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9提亲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01    作者:忘语


一盏茶的功夫后,落幽峰主峰东侧一座并不起眼的山峰之上,一朵白云与一朵黑云接踵而至。

“柳师兄,我们到了,你自己进去吧,我还要去看其他几位师兄炼丹呢。”田晶朝山峰上一座并不高大的洞府大门指了一指后,便调转云头,朝灵鼎峰所在方向破空而去了。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此女对于炼丹的兴趣依旧不减,看来也并不是一时兴起所为,确实是对炼丹之道十分痴迷。

柳鸣望了一眼此女的背影后,摇了摇头,当即纵身从黑云上一跃而下。

未等其上前叩门,洞府的大门表面却青光一闪,轰隆隆一声缓缓打开。

“柳鸣,进来吧。”洞府大门之中传来了一个干枯嘶哑的声音。

虽说柳鸣拜入落幽峰也有数十个年头,峰内的几位长老也都悉数见过,但还是第一次单独见这位田长老。、

他当即恭敬答应一声,走入洞府中,背后大门则轰隆隆一声的自动关上了。

通过一条不长的幽静通道,便是一间宽敞的客厅,一名身穿皂袍,浑身丝丝黑气缭绕的男子,正端坐在一张桌子的一旁,单手持杯,独自品着灵茶,看到柳鸣进来,微微抬头望来。

但见此人看上去五十岁模样,两鬓却已斑白,下巴处有三缕黑白参半的长髯,一双眼正直直得盯着柳鸣。

柳鸣双目只是略一对视,隐觉双目一股针扎般的刺痛,心中一惊之下,不由自主的一催精神力,当即一股清凉之意涌上双目,这才没有异常感觉。

灰袍男子见此,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嘉许之色。

“拜见田师叔。”柳鸣这才走到桌子前,停住了脚步,躬身一礼道。

“不必多礼,坐下吧。今日找你来是因为恰巧老夫门下弟子看见你发布在玄榜上寻找虚空属性妖兽的任务,而老夫正好知道一头此类妖兽的下落。”田长老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后,淡淡的说道。

“师叔知道虚空属性妖兽的下落?”柳鸣闻言一呆,依言坐下后,有几分喜色的问道。。

“老夫又怎会欺骗你们小辈。不过老夫并不在意你任务的奖励的那些灵石。而是需要你用一种灵物来换取这个消息。”田长老见柳鸣如此模样,嘿嘿一声的说道。

“师叔需要的是什么灵物,晚辈只是一名普通弟子,却不知能否拿出田师叔所需的之物。”柳鸣闻言,迟疑了一下的问道。

“听闻师侄入选了一届天门会的弟子名单,而我所需要的灵物,恰巧只有在天门会秘境中可以获取。你只需到时留意一下,取得此物应该不会太难的。关于此灵物的信息,都记载在此玉简之中了,你先看一下吧。”田长老不加思索的说道。接着一抬手,一枚青光蒙蒙的玉简飞射而出,稳稳的落入柳鸣手中。

柳鸣当即将玉简贴于额头,用神识匆匆一扫而过。

根据此玉简所述,此物的确是天门会秘境中特颤的灵物。虽说并不真像田长老所说的那般随手可得,但略微花些心思的话,倒也的确大有可能寻到的。

“好,弟子一定会尽力为师叔寻到此灵物的。”柳鸣思量了一下后,觉得并无太多问题,也就满口答应了下来。

“如此甚好,你什么时候将灵物拿来。我什么时候告诉你虚空兽的下落。现在,你先忙自己的事去吧。”田长老满意的点下头,当即下了逐客令。

柳鸣二话不说的转身离开,出了洞府后,直接打消了离开宗门的打算,足踩一朵黑云的往直接返回了自己住处。

既然他已经有了虚空兽的线索。自然不打算再冒失的去北斗阁了,毕竟一来一回不但需要花费一定时间,其对北斗阁当初泄露自己下落给邪修的事情,仍然一直大怀忌惮之心的。

所谓修炼无岁月,转眼间又是半年时间过去。

太清门中因为天门会的参加名额引起的骚乱。也逐渐的平息了下来,既然十个名额已经确定下来,许多人便开始在暗中猜测起天门会的结果,甚至有一些无聊之人将这十个人排了排次序。

柳鸣对于这一切自然一无所知,仍旧在洞府闭门潜心修炼。

这一日,缥缈峰大殿之上,掌座天音上人正在招待两名特殊来客。

主峰大殿之中,一名风姿绰约的中年美妇正坐在主座之上,一身月白道袍一尘不染,一双美眸中隐含笑意,正是缥缈峰掌座,天音上人。

在其下手处,却是一个面容娟秀妇人,正是珈蓝的师傅,缥缈峰长老玉音子。

玉音子对面则坐着一名白袍儒生打扮的中年男子,容貌儒雅,看着年纪已经不轻,头发虽然仍然乌黑,但微笑之时,眼角有淡淡的皱纹露出。

这中年男子姓罗名元,正是缥缈峰邻近的幻灭峰掌座。

幻灭峰同样以幻术等精神类功法见称,与缥缈峰功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在内门诸峰之中也是地位不低。

中年男子身后站着一个锦袍青年,看着不过二十三四岁年纪,长得剑眉星目,器宇轩昂。

待客弟子上过灵茶,很快退了下去,除了这四人,大殿中再无其他人在了。

三名掌座及长老,当即一边品茶,一边随意的寒暄了起来。

“罗师弟,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今日来缥缈峰所为何事,还请直言吧。”天音上人终于开口询问罗元的来意。

“天音师姐既然这么说了,那师弟也不再绕弯子了。”

白袍中年男子闻言一笑,接着手一指其身后的锦袍青年,继续说道:“方才忘了给两位介绍,这是师弟最近几年刚刚收进的关门弟子。温安,还不赶快给两位师伯问好?”

“晚辈温安,见过天音上人,玉音子两位师伯。”锦袍青年向前半步,躬身朝天音上人及玉音子行了一礼道。

天音上人和玉音子对视了一眼,两人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这个眉目俊秀的锦袍青年,只是没想到竟是罗元的关门弟子。

“温师侄不必多礼。说起来,罗师弟座下也不过四五名弟子吧,怎么这么早便收了关门弟子,这倒是大出人预料的。。”天音上人一颔首,有些诧异的说道。

“在下这点微末之技,能调教出一名能继承衣钵的弟子,便也心满意足了。师姐且说说,我这徒弟如何?”白袍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道。

“温师侄年纪应该尚不足百岁,就已经达到了化晶中期修为,据我看来,根骨天资都是上上之选。”天音上人眉头一皱,猜不透罗元此问的原因,口中仍旧淡笑着说道。

“天音师姐过奖了,不过这个徒弟确实甚得我心。说起来,缥缈峰也有很多天赋卓绝的弟子,据闻天音子师姐座下有一名珈蓝师侄,身具千年难得一遇的天魇之体。”罗元呵呵一笑,看似随意的问道,但说到“天魇之体”四个字时,目光已然落在了对面的娟秀妇人身上。

“罗师弟过誉了,珈蓝如何能和温师侄相比,其资质也只能算是普普通通而已。”玉音子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口中却是谦逊的回道。

“其实在下此次前来拜访贵峰,是有一件好事要和两位师姐商议一二,那便是代替我这个徒弟,向那位珈蓝师侄来提亲的。”罗元深深的看了天音上人一眼,突然这般说道。

此言一出,天音上人和玉音子俱是一惊。

“罗师弟此话,倒真是让我吃了一惊啊。”半晌,天音上人看了一眼下手的玉音子,才缓缓言道:

“不瞒两位师姐,我这个弟子乃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地幻之体,可以说是修炼幻术功法的绝佳灵体之一,在下也是苦寻多年,才找到这么一个可以继承衣钵的传人。”罗元却继续微笑的说道:

“地幻之体!”

天音上人和玉音子闻言,几乎同时吃了一惊。

二者看着锦袍青年的目光也顿时大为不同,同为精通幻术的真丹境修士,她们自然知道这个名气不在天魇之体之下的灵体了。

但下一刻,玉音子就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起来。

“两位师姐想必也知道,地幻灵体虽然对于修习幻术类功法助益极大,但是修为每精进一个境界,体内便会积累下一分混沌阳气。小徒如今正是到了现在这个境界,体内的混沌阳气已经开始阻碍其修为的进步,必须有一位身具相似灵体的女子和其双修,才能彻底化解掉这股混沌阳气,而后进阶真丹,自然不在话下了。”

罗元十分诚恳模样,并在顿了一顿后,又继续神色凝重的说道:

“在下听闻,玉音子师姐的这个弟子,身具天魇之体,正是最合适的人选,所以才敢冒昧前来相求,还望两位成全。”

玉音子眉头紧皱,神色默然不语。而天音上人却是神色骤然一沉下来,冷声回道:

“罗师弟说的轻巧,地幻之体的这个缺憾,又岂这么轻易可以化解的。只怕珈蓝和你那弟子双修之后,天魇灵体会被吸取大半,就此断送了在幻术一道的前路。此种事情,本座断然不能答应的。”

(两更了,明天忘语将再爆发一下哦!)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