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4 上门挑衅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1-30    作者:忘语


吸入如此多灵气以后,巴掌大小的黄巾符箓也开始暴涨起来,当涨到一人高的时候,才停止暴涨,定在了空中。

柳鸣见到这种情形,精神一振,再次张口,喷出了一道精纯法力,落在了黄巾力士符箓之上。

黄巾符箓呼的亮起了一团璀璨的金光,一个朦胧的人型虚影缓缓浮现而出。

“疾!”柳鸣眼神一凝,朝着金灿灿的符箓打出一道玄奥法诀,里面隐约包裹一点绿光,一闪之下,就没入人形虚影的眉心之中。

人形虚影一阵颤动,陡然发出一阵耀眼的金光,金光敛去后,原本模糊的五官抖动了几下,露出了一种人性化的表情。

柳鸣看在眼中,又接连冲其打出数道玄奥法诀。

结果人型虚影每吸收一道法决,便变得凝实一分,等柳鸣手中法决停下之时,虚影已经变得半透明状,而其面容依稀与柳鸣有**分的相似,只是紧闭双目,静立虚空,全身皮肤金光灿灿,看起来非常的有质感。

柳鸣见此,眼中露出一丝喜色,围着黄巾分身转了一圈,心念一动下,单手一抬,又一道法决一闪的没入黄巾力士身上。

下一刻,黄巾力士周身金芒一闪,猛然睁开了双眼,面容清冷,无悲无喜,只是目光深处隐约有一丝灵动。

柳鸣双目一眯,隐隐有种错觉,此刻的黄巾力士与自己似乎有着一丝奇异的联系。

他稍一思量下,当即便按照典籍记载所示,向黄巾力士蓦然一催法决。

黄巾分身猛然一冷哼。周身黑气滚滚而出,手脚变幻。双拳朝着洞壁虚空一振。

一阵黑气弥漫中,虎啸龙吟之声不断。五条黑色雾蛟和五只黑色猛虎,分别从黄巾力士的双臂飞快一凝而出,并一齐向着坚实厚重的洞壁冲击而去。

“轰隆隆”一阵巨响!

坚固的洞壁在黑气滚滚中一阵猛烈的震颤,仿佛地震一般,不断有大块山石和碎沙落下。

柳鸣见此,眼中精芒一闪,单手一点眉心,一柄淡金色的小剑陡然一闪而出,迎风一晃。化为两尺八寸的剑凌空飞旋,散发着一阵淡淡的金芒。

柳鸣一把将飞剑摄入手中,随手挥舞一个剑势直刺,“哧”的一声,一道剑光飚射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向黄巾分身咽喉。

柳鸣动手之时毫无征兆,黄巾分身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剑,却自行的头颅向后一缩,并“咕咚”一声。身体同时爆退,瞬间便躲过了这直指咽喉的一剑,同时手臂上金光一闪,整个手臂化为一面金色盾牌。挡在剑光之前。

“扑哧一下!

金色盾牌当即在剑光一闪下,被干净利索的一分为二。

此盾牌是由法力幻化而成,自然挡不住虚空剑的锋芒。黄巾分身趁着这一瞬间,身影晃动。到了丈许之外。

“啪嗒”一声,被斩落的一半盾牌才掉在了地上。

“不错。的确具有我几分的实力,反应速度也够快。”柳鸣哈哈一笑后,并未追击,手中金光微闪,便将虚空剑一收而起,

黄巾分身对着柳鸣微微躬身,地面上的半块盾牌一闪,化为了一道金色流光,飞射到了其右臂上,金光液体一般蠕动了片刻,重新化为了一只完整的手臂。

柳鸣见到此景,心中大喜,真正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说起来,这具分身在祭炼过程中,被他根据典籍上记载的秘法,掺入了南荒特产的一种名叫“昆金沙”的珍惜材料,使得躯体能如同液体一般,可以任意变化。

而据他估计,这黄巾分身差不多有其本人六成法力左右,这还是刚刚炼制成功,融入分身一缕分念还没有彻底掌握住躯体缘故,等再多些时间磨合过后,战力应该还能提高少许。

当然这黄巾分身无法继承其本身的肉身强大和虚空剑等各种宝物的附加实力,但即使如此,也足可以让他大为期待起来。

柳鸣压下心中的喜悦,屈指一点,黄巾力士重新化成黄巾符箓被其收进了体内。

这次分身炼制,让他消耗了不少元气,特别是祭炼之法需要抽出自己一丝分魂,他其即使有化识虫相助,也大感吃不消的。

接下来的时间,他当即就地盘膝而坐,开始闭关调息,准备将损失的元气补充回来。

两个月后。

紧闭许久的密室大门轰然打开,柳鸣从中缓步走出。

通过一番调息恢复后,其总算补回了元气,当即打算前往玄殿,查看一下有关虚空兽的消息。

他招呼少女和童子一声,将二者重新收入养魂袋后,便朝着洞府大门走去。

结果柳鸣方一走出洞府,正要腾空而走时,忽然神色一动的转首朝一侧天空望去。

只见片刻后,那边天空光芒一闪,两道遁光疾驰而来,快似闪电一般。

柳鸣见此,眼睛微眯了起来,看这势头,遁光正是朝他的洞府而来。

轰轰!

两道遁光流星一般落在了柳鸣身前数丈,激起了一阵气流震荡,现出了两个青年男子的身影。

当先一人身穿火红长袍,年纪约莫二十七八的样子,相貌清秀俊朗,眉宇间隐有红芒射出,给人一种错觉,眼前站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朵炙热的火球。

另一个男子虽然高高瘦瘦,但身上每一块肌肉都紧密结实,如同黑铁一般,似乎其中蕴含了浓烈的爆发力。

“二位师兄是?”柳鸣看着这明显来者不善的二人,神色未变,口中缓缓问道。

“我是朝元峰谷玉,旁边这位是金光峰的司马冲。”红袍男子上下打量了柳鸣两眼,嘿嘿一声的说道。

黑衣男子司马冲,则目光如刀的盯着柳鸣的眼睛,并没有马上开口说话。

“哦,原来是谷师兄和司马师兄,倒是失敬了!不知两位来到在下的洞府,有何赐教?”柳鸣对二人的目光视若无睹,依旧不咸不淡的问道。

“你便是落幽峰的柳鸣?”司马冲上终于露出一丝冷笑的开口。

“正是在下。”柳鸣神色淡然的说道。

“很好,倒是没让我们白等一番。我们两个来找你,是要和你说一声,这次参加天门会的名额,你交出来吧。”司马冲冷冷的说道。

柳鸣闻言,先是微微一怔,但马上嘴角微微翘起,用一种古怪目光重新打量了眼前两人一下。

“怎么,还要我们再说一遍不成?天门会这般盛事,以你的修为,去了也无大用。而天门会牵扯到本门未来数百年的兴衰气运,岂是你等担待起的。师弟最好去和阴九灵掌座说一声,将名额让出来。”见柳鸣这般表情,谷玉轻哼了一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不容置疑之意。

柳鸣闻言,顿觉得有些好笑!

以他对此大会了解,早料到可能有人对他这参加此大会而感到不满,却没想到竟真有人会主动跑来其洞府前,当面要其交出天门会的名额。

想到这里,柳鸣似笑非笑的说道:

“恐怕要让两位师兄失望了,在下这次参加天门大会,是门主指定,在下也无法主动退出的。两位师兄如果没其他事,就请回吧,在下还有些要事,便就此别过了。”柳鸣微微拱手,便欲径直从两人身旁走了过去。

谷玉,司马冲二人闻言,顿时脸上阴沉似水起来。

“站住,话未说完,还想走!也不要指望要拿宗门来压我们?太清门中向来是实力说话,只要把你打趴下,我就不信宗门还会坚持让你去天门会!一句话,名额交还是不交!”红袍男子冷笑一声,身形一晃,竟又挡在了柳鸣前面。

柳鸣眉头微微蹙起,正想在说什么时,红袍男子却身形一动的冲天而起,单手一掐诀,额头上浮现出了血丝般的诡异符文,身上火焰之光当即大放,一股炙热之气弥散而出,周围的虚空也开始泛起阵阵淡红色波纹。

四周轰隆隆一响,一股股炽热的火浪汇聚而来,片刻间便凝聚成了方圆十几丈的巨大火云,将谷玉的身形淹没在了其中,同时一股惊人气息从天而降的向柳鸣狂压而下。

“阳炎之体,难怪这般狂妄。”柳鸣抬首双目一眯,微微点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对谷玉所发惊人灵压,完全无动于衷的样子。

半空中谷玉见此情形,心中大怒,口中骤然一声大喝,十指连点出一道道红光射入火云之中。

不断有火焰灵气涌入的情况下,火云狂涨至亩许大小,颜色也由橘红变成了暗红,边缘处散发出了刺目的纯白之光。

一声霹雳震鸣!

火云一阵翻滚,从中猛然窜出了一条火焰巨蟒来。

巨蟒足有三十丈长,通体遍布了暗红色的巨大鳞片,丝丝火焰缠绕在上面,头上长着两根珊瑚长角,两眼之处仿佛燃烧着两团火焰,狰狞无比。

司马冲见此,则身形一个闪动的退到了远处,看着柳鸣的目光充满了冷冽之意。

他很清楚,谷玉此秘术可不同于寻常的凝火化兽秘法,所化火蟒体内充满了纯阳之焰,一口烈焰喷出,就连极品灵器也能够生生溶解销毁,其绝不相信柳鸣能够抵挡此火蟒一击。

(第三更总算搞定了,明天继续爆发,大家有月票的,清仓了哦。)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