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魔尸现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1-18    作者:忘语


面对柳鸣的冲刺,宫装女子似乎毫无办法,脸上表情阴沉无比,身上不断放出阵阵微光,将身下法阵牵动的连连颤抖,仿佛是想极力挣脱脚下禁制一般。

然而正当柳鸣黑影一闪的到了两具血肉傀儡边时,青色宫装女子蓦然狞色一现,双瞳瞬间再度换成了血红色。

“不好!”

柳鸣立即发现了此女的异常,当即脸色一变,腰肢一扭,就要瞬间斜飞出去,却已经迟了。

“爆!”

随着宫装女子冷冷的吐出一字,地上两具血肉傀儡体表骤然身躯暴涨了数倍,肌肤瞬间裂开,一道道白光从中迸发而出。

先前血肉傀儡仅仅自爆肢体就差点重创柳鸣,如此近距离,两具血肉傀儡再一同整体自爆,威力可想而知了。

他不及多想,只能勉强再一提体垩内残余法力,将兽甲决催动到极致,死死护住上半身,同时体垩内更是涌出一枚枚赤色鳞片,护住几个要害处。

下一刻,轰的两声巨响传来,两团白色骄阳在大殿中浮现而出,并滴溜溜一转后,就化为漫天白芒的向四面八方爆射而开。

“噗”“噗”几声后,柳鸣当即被白芒淹没了进去,只觉体表一痛后,就被滚滚巨力击飞了出去。

“嗖”的一声!

一道人影在白光敛去的同时再径直落下,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十几丈外的地面上。

与此同时,一道紫光从人影手中一闪而出,并“锵”的一声,斜斜的插在了身旁的地面上。

正是那把破灵匕垩首!

此宝不知为何材料所铸,在两只血肉自爆之下仍然完好无损。

反观此时的柳鸣,全身上下的衣衫早已破烂不堪,覆盖其周身要害的及银色兽甲上也是布满了孔洞和裂缝,里面隐约露出赤色鳞片和大片的模糊的血肉。

“砰”的一声。

柳鸣胸前银光一阵闪烁下,银色兽甲当即溃散消失,幻化回了一只有些残缺不全的粉色小章鱼,软趴趴的贴在那里,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要不是柳鸣在最后关头用手中破灵匕垩首也帮其挡下了几分白光,恐怕这一次是真的要陨落掉了。

不过即使这时的柳鸣,却当真摊在地上,在无法动弹分毫了。

“咦,竟然还没死?不过也好,就让我亲自来了结你吧,本座可是很久没有活动过筋骨了。”宫装女子突然发出一阵狞阴笑,竟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一步步向柳鸣走了过来。

“你……”柳鸣拼着最后的几分力气抬起头,双目死死盯着眼前的宫装女子,满脸吃惊的表情。

“不必如此惊讶,本座虽受到禁制之力的影响,但只需要耗费一些能量,也是并非完全无法行动的,只是有些缓慢罢了。本以为对付一个化晶小辈不必大费周章,没想到你小子竟把我逼到如此地步。本座说不得,只好亲自出手将你解决了。”宫装女子幽幽说道,仍然缓缓挪动身形过来。

柳呜闻言,双目一眯,竟然回复了冷静之色。

“哦,看你样子,莫非还有什么两败俱伤的手段不成?”青色宫装女子见此,却脚步微微一顿’口中发出咯咯的轻笑声。

柳鸣哼了一声,目光闪动几下,还未来及回口什么,偏殿入口的却“砰”的一声!

两扇数丈高的大门似乎被一股巨力瞬间击得粉碎,碎片四溅下,伴随着一股强大的灵压,一道黑影从厅外一闪而入,再一个模糊后,就一阵风般从柳鸣身旁一掠而过。

而原本正步步逼近的宫装女子见此,面容大变,并立刻下意识的转身就逃。

柳鸣勉强抬起头,虽然只看到一个黑色背影,但心中却是一怔。

他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这黑色身影,正是不久前被南荒傀帝收走的那具天象境的魔尸,接着耳边传来了女童淡淡的轻语声。

“小辈你做的不错,为本尊争取了不少时间,接下来,便看本尊的吧。”

女不同显然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将其魂魄从傀儡身躯上直接转移到了这具魔尸身上!

只见魔尸并未回头,单手往身后轻轻一招,插入地上的那柄紫色匕垩首“嗖”的一声飞入其手中。

“你乃我亲手制成的灵性傀儡,原本一直予以厚望,未曾想却背叛了本尊,今日我就只好再亲手毁掉你了。

”魔尸干瘪面孔阴森一笑后,身形一个模糊,就鬼魅般的向前射去。

“不,我拥有灵智,实力而已已经不下于你,凭什么偏还哟啊供你驱使!”听完魔尸的话,宫装女子一边身形晃晃颤颤的继续向后逃去,一边再说话的瞬间,头两句猛然一个扭转,一张口,一道碗口粗的碧绿色光柱喷射而出,径直朝着魔尸击去。

魔尸手臂一抬手,紫光一闪,将绿色光柱轻易一劈为二,分射向了两边,同时狂风一卷而过后,其就追到了宫装女子背后。

“不要!”

宫装女子口中传出一句惊恐声音,身躯骤然完全扭转过来,双臂舞动之下,似乎还想要抵挡什么,但是寒光一闪,破灵匕垩首就“噗”的一声,径直插入其胸口。

“砰”的一声脆响传来,女子体垩内似乎什么东西碎裂开来。

宫装女子面容一阵扭曲,瞪大着一对血目紧盯着魔尸,但双瞳之中的血光最终还是迅速消散,变成了一片暗淡之色,并“噗通”一声的仰首栽倒在地。

魔尸却毫不客气的手中匕垩首一抖,顿时又数道寒光一卷而出,就将宫装女子四肢全都一切而下,而断口处丝毫鲜血未曾流出,果垩然是一具灵性傀儡。

这时,魔尸抬手一招,就将宫装女子头颅凭空摄来,并一个闪动的不知收到了何处,这才大出了一口气,转身过来看向了柳鸣。

“本尊果垩然没看错人,你小子竟然能缠住这两具血肉傀儡如此长时间,且在其自爆之中也活了下来,否则本尊还真无法这般容易得手的。”魔尸面无表情的朝柳鸣说道。

柳鸣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无奈的苦笑之色,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喉垩咙一甜,呛出了几口鲜血。

魔尸对此视若无睹,又自顾自的转过身子,再次目光幽幽的看着地上的宫装女子身躯,不知在想些什么。

此刻柳鸣只能看到魔尸的背影,看不到脸上神情,只能看到其身躯似乎在微微颤动。

少顷之后,低低的笑声从魔尸口中发出,声音渐渐变大,到了后来变成了尖锐之极的大笑之声。

笑声在原本寂静空旷的大殿之中回荡开来,显得十分的诡异。

而魔尸此刻却笑的前俯后仰,神情张狂之极。

柳鸣将这一切看在眼中,不知为何心中一寒,挣扎着坐了起来,悄悄的取出一枚金元丸服了下去,运转残存的法力将之炼化,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

半晌过后,魔尸的笑声戛然而止,枯黄的魔爪黑光一闪下,直接插入了宫装女子的头颅之中,竟一把抓出了一个金色光团,随即二话不说的张口将之吞了下去。

只见其眼中痛苦之色一闪而逝,随即脸上一阵金光荡漾,转瞬又恢复了平静。

做完这一切,魔尸缓缓转过身来,目光朝柳鸣看了过来。

柳呜此刻总算恢复了些行动之力,见此情形,心中一寒下,急忙挣扎着站了起来,恭敬的抱拳行了一礼道:

“恭喜前辈得偿所愿,除掉了心腹大患。“

“本尊能除掉此祸患,重新掌握宫殿,你也是居功至伟。”魔尸声音恢复了平静,目光似笑非笑看着柳鸣。

“能为前辈效力,是晚辈的造化。”柳鸣目光和其稍一接触,心中一震的立刻低下了头,恭声说道。

“哼,你小辈倒也算有些本事,怎么这般胆小,当真无趣的紧!“魔尸将柳鸣神情的惶恐之色看在眼中,冷哼了一声,声音之中隐隐带有一丝不快之意。

柳呜闻言却心中一松,面上讪讪的一笑,不再说话。

魔尸单手一抬,一道金光从其手中升了起来,落在了眼前,金光一敛下,露出了其中之物,赫然是那身材娇小的女童傀儡。

下一刻,一团金色光球从魔尸身上骤然冒了出来,金光一闪下,便没入了女童傀儡的眉心处。

金光入体,女童傀儡双目猛然一睁,直射垩出两道丈许的金芒。

随后女童双手法决一变,手指一下车轮般的在胸膛出连弹而出。轰隆隆闷雷一般声音从其体垩内传了出来,体表同时无数的金色符文,并灵蛇一般不断的游动不停,散发出阵阵耀眼夺目的金光。

女童身上金光越来越耀目,渐渐充斥开来,将整个大殿映照得绚丽异常,而其瘦小的身形,竟随之慢慢的离地悬浮而起,片刻后,便凭空浮在了大殿的半空之中。

正当柳鸣面露诧异之色时,半空中的女童身形骤然一闪之下,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柳鸣同样眼前金光一闪,四周的景物竟骤然模糊不清起来,等其再看清一切十,原本的漆黑宫殿竟变成了满目苍夷的残垣断壁。

柳鸣大惊,目光一扫,才发现自己竟出现在巨大宫殿的上空,头顶之上,女童依旧凭空悬浮,周身符文流转,金光大放。(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