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7势均力敌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01    作者:忘语


柳鸣见此,自然丝毫不敢大意,猛的一催兽甲诀,紧贴胸前的八足章鱼发出“嗤嗤”之声,瞬间化作了一件银色兽甲遍布柳鸣全身。

这兽甲诀不仅能将灵兽化作皮甲来进行防御,其对肉身也有增幅作用,如今八足妖兽已经有凝液后期的修为,对其肉身的增幅已然达到了三成左右。

与此同时,柳鸣双臂往前一伸,身后所化雾蛟雾虎也瞬间暴涨了一大截,并发出咆哮声的统一感向下方一冲而去。

柳鸣利用兽甲诀加持龙虎冥狱功的一番举动,让罗天成露出一丝诧异之色,但马上冷哼一声,手中法诀一个变幻,银色蛟虎瞬间一一炸裂开来,化为大片银光席卷而上。

柳鸣见状,也脸色一沉,五条黑色雾蛟与黑色雾虎同样“砰砰”的炸裂而开,也化为大片黑光的一冲而下。

“轰”的一声,黑银两种光霞在半空中冲击了一起,再各宗滴溜溜一凝后,又化为了一银一黑两颗巨大光球,并两颗太阳般的碰撞在了一起。

当即小半天空在轰隆隆的巨响声中,附近天空全都一阵剧烈的扭曲模糊。

柳鸣与罗天成比斗引起的如此大动静,自然吸引了一批又一批路过附近的弟子,纷纷停下远处眺望过来。

这时,半空中两颗巨大光球越涨越大,互相倾轧下,竟慢慢融为一颗,从远处看,竟仿佛一颗巨大光球分为一半黑色一半银色,但中间处又界限分明。而从中散发出的气息惊人之极,让所有用神念扫视其中的太清弟子。全都为之色变。

“轰”的一声惊天巨响!

两只半圆形光球突然崩裂开来,一道道银黑交杂的光芒蓦然向四面八方散射而开。

柳鸣只觉一股巨大反冲之力袭来。身躯一阵强烈的颤动下,急忙一催兽甲诀,化作一块银色盾牌挡在了胸前。

紧接着整个人被盾牌上传递而来的巨力击飞,身形倒飞出去百余丈,重重的撞在了邻近的一座小山峰之上。

一阵地动山摇,山峰之上出现一道碗口粗的裂痕、

当他想要催动功法的飞身而出之时,却身形一滞的张口吐出一团鲜血。

而罗天成也受到了反冲之力,情况也同样好不到哪里去,但见太珍殿外地面之上,现出一个黑乎乎大洞足有十丈之大。丈许之深。

地面黑洞深处,罗天成正脸色煞白,四仰八叉的躺于其中,浑身伤痕累累,嘴角挂着一丝鲜血,好一会儿后,才慢慢爬起身来,并用奇怪之极的目光看向柳鸣。

围观的太清弟子,无论远近。但凡见到先前惊人一幕后,全都有些目瞪口呆起来,连原本的窃窃私语者都一时忘记了口中话语,使得四周一片安静。

罗天成走出大坑后。忽然深吸了数口气后,周身银芒一阵流转,全身伤痕就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弥合如初。身上气息更逐渐恢复如常竟仿佛并未受过伤一般。

柳鸣眼见此心中一凛,这才想起对方可是拥有传闻中的都天灵体。近似不灭之身,即使他真全力和对方争斗。最后胜负仍然是两说的事情。

不过,罗天成只是再深深的看了柳鸣一眼之后,便一个闪身出现在一边仍昏迷不醒的范正身旁,将其一把抱起后,便转身腾空而起,化为一道银光的破空而走,顷刻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鸣见此,也微松一口气,迅速的从须弥戒之中取出一颗金元丹一吞而下后,也自顾自的化作一道金光的破空飞遁而走。

否则万一走的迟了,被那些执法殿人抓住,可会有些麻烦的。

在柳鸣二人先后离去后,围观众人才从此前的震撼中缓过神来,顿时如同炸开了锅一般,纷纷热议起来,特别其中一名交手之人竟是门内几乎人人皆知的罗天成,这更引起了不少人的兴奋。

而柳鸣身份,自然也很快被人认了出来,更引起了一番骚动。

没多久后,翠云峰大殿之中,十二三岁童子模样的皓月,正面色有些难看的收起了腰间的传讯阵盘。

“皓月师弟,发生什么情况了,查清楚方才那阵剧烈的灵气波动了?莫非是什么不好的消息。”一名白袍中年人关切的问道,却是那卢姓掌座。

皓月童子摇了摇头,轻叹一声后,便开口说道:

“不知卢师兄可还记得柳鸣此子吗?我刚收到讯息,就在小半个时辰之前,因为天门会名额一事,他与玄天峰的罗天成、范正在太珍殿门外大打出手。”皓月顿了顿后,缓缓说道。

“如此说来,先前引发的天地灵气波动了,是他们动手缘故。罗天成虽说年纪轻轻,且只有化晶初期的修为,但实力之强可是有目共睹,难不成他未能及时收手伤了柳鸣?”白袍男子闻言,眉头微蹙的问道。

“若真是如此,那也倒是符合情理之中。可根据我刚收到的消息,柳鸣此子与罗天成正面一击,双方均使出了龙虎冥狱功,,最终却是平分秋色,并未能分出胜负来。”皓月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轻叹的说道。

“师弟,确定没有弄错?那罗天成乃是天生的都天灵体,因为体质关系故而所施展出的龙虎冥域功也会有所变异,使威能倍增不少的。柳鸣这小子即便使用同样的功法,以其三灵脉之身,又怎么可能望其项背?”卢姓掌座神色一动的说道。

“向我汇报的这名弟子,当时就在太珍殿附近,亲眼目睹交手过程,绝不会有假。不知这柳鸣究竟有何能耐,短短二十余年就能成长到如此地步,听闻还突破到了化晶后期。现在看来,你我当时确实是看走眼。”皓月再一次摇了摇头后,苦笑的回道。

对面的卢掌听完,神色顿时有些阴晴不定了。

同一时间,金顶峰所在山脉一间颇为宽敞的洞府密室之中,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同样手中紧握着宗门的传讯令牌,脸上一阵惊疑之色。

此人正是当日外院大比之后,唯一一名登门召见柳鸣的男子,金顶峰的长老之一,张茂。

“当日未能将子子收入门下,现在看来是错过了一颗好苗子,着实有些可惜了。次子先前轻而易举的战胜了司马冲,如今又与罗天成难分高低,潜力之大还真是超乎想象啊。”半晌,中年男子才回过神来,眼中闪过几分遗憾之色的喃喃两句,接着双目一闭,继续修身养息起来。

半日后,落幽峰的一座偏厅之中,阴九灵正与一名头发灰白的灰袍男子盘膝坐地的对着一盘漆黑的棋盘下棋。

“掌座师兄,听说柳鸣参加两年后的天门会是掌门亲自定下的了,可有此事。”灰袍男子单手轻轻一抚,一颗黑色棋子“嗖”的一声飞向了棋盘右上角某处,并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确有此事,掌门前些时日亲自来落幽进行了一番测试,才亲口允诺的。”阴九灵似笑非笑的说道一句,同时单手轻轻一拍,一颗白色棋子飘然而起,稳稳的落在了先前黑子的斜上方处。

“既然是掌门亲自点名,那就应该没关系了。”灰袍男子点点头,面露一丝安心之色。

“方才我还收到讯息,说是今日一早在太珍殿门口比斗的两名弟子,正是柳鸣与那玄天峰的罗天成,听说竟然不分胜负。其他的不说,但凭此战绩,,获得参加天门会的资格也是合情合理的。”阴九灵嘿嘿一声的说道。

“的确,柳师侄能接罗天成全力一击不分上下,单说参加天门会资格,的确绰绰有余了。但话说回来了,若是真正交手之下,恐怕柳师侄还是必败无疑的。纵然他有元灵飞剑在手,但想要破去罗天成的都天灵体,还是不可能,而一旦陷入持久战,就更没有取胜的希望。毕竟都天灵体原本就以防御和耐力惊人而闻名,拥有此灵体者恢复速度惊人无比,只要法力不被耗尽,几乎是无法战胜的。”

灰袍男子轻笑的说道,食指轻弹,一颗白色棋子在棋盘一角一堆黑子之中一落而下。

此子方一落下,整个棋盘顿时晶光一闪,棋盘一角数十颗黑色棋子骤然消失。

“嘿嘿,小一辈事情,就让小辈们自己去处理了,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不过田师弟,老夫自问近百年也是苦心钻研这对弈之道,没想到还是和你有如此大的差距。”阴九灵双目短暂的凝视了一眼棋盘后,竟抚掌大笑道。

“掌座,是您一时分心大意,才让我有机可乘,承让了。”灰袍男子颇为恭谦的一笑。

……

柳鸣和罗天成这惊天动地的一战,自然在这口口相传下,彻底惊动了整个太清门。

三十余年前曾经轰动太清门一时的柳鸣,再一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名声比起先前更是激增了十倍不止,即便是内门的各座山峰之中,他也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而在宗门中人都在纷纷热议有关他之事时,柳鸣却正在洞府密室之中,居中盘膝而坐,静静的恢复着法力,而其苍白的脸色此时也已经恢复了往常的红润,原本有些不稳的气息,也逐渐平稳了下来。

(汗,总算搞定第三更了,忘语整个人也有些恍惚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