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2南荒之乱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1-20    作者:忘语


“是想问那滴天妖精血为何会消失吧?”柳鸣话未说完,罗睺却开口打断道。

“是的,还请前辈指点。”柳鸣也不气恼,一拱手的说道。

“你可知道,你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了。”罗睺目光看着柳鸣,淡淡说道。

柳鸣闻言,脸色顿时一惊。

“你以为那滴精血是寻常丹药,说吞便吞了?天妖精血包含了妖族各族的血脉精华,对于妖修可说是珍贵异常,但即便如此,服用下去的话,还是要承受万妖洗髓之力,将各族血脉融合进入体内,自身的妖体才会大大被强化。但是小子你并非妖族,吞食那滴精血时,本应血脉不融,当场爆体而亡。”罗睺对柳鸣的面色变化视若无睹,继续冷笑着说道。

柳鸣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并没有接口说什么。

因为他很清楚,罗睺既然提及此事了,那肯定会将此事彻底给其解释清楚了。

果然,罗睺很快又换上了似笑非笑的神色,又接着说道:

“不知是该说你小子命大还是该说运气好,那时你魔化之后,不知怎么竟然触动了囚笼的护主功能,自行动用能量将那滴精血提炼了一番,才融合进了你的体内。”

“那融进我体内的妖族精血,对身体是否还有什么影响?”柳鸣闻言,后背不禁出了一阵冷汗,立刻再问道。

“囚笼奥妙无穷,提纯后的天妖精血不但无害,对你以后的肉身强化还有莫大帮助的。”罗睺缓缓说道。

“既然如此。那晚辈就放心了,不过自那以后。在下的两只灵宠不知为何一直沉睡至今,是否也于此有关?”柳鸣心中一喜。放下了一颗心,旋即话锋一转的问道。

“不错,那些无法融合的成分被囚笼分离出来后,便灌注给了你那两只灵宠,你的骨蝎和魔头也算因祸得福,体内发生了很大的变异,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应该能直接进阶化晶了。”罗睺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多谢前辈指点。”柳鸣心中一喜。当即拜谢道。

“先别高兴太早,你数次魔化,身体里魔性本就积累了不少,再加上服下这天妖精血后,身躯已极为不稳,若是再次魔化的话,恐怕会彻底失去理智,变成一个杀戮怪物,再也无法夺回身躯了。”

下一刻。罗睺冷冷的一句话,就如一瓢冷水瞬间将柳鸣浇了个透心凉,心蓦然又下沉下去。

“前辈应该有解决之法吧?”柳鸣深吸一口气后,当即抱拳道。

“方法也不是没有。只是可能需要颇费些周折。”罗睺沉吟了半晌后才一点头的说道。

“还请前辈明言。”柳鸣不假思索的说道。

“魔念深藏在你的体内,若想压制便不能依靠外力。若是你能尽快将天雷术修炼到圆满境界,再冒险汲取一丝真正的九天神雷存入身体内。就可暂时压制住你身体内魔性。”罗睺终于不再卖关子,面色一正的说道。

“只能暂时压制吗?“柳鸣眉头一皱的说道。

“那是当然。你以为真魔之念这么好镇压不成?九天神雷虽能强行压制你体内的魔念,但这也是为你自己争取时间的权宜之计。待你突破真丹境界时。会有一次重塑肉身的机会,那时借助易经洗髓之力和九天神雷之力,重新凝聚出肉身,这样才能彻底清除天妖精血的后患。”罗睺没好气的瞪了柳鸣一眼,冷冷道:

“这九天神雷是天雷术大圆满后才可能牵引下的,将其融入身躯之中,相比风险肯定不小的?”柳鸣眉头一皱后,又开口问道。

“你想的没错。这九天神雷入体的确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稍有不甚便会死在雷霆之力下,落个尸骨无存,魂飞魄散的下场。并且这么做之后,在重塑肉身前,你无法在斗法之中使用天雷术对敌了,否则由于此前长时间的强行压制魔念,一旦引动了九天神雷,你身体会立刻魔化,到那时候,便再也无法恢复了。“罗睺慎重的警告道。

“晚辈彻底明白了,多谢前辈相告!”柳鸣沉吟了片刻后,便个躬身再次称谢。

“嘿嘿,我如此做,也只是不想你这位囚笼如此快再换一名主人而已。。”罗睺嘿嘿一声后,袖子一抖,人就凭空消失了。

柳鸣见此,又去查看了一下两只灵宠的情况。

骨蝎和飞颅虽然丝毫不见醒转的样子,但气息却颇为沉稳,想来应该如罗睺所说,应该在变异之中,没有大碍的。

接下来的日子,柳鸣则一边服用丹药,继续修炼龙虎冥域功,一边将其他事情全都抛开,每日进入幻境中,专心练习天雷术起来。

而就在柳鸣安心修炼的时候,整个南荒早已暗流涌动,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

南荒一片绵延不绝的高大山脉上,阵阵山雾缓缓飘荡,层层围绕着其中的一座座的险峻山峰。

仔细一看,一座座南蛮风格的建筑群落遍布山上,不时有一道道人影穿梭于座座山峰之间。

而这片山脉中间有一座孤峰显得特别高大巍峨,足足比附近山头高出了一半有余,山头之上,一杆足有数十丈高的乌黑旗杆矗立而起,旗杆顶部一面足有数丈长宽的黑色大旗迎风而飘,旗上印着一个烫金的“铁”字,银钩铁划,刚劲非凡。

熟悉南荒的人都知道,这里便是铁峰山,南荒三大妖修之一,铁妖的老巢所在。

旗帜不远处一座足有近百丈高的八角塔楼,通体黝黑仿若铁铸一般,散发着阵阵厚重的气息。

塔楼最顶层的大殿上,一个黑面玄服的中年男子正脸色阴沉的端坐在殿首的紫金木椅上。

他正是被称为南荒三大妖之一的铁妖宗延,而其身前,一名瘦削的玄衣青年正匍则伏在地上。

“你说什么!至今未归?”铁妖沉吟一声,冷冷的看着下方的青年。

“是!属下从雷妖弟子口中得知,雷妖大人自当日禁地变故离去后,至今未有返回的消息。”青年脸色发白,大气也不敢喘。

铁妖闻言,原本就是青黑的脸色更加黑了几分,右手猛地一拍椅子扶手的站起身来,紫金色扶手表面,立刻出现了一个手印。

“消息的确属实吗?”铁妖冷冷问道。

“属下和雷池山的星长老亲自确认过,消息千真万确。”瘦削青年小心的说道。

“雷池山如今是什么情况?“铁妖目光一闪的问道。

“三日前,雷池山便已封山,并开启了护山大阵,现在所有的弟子都盘踞在雷池山之中。”瘦削青年答道。

“继续注意雷池山的情况,另外,派人监视南荒的其他门派,有异动就速速报来。”铁妖沉吟半晌后,才再次开口。

“是!”瘦削青年闻言如蒙大赦,微微一拜后,就迅速退了出去。

铁妖缓缓站了起来,眉头深锁的在大殿之中来回踱步。

当初他和雷妖联手,本以为天妖计划是十拿九稳之事,谁曾想会出了如此大的纰漏。

要知道当初他们为了这个计划,可是拘禁了不少各族的修士进入禁地,还不惜得罪了天妖谷。

此事虽然隐蔽,但也只能瞒得了一时,现在雷池山出现变故,一些消息灵通的势力恐怕已经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本来即使事情败露,凭他和雷妖两个天象境的存在,足以震慑那些势力,大不了带着天妖传承的弟子一起消身匿迹,待以后参透通玄奥秘后,才重新出世也不迟。

但是如今倒好,计划没有成功,雷妖也忽然失踪,这让他顿时有些措手不及起来。

与此同时,身穿玄服的瘦削青年从大殿退出后,大大松了一口气,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后,便祭出一件黑铁飞车,朝着远处飞驰而去。

就在他刚刚驱动黑铁飞车飞到半空之时,忽然“嗖”的一声,一道巨大青色剑气从天而降,眨眼间便将其连人带车一切两段。

速度之快,电光火石一般。

青年还没想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整个身体和神识就都在这剑气的强烈震荡中化为了虚无。

紧接着,一个数亩大小的金色巨钵一闪而出,并幻化成一层巨大的钵型光幕,瞬间从整片铁峰山脉上倒扣而下,光幕之上有一圈圈的诡异符文缓缓流转,耀眼夺目,将四周照的明晃晃一片。

光幕外一座银色巨舟紧跟着浮现而出,并在一阵“嗖”“嗖”的破空声中,从中飞出了十数人。

这些人均身着黑色长袍,一阵阵强大的气息毫不掩藏的散发而出,其中最弱的竟也有真丹中期的修为。

为首的更是三名更是气息远超真丹的存在,其中一个是全身肌肉遒劲的壮汉,一名身形枯槁的老者,还有一个身材苗条的黑衣少妇。

此刻面对铁峰山中飞出的近千名妖修,三人仍旧神态从容,不急不躁。

铁峰山中一些妖修,看到瘦削青年的死状,知道来者不善,立刻动手对着罩住山峰的光幕攻击了起来,但所有攻击落到其上时,竟都如泥牛入海般,没能让光幕泛起一丝波澜。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