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大战双傀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1-17    作者:忘语


人影一晃,柳鸣就在十几丈外的另一根石柱下闪现而出,低首看了看胸前碎裂而开的长袍和里面银灿灿的皮甲,望向两头傀儡的目光满是忌惮之色了。

这两头傀儡别的不说,光是配合如此默契,要一一击破恐怕是大不易的事情。而先前的自爆威力,更不逊色真丹初期的全力一击。

要不是他反应迅速,在手臂爆裂前的一瞬间催动兽甲决,幻化出银色皮甲挡在了身前,恐怕那一击就让其受伤不轻了。

见到傀儡自爆一臂竟然也没能让柳鸣受到重创,宫装女子脸上也露出一丝讶然。

“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宫装女子表情一下阴沉无比,双瞳之中,血芒再次闪烁不停起来。

而那只断了半截手臂的傀儡竟然发出一声怪吼,一个闪动后,竟出现在大殿一侧某个一动不动的青铜傀儡旁边,手臂一动,竟将青铜傀儡明显大上一号的手臂撕裂而下,并一个翻转的飞快的按在了自己的残肢之上。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半截青铜手臂方一接触断肢,接续处便泛起一阵淡淡的白色烟雾,一阵缠绕之后,整条手臂便完好如初,除了明显比后半截粗上一圈外,竟仿佛原先就生在上面的一般。

对于有些傀儡拥有自我修复的功能,柳鸣自然知道一些,但眼前这种修复的方式还是让他目瞪口呆。

他心念一转之下,忽然想起曾经在太清门藏经阁中,曾经无意间翻阅了一本有关天工宗的典籍。其中有关于一种血肉傀儡的记载。

此种傀儡与一般傀儡不同,本体是利用收集来的修士血肉所塑。也是灵性傀儡的一种,一旦祭炼完毕后。在战斗中受创的话,可利用截取其他傀儡肢体飞快续接而上。

换句话说,只要血肉亏傀儡体内晶核未受损,并且现场有其他傀儡的话,便可以轻易随时修复自己。

不过这种血肉傀儡的本体祭炼方法太过血腥,被天工宗定为七种明令禁止祭炼的傀儡之一,被天工宗封禁起来,据说只有历代掌门及太上长老,方可查阅的。没想到竟在这里。遭遇到了两头。

但多半也就因为血肉傀儡是用常人血肉炼制而成的,说以才未受到女童禁制影响的。

柳鸣一边心念如电的思忖着对策,一边飞快起身,再次催动三分朦影大法,化作三道虚影的在殿中游走不定,与两只血肉傀儡一时间缠斗起来。

不过几个呼吸后后,两头傀儡甲士一个闪动,便再次将柳鸣的两道虚影劈散,并一前一后的将其本体夹在了中间。并幻化出密密麻麻的刀光剑气狂攻而来……

面对两侧暴风骤雨般的攻击,柳鸣二话不说的只是腰肢一扭,身形突然一个拉长,竟从攻击中飘然而出。接着话身躯一个模糊,又化成三道虚影,其中两道虚影则身形诡异的一晃。就从不可思角度欺近到了两只傀儡的身后。

“噗”的一声!

拿剑傀儡身后的虚影方一落下,便被一道金色剑光一闪的斩碎。

而拿刀傀儡则身形微微一顿。反手劈出一片绿色刃光,才将背后虚影淹没进区中。

“果然如此!”

柳鸣一个闪动。落到了十余丈外,口中喃喃了一句,目中则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喜色。

虽然此刻他的修为被压制,但观察力却丝毫没有退步,在此等危机关头,反而变得越发敏锐起来。

先前用虚影一番试探下,便发现那只被斩断一条手臂过的拿刀傀儡不论是速度和反应上都隐隐比刚出现时要慢上了一些。

显然这两头血肉傀儡,并不是真正的完成品,修复一次肢体竟让实力下降了一些。

如此来看,这两只血肉傀儡体内储存的能量,似乎并没有太多。

柳鸣如此想后,当即飞快的取出一枚金元丹一服而下,双手银光一闪,身上银色皮甲瞬间幻化成了一对拳套包裹双臂,随后身形毫不停留的再次幻化出了三道虚影,将速度催到极致,迎上了奔袭而来的傀儡。

在奔袭的过程中,柳鸣手上的一对银色的拳套骤然闪烁出刺目的银光,手背和指尖处突然“锵”的一声,冒出了无数尖锐无比的银色刀刃。

下一刻,三个浑身黑气滚滚的“柳鸣”如鬼魅一般的游走在两只傀儡之间,同时一道道银光闪动不停。

有秘境中成百上千次面对金烈阳及海妖皇等人的实战经验,此刻的柳鸣虽然修为被降到了凝液境,但在三分朦影大法的掩护下,真身每每都能通过诡异身法堪堪躲过两只傀儡的刀剑攻击,并时不时的通过手中银色刀刃给对方来上一下。

而虚影一旦被砍中溃散,他也能毫不吝惜法力的马上分出另一道虚影加入战团。

随着一道道银光不断切割着两具黑色傀儡身上的血肉,虽然每次傀儡胸前的灵纹一闪下,一阵白色的烟雾便会拂过身上的伤口,伤痕转瞬便可弥合而上,但两只傀儡的反应和速度却渐渐的慢了下来。

显然这两头血肉傀儡,由于可以肆无忌惮的自爆肢体缘故,对于防御却并不在意,甚至对于柳鸣的攻击,有时根本不躲不闪。

突然,一道若隐若现的金光一闪即逝。

“嗞啦”一声!

一串血光闪过,拿剑傀儡的右臂连同半边肩膀一同被金光斩落而下。

见到半截臂膀落地,柳鸣身形急退,瞬间飞退数丈,果然身侧一阵血肉轰然炸裂开来,却是没有伤到其分毫,手中却蓦然多出一柄数尺长的金色长剑。

拿剑傀儡怒叫一声,身形一个晃动,手中金剑毫不迟疑的斩下另外一头银色傀儡的臂膀。往往身上一接而去。

白光一阵缭绕后,此傀儡右臂就完好如初。并在此挥动金剑的冲向柳鸣,只是动作比先前同样要慢了一拍。

宫装女子见此。脸色大变。

到了此时,她如何不知道自己两头血肉傀儡的弱点,已经被对方彻底看穿了,当即面容一阵的阴晴不定,最终还是猛然的一咬牙,有了决定。

“嗖”“嗖”两声!

两具血肉傀儡双腿猛一瞪地,忽然向后倒射出去,并在宫装女子正前方十余丈的距离停住身形。

接着青色宫装女子眼中血色漩涡一起,两只黑色傀儡双瞳之中的红光也随之大放。其胸口灵纹一闪,一股如同电弧般白光通过手臂注入到了各自的刀剑之上,并同时一挥。

刺耳尖鸣声骤然在大殿中响起!

一片金色剑光和一道道绿色的半月刀芒连绵激射而出,并在虚空之中一个交错融合下,化作了一片金绿色的刃光巨浪,滚滚朝着柳鸣所在一卷而去。

刀光剑影所过之处,引得周遭的虚空中一阵的扭曲震颤起来,同时四周空气也潮水般的朝刃光中倾泻而去,仿佛要将附近一起全都卷入其中的模样。

对面的柳鸣。更是瞬间感到四周空气骤然一紧,一股无形巨压出现在四周,竟将其身躯瞬间禁锢在了原地,根本无法移动半分。

“不好”

柳鸣暗叫一声不好。猛地一催龙虎冥狱功,体内一阵噼啪乱响后,身形骤然暴涨一圈。暂时恢复了一些行动力。

而这片刻工夫的耽搁,铺天盖地的刀光剑影已然到了近前处。让其再也来不及闪避。

柳鸣无奈之下,只能将手中金色长剑一抛而出。并在心中猛然一催法决。

虚空剑只是滴溜溜一转,顿时无数剑光狂喷而出,化为了一轮金色圆月挡在了柳鸣面前。

\接着他袖子再一抖,两枚重水珠便滑落而出,一阵黑光闪起,竟瞬间幻化成了一层黑色的水罩,将其包裹其中。

此时,金绿色刀光剑影已在呼啸的破空声中骤然而至,并一头砸在了金色圆月上。

“噼噼啪啪”的爆裂声顿时不断传来,金绿等各种光芒狂闪不定。

虚空剑虽然锋利无比,但毕竟只是柳鸣仓促基础,只是支撑了片刻,就一声闷响的爆裂而开,重新化为一口金色长剑的坠落而下。

“轰”的一声,剩余的金绿刃光当即一闪的又撞在了黑色水罩上。

柳鸣更是一咬牙,将体内残余法力全都注入到了重水珠中。

黑光一闪下,黑色水罩仿佛吃了补药似的暴涨了一大圈,但其毕竟只是中品灵器,在漫天刀光剑影轰击之下,瞬间便浮现出丝丝裂缝,并轰然一声的溃散开来。

而剩余的近半金色剑影及绿色刀光当即从中纷纷射入,径直朝着柳鸣身躯狂斩而去。

但在这时,柳鸣突然大喝一声,肋下银光一闪,又浮现出两条银色手臂,同时体表黑气滚滚而出,四只拳头一个模糊,顿时无数拳影仿佛黑色莲花般的在四周绽放而开,将周身护的滴水不漏。

剑芒刀光顿时如同疾风骤雨一般落下,与黑色拳影触碰下,从中迸发出数团金绿黑三色的炫目光团,在柳鸣身前此起彼伏起来。

一阵仿佛金属撞击的脆响过后,残余刀光剑影终于被柳鸣悉数接下,但柳鸣脸色也苍白无比,再无任何一丝血色了。

而对面的两具血肉傀儡在发出这惊天一击后,便身形一软,扑倒在了地上。

而见如此攻击也没有灭杀掉柳鸣火,宮装女子脸上终于闪过些惊恐之色。

柳鸣却毫不迟疑的单手一个翻转,一把紫光濛濛的匕首落于手心中,并身形一动,向宫装女子再次冲去。

(第二更。昨天忘语码完字睡觉后,一晚上都感到喉咙干裂难忍,竟睡到上午十点多才醒来,结果刚一睁眼,发现自己又感冒了。偶对自己身体的脆弱程度,实在有些无语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