此人修为尚在化晶中期之时,有次奉师门命令,与另一名弟子前往中天大陆极北之地,去一个有真丹境强者坐镇的邪修门派势力范围调查一起依附家族灭门案件。

一番调查之后,两人便掌握了充实的证据,证明此事便是那邪修门派中人所为。

结果温憎不顾另一名弟子劝阻,竟孤身一人前往对方门派讨要说话,而对方宗门的真丹初期老祖自然不会承认此事,一言不合之下,二人竟大打出手起来。

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温憎竟通过某种诡异的咒杀秘术,与对方老祖大战了三天三夜,最后硬生生将对方一举咒杀,并且形神俱灭,彻底从世间消失了。

随后,其面对这名老祖门下,干脆大开杀戒起来,几乎便要血洗对方宗门。

一番厮杀后,此门有约近百名弟子杀逃而出,躲入了一处附近的小型凡人城池之中。

而杀红了眼的温憎,竟直接在城池外布下了某种阵法,在一夜之间将整座城池上数十万凡人咒及近百邪修全部咒杀殆尽,一时间城中惨象环生,仿若人间炼狱一般。

此事一经传回,顿时在太清门中引起轩然大波,结果瘟咒峰掌座与宗门执法堂一番争论推诿之下,却做出了功过相抵,并处以三十年内不许踏出宗门一步的处置,让人不禁有些瞠目结舌起来。

要知道,旁人若是做出此等丧尽天良的举动,没有被直接废除修为,也要被打入五岳两极狱关上百年才行的。

就在珈蓝大为后悔的时候,罗元将珈蓝的表情变化一收眼底,当微笑的朝天音上人告辞,带着温安飘然离去了。

“师傅,掌座师伯,弟子也先告退了。“珈蓝脸色不太好看的向玉音子二人行了一礼后,便有些神思不属的离开了大殿。

“真是有些委屈这孩子了。”玉音子看着珈蓝在殿门处消失后,神色一黯的说道。

“罗元提出的这些好处实在太大了,你我根本无法开口拒绝的。不过,你说若是柳鸣对上这位温憎,可有取胜的可能?”天音上刃在叹息一声后,忽然这般反问了一句。

“虽然柳鸣曾经和罗天城动过手,还平分秋色过,罗天成的潜力应该也远在温憎之上,但其毕竟修炼时间过短,二者还是根本无法相比的。”玉音子虽然没有直接回答所问,但话中意思自然不言而喻了。

第二日一大清早。

落幽峰柳鸣洞府门前,一道朦胧的紫光疾驰而来,并“嗖“的一声,停在了洞府上方的虚空之中。

随着晨间泛起的薄雾荡漾出一圈圈淡淡涟漪,一个蓝色倩影从紫光中飘然落了下来。

正是珈蓝!

此女俏立于柳鸣洞府门前,犹豫了片刻后,终于藕臂轻举的叩响了洞府大门。

“珈蓝师妹?”大门吱呀一声从内打开,一身黑袍的柳鸣走了出来,见到门口之人,微微一怔的脱口说道。

“柳师兄,许久不见了,不欢迎吗?”珈蓝嫣然一笑。

“我只是是真没想到,师妹会突然到访,自然欢迎之极的。”柳鸣心中有些奇怪,但面上丝毫异色未露,并一侧身将珈蓝让进了洞府,并关上了大门。

片刻后,洞府大厅中。

“寒舍有些简陋,珈蓝师妹还请不要见怪。”柳鸣有些郝然的一笑道。

他这洞府平时基本没有人来,客厅摆设极其简单,仅有石桌,茶几和几把红木大椅而已,显得有些空空荡荡。

“以前在蛮鬼宗时,柳师兄便持心苦修,小妹一贯佩服的很。”珈蓝却摇摇头,十分钦佩的言道。

“哦?师妹记起了以前的事情了。”柳鸣心中一动的问道。

“这些年来,小妹随着师尊修炼了一种秘术,以前的记忆已经恢复了些许,当初在蛮鬼宗,柳兄可是曾救过小女子数次的。”珈蓝脸颊微微泛红的轻声说道。

“那都是以前之事,师妹能恢复记忆自然最好不过了。”见到珈蓝能够恢复以前的记忆,柳鸣也露出了一丝欣喜之色。

当初在云川及鳖元岛之时,此女由于有一半海族血统,曾经背叛过蛮贵宗,但随着二人来到中天大陆并一同拜入太清门后,得知海族也算是人族的一脉分支,并且此女也算是同来自云川的唯一旧识,原先芥蒂自然全都不复存在了。

虽然后来二人在宗门内仅见过寥寥数次,但二者间总有一种相对其他人亲近多的感情夹在其中。

“柳兄,其实我这次来,是有一事相求的。“珈蓝坐下后,眨了眨美眸,忽然轻咬红唇的说道。

“哦,师妹有话尽管说就是了。”柳鸣闻言,双目一眯起来。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