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6传闻与归途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1-26    作者:忘语


“去!”

柳呜口中轻叱,金色飞剑一伸一缩,又狂涨了一倍,夹杂着尖锐的破空之声,呼啸着斩向赤月蜘蛛。

赤月蜘蛛见此,一双复眼中闪过一丝红芒,只听一声嘶鸣,蛛身立刻红芒大放。

周围岩壁方一触及红芒,便燃起熊熊烈焰,转眼间赤月蜘蛛周围便化为了一片赤红火海。

赤红火焰不断翻滚,逐渐燃烧成一片红色火海,火海滔天,一荡之下,卷起了十几丈高的巨大火浪。

赤月蜘蛛身形不动,任由身体没入被卷积过来的滔天火浪淹没,顺势隐藏了身形,顿时让元灵飞剑失去了目标。

柳鸣冷笑了一声,口中念念有词,两手则法诀一变,元灵飞剑凌空旋转了一圈,从劈刺改成了横扫,直接化为一道横推千里的金色剑芒。

金光一闪,汹涌的火浪被奇寒剑光逼迫的节节后退,露出了躲在角落的赤月蜘蛛身形。

此兽见身形败露,心中大骇下,不及多想,八足猛地一弹,再次朝一边闪避而去。

正在此时,柳鸣一声低喝,猛然一催剑诀。

金色飞剑一个模糊,就化为一道惊虹从蜘蛛下方一卷而过。

赤月蜘蛛闷吼一声,身形一个跌跄,差点摔倒地上,其身下一条细足竟被剑光瞬间绞碎斩断。

不过断了一足的此兽,却也彻底激发了凶性,猛然张开了大嘴,红色赤芒闪动,喷出了一颗拳头大小的圆珠。

“妖丹!”

柳鸣瞳孔一缩,立刻认出了此物。

此妖兽似乎真的被柳鸣彻底激怒,已要开始拼命了。

火红色的真丹,滴溜溜一转化为了一团直径丈许的巨大火球,流星一般撞向柳鸣。

柳鸣想都不想的单手一掐诀,背后蓦然浮现出一对银色肉翅膀,只是狠狠一扇,就“嗖”的一声,在原地凭空不见了踪影。

巨大火球“轰”的一声,从柳鸣原先站立处一卷而过。

下一刻,蜘蛛背后波动一起,一个模糊的人影闪现而出。

但就在这时,赤月蜘蛛眼中疯狂血色瞬间隐去,先前喷出妖丹之举,竟只是故意诱敌之举,反其尾部微微一翘,红光一闪,一张赤色蛛网喷射而出,闪电般将背后的人影层层裹在了其中,并顷刻间化为了一个赤红的丝茧。

赤月蜘蛛得意的嘶鸣一声,朝着赤红丝茧喷出一口赤炎,便见赤红丝茧被赤炎点燃,汹汹燃烧而起,顷刻间就化为了一股青烟。

就在这时,破空声一响!

一道若隐若现的淡金色金光突然在赤月蜘蛛的身后无声浮现,只是一闪,就将狠狠斩在了躲避不及的蜘蛛后背。

“砰”的一声。

赤月蜘蛛背部红光一闪,竟一下变得坚硬无比,金色剑光斩在上面,竟未能将其一切两截,但也留下了一个丈许长的奇深伤口,火红色的鲜血喷涌而出。

赤月蜘蛛受到了此重创,身体一个翻滚,跳到了数丈之外,复眼之中一阵红光狂闪,似乎想不明白对方是如何从蛛网里挣脱出来的。

柳鸣眼中嘲讽之色一闪即逝,这赤月蜘蛛虽然狡猾,但若论战斗经验,怎么可能和他相比。

蛛网中裹住的,不过他使用三分朦影大法幻化出的一道虚影而已。

此事,他自然不可能和区区一头妖兽解释什么,只见其单手一招,虚空剑一震之下,再次化为金光的激射而出。

赤月蜘蛛双目中终于露出了一丝畏惧之色,七条脚爪一起用力,身体一弹,朝着山洞外飞奔而去。

柳鸣见此,微微一怔,随即露出了一丝哂笑。

轰隆隆!

山洞地面之上突然冒出了十几道尖锐的石柱,狠狠撞在赤月蜘蛛腹部上,虽然无法穿透其身躯而过,也将此兽硬生生顶飞了起来。

骨蝎所化的黑纱少女,竟不知何时又潜入附近地下,并及时施法将赤月蜘蛛拦了下来。

就在赤月蜘蛛尚在半空之中未及反应过来之时,附近石壁上绿一闪,绿衣童子竟无声的浮现而出,一张口,一片灰色火焰一喷而出,出其不意的击在了蜘蛛头颅上。

而飞颅的灰色火焰,正是其进阶化晶后,才从天妖精血中传承得到的一种用体内秽气凝聚而成的秽焰,不但可以污秽各种灵器宝物,更具有不可思议的腐蚀性。

即使以赤血蜘蛛的坚韧身躯,一被这秽焰击中,也一声惨叫的从空中直接跌落而下。

就在这时,金色长虹一卷而来,再一个模糊之下,竟瞬间一分为二,两道金色剑光爆发出刺目的光彩,围着赤月蜘蛛的头颅交错一斩。

“咔嚓”一声,血花迸溅!

硕大的蜘蛛头颅一下从脖颈上滚落而下。

一刻钟后,一道黑光飞上半空,朝着远处疾驰而去。

短短的数年中,柳鸣带着两头灵宠不断的在南荒各处斩杀妖兽,收取精魄。

对于其中化晶期以上的精魄,则二话不说的吸入车患图腾之中,而低阶的则直接收入小瓶中,回到宗门后正好可以换取一些贡献点。

他这番日夜不休的在南荒各处奔走,却并没有注意到,各大坊市间已然渐渐流传出了一个传闻。

说是在南荒之中,新出现了一名厉害之极的灰袍修士,疑似新晋的天象境大能,不止一人亲眼目睹,其犹如探囊取物一般,接连斩杀了多头真丹境的妖兽。

各种流言越传越玄,甚至有人猜测此人可能是如当年南荒傀帝一般,从四大太宗中叛出的修士。

这些流言渐渐也传到了一些南荒天象境强者的耳中,让其原本紧绷敏感的神经越发紧张起来。

毕竟一个陌生的天象境的存在出现,可是一件大事,特别是在目前南荒的各处势力正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

正当这些人准备亲自会一会这位灰袍修士之时,这位所谓的天象境修士却已经踏上了离开南荒之地的路上。

南荒边陲的瘴毒雾海之中,一艘通体晶莹如玉的飞舟如流光一般破开绿色雾气,朝着中天大陆内部疾驰而去。

玉舟之上,柳鸣手里正把玩着一个银色的阵盘,面露一丝沉吟之色。

这是落幽峰每个弟子加入之时领取的传信阵盘,此刻银色的盘面上,赫然闪动着一排若隐若现的小字。

这是半月之前,落幽峰掌座阴九灵发给他的消息,说是有要事,让他立刻返回宗门。

他也是因为这个才仓促动身的,而按照他的计划,还需要在南荒待上一年半载才会考虑离去的。

毕竟,一旦回了太清门后,再想要找到那么多妖兽,可是十分不易的。

“宗门内会是什么要事?”柳鸣的眉梢微微皱了起来。

算起来,他离开太清门已经有二十余年了,这时间对于修士来说,也不过弹指一挥间罢了,在此期间,这位名义师尊可从未有过任何的消息传来。

不过即便如此,对于宗门的号召,他也不敢马虎大意,只得稍一回复后,便立即动身了。

不过这南荒距离万灵山脉实在有些遥远,他即便是乘坐戴月飞舟加上一路马不停使用传送法阵,也足足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再次回到了太清门所在的万灵山脉。

一年后,柳鸣望着眼前万山耸立,云雾缭绕的壮阔景象,眼中不禁闪过几分怀念之色。

正当他腾空驱云往落幽峰方向飞去时,四五名内门弟子打扮的修士迎面飞了过来,袖口上都绣着一把小剑的形状。

在万灵山脉外围碰到内门弟子,让他不由得多瞥了一眼,却是微微一怔。

“咦,是你?”

几人经过柳鸣身旁时,一个阴冷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随即这些弟子也纷纷停下了遁光。

下一刻,一名面色有些阴沉的锦袍男子,当先飞了出来。

“原来是沙兄,真是久违了。”柳鸣淡淡的说道,没想到刚回来就碰到了熟人。

眼前的锦袍男子,正是天剑峰的沙通天。

二十余年过去,此人容貌倒是没有多少变化,不过修为倒是进步不少,竟已经到了化晶中期,身上散发的剑气波动也更为凌厉了。

要知道,进入化晶期后,修为提升已不似凝液境那般容易,每一个境界,都可能成为瓶颈,卡住一名修士百余年光景也是稀松平常之事

至于其他几名天剑峰弟子,容貌都是陌生之人,修为也都是化晶初期的水平,甚至其中还有一名凝液期的弟子。

“很好,柳兄总算回到宗门了,自从上次一别后,沙某可一直在等重见之日的……”沙通天盯着柳鸣,一字一顿的说道。

柳鸣闻言,却洒然一笑。

看来这位天剑峰的高徒,对于当年败在他手上之事,还是一直耿耿于怀。

沙通天再仔细打量了柳鸣一眼,脸色忽然微微一变。

二人面对面站着,他竟然丝毫感应不到柳鸣的气息,心下不由的一凛。

“哦,莫非沙兄有何见教不成?”柳鸣见此,似笑非笑的问道。

他此前在南荒斩杀了不少高阶妖兽供“车患”汲取妖魂,如今祭炼已算小成,已可以随时隐匿气息。

除非他愿意,否则即使天象存在想要窥探其修为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见教自不敢当,但自从上次和柳兄交手以后,在下获益良多,不知柳兄可敢再和我较量一场。”沙通天将心中疑惑抛掉后,目中闪过一丝精光的说道。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