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7一剑之威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1-26    作者:忘语


沙通天这些潜行苦修剑道,这才在两年前一举突破瓶颈,达到了化晶中期修为,可以说是天剑峰中新近弟子中修炼速度最惊人的了,当时在宗门内也是引起了一阵不小的热议。

前不久又从家族之中调取了大量的资源,花了无数心思炼制成了元灵飞剑,可谓实力大进。

如今沙通天虽然有些吃惊柳鸣的气息无法感应,但对自己的实力更有信心,故而未及多想的提出了挑战。

“也好,沙师兄既然有这个兴致,在下自当奉陪。”柳鸣心念微微一转,也就不置可否的答应了下来。、

其他几名天剑峰弟子见此,一阵的窃窃私语,看向柳鸣的目光神色各异。

毕竟柳鸣名头在新近弟子中也不小,如今竟答应和沙通天的比试,自然让他们大为兴奋。

“很好,我们也无需跑的太远,就到附近元鸣峰的竞技场比试即可。”沙通天见柳鸣答应了,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手抚了一下腰间剑囊的说道。

柳鸣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于是沙通天身形一个模糊下,便化为一道纯白剑光,往某个方向激射而去。

旁边的几人见此,则纷纷化作遁光的急忙跟了上去。

柳呜淡淡一笑,脚下黑黑光一卷,慢慢悠悠的紧随众人而去。

不一会,几人便来到了附近一座巨大山峰下的竞技场中。

此时正值清晨,场中聚集了不少前来切磋功法的内门弟子,而沙通天等人的到来,顿时引起了一番骚动。

显然,沙通天此峰的名气不小。

而柳鸣,面貌本就普通,除了当年的宗门大比外,这些年来不太在宗内出现,故而反无一人当场认出其来。

柳鸣对此自然不会在意,只是随着沙通天几人默默走到了竞技场中央处最大的一座竞技台下,静静等候起来。

原本分散四处的弟子见此,自然马上明白了什么,纷纷的聚集过来,不一会儿,便将这竞技台周围围了个水泄不通,切切私语声此起彼伏,显然都在臆测,这名在宗内正盛极一时的剑修,是要和什么人在此比武。

不多时,一道白色长虹,从远处天边呼啸而至。

众人还未回过神来,白虹便已落在了沙通天等人面前,白芒敛去后,露出了其中一名白袍中年男子。

周围有些嘈杂的声音顿时为之一静。

“隆长老!”沙通天等人当即躬身对中年男子行了一礼,态度甚为恭敬。

柳鸣也施了一礼。

这白袍男子是一名真丹境的修士,应该这座元鸣峰长老,被沙通天等人请来作为裁判的。

沙通天一行人中,很快有人上前,低声向白袍男子说明了情况,白袍男子闻言,目光随意的落在了沙通天和柳鸣二人身上,微微颔首道:

“原来如此,既然是两位师侄要比试,我便亲自主持一下吧。不过,“内门弟子之间的切磋,切记切磋之时要点到即止,不可故意伤害对手。”白袍男子郑重的告诫道。

“这个自然。

柳鸣二人答应了一声,便同时纵身一跃,下一刻便出现在了竞技台之上,遥遥相对而立。

白袍男子见此,袖袍一扬,擂台四周顿时张开了一层乳白色的半圆形结界。

台下围观弟子见到场上情形,一阵骚动,纷纷聚精会神的观望起来。

白袍男子目光再次扫过场上的柳鸣之时,眼中却闪过一丝异色,但随即便恢复了平静。

他自然已经发现柳鸣身上气息若有若无,竟无法探查具体修为境界,但不会认为柳鸣也是真丹以上修士,只以为是某种宝物遮蔽缘故,故而也没有太过在意。

“自从知道柳兄突破了化晶期,在下便一直渴望着再和阁下酣畅淋漓的战上一场,可惜那时在下家族有事缠身,再柳兄又悄然离开了宗门,这一战才拖到了现在。”场上,沙通天语气冷冰冰的说道。

“哦,莫非沙兄还对当年金师妹的事情耿耿于怀?”柳鸣眉梢一挑,反问了一句。

“金师妹的事情,在下早已将那些事情忘掉了,现在和你一战,只是纯粹的想和柳兄较量一下高低而已。”沙通天淡淡说道,话音刚落,其身上一股惊人剑意冲天而起。

围观弟子见此,又一阵窃窃私语。

“沙兄这般自信一定能胜过在下,莫非就凭一柄元灵飞剑?”柳鸣似笑非笑起来。

说着,他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沙通天腰间的白色剑囊。

“隔着剑囊,柳兄也能感受到在下的元灵飞剑,看来剑道修为果然大进,那就更值得一战了。”沙通天脸色微微一惊,旋即淡然道。

随之他猛地一拍腰间剑囊,一道纯白剑光冲天而起,仿佛花枝绽放一样,一朵巨大的白色莲花凭空盛开,散发出阵阵逼人心魄的寒气。

“柳兄,出手吧。”沙通天放出了元灵飞剑,信心大增,冷声笑道。

台下,不少观战弟子则兴的叫好起来。

“沙师兄的修为似乎又更进了一步啊,我看是快修炼到了化晶中期巅峰了吧。”

“沙师兄是修炼奇才,我等真是望尘莫及啊!”

“冰璃飞剑比起半年前和翠云峰的洛师兄交手时似乎又多了一些灵纹,威力也应该增加不少,想来沙师兄这次一定可以一雪前耻!”

擂台之外,白袍中年看到沙通天身周盛开的冰雪莲花,眼中也露出了些许嘉许之色。

柳鸣却轻笑着摇了摇头,这剑气所化的莲花,是御剑之术中的剑气化形一道,沙通天很久以前便能以飞剑化成蛟龙,天资确实不错。

不过这般剑气外放,一出手将御剑之术最精妙-的部分毫无保留的向对手展示出来,哪里还能发挥出元灵飞剑出其不意的真意。

柳呜还没有意识到,他如今的眼光见识,早已经超越了化晶的层次,对于修炼的领悟也已然从单纯的外在而渐渐到了本质之中,又岂是沙通天这样的寻常化晶修士所能比拟的。

他心中微微一叹后,当即剑诀一凝的轻指眉宇,一道刺目的金色剑影一闪而出,并悬于其身前。

下一刻,“轰隆”一声响起!

金光狂闪,金色剑光如雷电般直直的激射而出,无尽金色剑气霎时席卷了整个竞技台。

最为简单的御剑攻击,就是一剑直直刺出,没有任何花哨的变幻,直接将庞大的法力灌注到虚空剑体之内,只靠一力破万法。

刺目剑光恍如一头蛮横的凶兽,直接朝着沙通天冲去。

沙通天大吃一惊,他没想到柳鸣也练成了元灵飞剑,还能发出了如此狂暴的攻击。

他也顾不得刚刚让柳鸣先出手的话,狂吼一声,双手飞快掐诀,空中的白色莲花一敛,剑身如灵蛇一般窜出,化为一道白色寒光迎上了金色剑光。

轰隆一声!

一金一白两道剑光猛然撞在了一起。

一时间,竞技台之上空气连番炸响,金白两色灵光交织闪烁不定,变得刺目耀眼起来!

然而仅仅两三息过后,白色剑气骤然节节溃散开来,一道刺目金光蓦然从碎裂的白色剑气中冲击而出,一个闪动后,便出现在了沙通天面前,再“嘎然”一声停了下来,重新化为了两尺多长的金色飞剑。

只见虚空剑的剑尖寒光微微闪动不已,但距离沙通天眉宇不足三寸而已。

而沙通天只觉眉宇一凉,一缕鲜血无声流淌而下。虽然虚空剑未曾真的触及其肌肤,但所化一缕无形剑气仍然在其双眼间留下了一个寸许深的伤口。

“你……“

沙通天脸色瞬间苍白无血,目中满是难以置信表情,颤巍巍的抬起手臂,指了指不远处的柳鸣后忽然胸中一阵气闷,忽然张口喷出一团精血来。

“哐当”一声。

一柄雪白飞剑也从半空中跌落而下,斜斜的插在了附近地面上,游鱼般的跳动几下后,便彻底平静了下来。

,柳鸣见此,却淡淡一笑,单手一招,虚空剑一个闪烁下,便化为金光的飞卷而回,一闪的没入其袖口中。

而擂台之下,早已鸦雀无声,围观众弟子全都一个个目瞪口呆,张口结舌起来。

特别是那几个天剑峰的弟子,嘴巴更是张的几乎能塞下好几个鸡蛋来。

前一刻沙通天还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怎么一交手就败了,还败得如此彻底。

“柳鸣获胜!”

作为裁判的白袍中年,眼中也难掩吃惊之色,宣布结果之后,打出一道白光落在擂台之上,周围的结界缓缓散去。

两名天剑峰弟子顿时飞身上了擂台,取出丹药给沙通天服下。

沙通天虽然并未直接受到柳鸣的御剑攻击,但与其心神相连的元灵飞剑,却在此前一击之中被虚空剑硬生生破掉,不仅让其身受牵连的受了些伤,连飞的灵性受到了点损伤。

他当然不知道,这还是在柳鸣刻意留手的情况下。

否则以柳鸣现在法力之雄厚,虚空剑之犀利,御剑术全力一斩之下,就是将其刚刚祭炼而成的元灵飞剑一斩两截,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