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败露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3-12-04    作者:忘语


柳鸣见此微微一怔,要知道若是宗门有什么要事告知话,自然会派弟子亲自传言过来,而这里竟然会有信函出现,实在是太奇怪了。

“难道是……”

柳鸣脑中忽然闪过一念头来,眉头一皱的上前将信函一抽而出,再用神念一扫后,发现并无异常波动后,也就将里面信纸一抽而出,只看了两眼后,脸sè就微微一变起来。

“竟然是他们两个来找了,不是说回去后就会远走高飞的吗,难道白家那边出了什么问题!”柳鸣心念飞快一转后,两手一搓,顿时一团火焰凭空涌出,将信函瞬间化为了灰烬。

接着他腾空一起,直奔蛮鬼宗山门外一飞而去。

一小会儿工夫后,柳鸣山脉边缘处的一片建筑群中一落而下,并进入其中一座阁楼大厅中,见到了两名在此地等候了十余rì的旧识。

一高一矮两名黄衫男子,正是白家的谷三和关老大二人。

这两人一到柳鸣到来一惊,急忙站起身来,其中关老大有些迟疑的问道:

“你是少主?”

“才一年多没见,两位就不认得在下了。”柳鸣却微微一笑的走了过去,在另一张椅子上主动坐了下去。

“原来真是少主,真是太好了。少主如今模样变得和先前大不一样,想来家主见了也会大吃一惊的。”关老大见此情形,脸上惊愕之sè终于消失,急忙上前一步的恭敬说道。

一旁的谷三也急忙上前见礼,但脸上满是复杂的神sè。

他们两人将柳鸣送到了蛮鬼宗时候,可是没有想到眼前少年能通过开灵仪式,竟真成为了一名上门灵徒。

如今再次相见,三者间身份自然一下大不相同了。

“我现在相貌改变,是因为修炼上缘故。不过你们怎会到这里了,莫非是白家那边出了什么事情?”柳鸣略解释了两句后,才不慌不忙的说道。

“原来如此!家主自从知道少主成功成为蛮鬼宗灵徒的事情后,整个白家都大摆筵席的庆祝了三天三夜,甚至大小姐不久前都为此事特意赶回来了一趟。另外,我二人这次之所以到此,地奉了家主命令给少主送来一封亲笔密信。”关老大这般说着,就从身上另取出一封被黑漆封好的信函,双手递上的说道。

“大小姐!哦,你们说的是我大姐白嫣儿吧!这样吧,先跟我出来,我们另找一处地方再交谈。”柳鸣闻言后目光四下微微一扫后,并没有马上拆开信函,反而如此的说道。

关老大和谷三自然毫无意见,连声称是。

柳鸣带着二人走出阁楼后,单手一掐诀,当即一团灰云在身前一凝而出,一招呼二人上来后,就一催腾空术的朝远处一偏僻小山头一飞而去了。

一盏茶工夫后,柳鸣带着脸sè发白的关老大二人降落在光秃秃的山头顶部。

这两人双足方一落地,差点腿部一软的摔倒在地上。

而二人望向柳鸣的目光,更是满是诺诺的畏惧之意了。

“好了,这里一览无遗,应该不会有其他人能听到我们谈话了。现在可以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吧。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当初不是说一旦回到白家,会立刻远走他乡的吗。怎会还给白家家主送信过来的。”柳鸣一拍手中信函,十分从容的问道。

“柳兄弟救命啊,我二人所作事情被大小姐发现了,并且已经被大小姐在身上种下了禁制,现在已经命悬一线了。”

“是啊,除了这封信外,大小姐还让我们给柳兄弟另带来了一样东西,说你一看就明白的。”

让柳鸣大感意外的是,下一刻,关老大二人就“噗通”一声的直接跪了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什么,那叫白嫣儿的女子已经知道我顶替白聪天的事情了。她怎么会知道的,你们仔细给我讲来!”纵然柳鸣一向沉稳,听了这话,也脸sè微微一变。

“是!我二人自从返回白家后,就一心想解除身上之毒,好能zì yóu脱离白家。好在柳兄弟进阶灵徒的消息传来后,家主对我二人倒是更信任了许多,终于在数月前抓住了一个机会偷出了解药。但就在我们想好好密谋一番,就带着家小离开的时候,却被刚好返家的嫣儿小姐撞见了。大小姐也是灵徒,不知对我们施展了什么法术,我二人一个恍惚后,就不知不觉的将一切全都说了出来。但嫣儿小姐听完后,不知为何并没有处置我们,只是对我二人种下了禁制,就自行离开了。而过了几天,家主打发我们给柳兄弟送信过来了,小姐则让我们将这东西一起送来。”关老大飞快的讲述着,并从怀中掏出一枚竹简状东西递了过来。

柳鸣眉头一挑,叫二人先起身后,就抬手将竹简接了过来,仔细一望后,就发现这竹简上铭印着一条条纤细灵纹,看似颇为不简单的样子。

这时的他,自然不是才入门时的那般对修炼者器物一窍不通了,略一沉吟后,就忽然单手一掐诀,冲竹简打出一道法决去。

白光一闪。

竹简微微一颤后,自行从手上一挣飞出,在空中一个盘旋后,忽然从中飞出一抹五sè霞光来,一凝之后,化为一个尺许高的妙龄女子光影。

不过此女光影十分模糊,只能隐约看出面容似乎颇为貌美,方一显现后,就开口说话起来:

“是柳道友吧。小妹白嫣儿,是你现在白聪天那窝囊废名义上的姐姐。原本知道柳兄的事情后,小妹就该亲自上门前来拜访一番的,但可惜宗内恰好有要事召唤,也只能用这枚储讯符简先和道友说上一二了。好了,小妹法力低微不能在符简中储存太多东西,就长话短说了。白聪天这家伙既然能死在一名凡俗的劫道小贼手中,自然是他福缘浅薄,也怨不得他人。但是道友能成为蛮鬼宗灵徒,所用的却是我们白家花费大量资源换取的一个名额,是不是该给白家一个交代的。否则小妹只要将此事告诉贵宗,柳道友的一个欺骗上门罪名起码是跑不掉的吧。不过如此做的话,对我们白家也没有任何好处,所以小妹有一个小小建议……”

白嫣儿光影缓缓讲述着,柳鸣则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听着,丝毫看不出心中在想什么。

“……如此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事情,我相信柳兄应该不会拒绝的。我父亲给你信函中,则是更具体的一些条件。只要道友肯答应,其他事情就不用问了,只要继续当自己是白聪天就行了。另外,关大,谷三做出此等事情虽是情有可原,但白家也不能留他们了,就真正送给道友为仆吧。至于他们身上的禁制,我只不过是动用了一些小小幻术而已,其实并未真正动什么手脚。当然若是柳兄觉得麻烦,就此送他们上路的话,小妹也不会有任何意见的。好了,该说的都说了,柳兄若是没有任何回复话,我也就当道友默认此事了。咯咯,虽然白家没了一名嫡系弟子,但是能多出一名真正灵徒,也算是因祸得福的一件事情了。”

女子光影最后发出一阵轻笑后,随之一闪的溃散而灭。

悬浮在空中的竹简,更是一下化为火球的自燃而起,顷刻间化为了飞灰。

柳鸣见此才摸了摸下巴,脸上露出沉吟的表情来。

“柳兄弟……不……柳公子,我二人愿意认你为主,从此对公子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主人以后若有什么事情需要差遣,谷三绝对万死莫辞,尽心尽力去完成。”

关老大听到白嫣儿说他们身上并没有种下禁制时,先是一喜,但后来再一听让柳鸣送他们“上路”的言语后,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互望一眼,二话不说的再次跪倒在地,忙指天发誓的说道。

显然这两人真怕柳鸣听从白嫣儿之言,顺手取了他们xìng命。

“二位起来吧,柳某怎会无缘无故取你们xìng命。不管怎么说,当初要不是碰到你们,我也无法有这等机缘成为灵徒的。不过,为了万一起见,我也不能就这般放你们离开的。”柳鸣见此,眉头一皱的说道。

“只要公子能放心,有什么手段尽管施展吧。我二人绝无怨言的!”关老大听到这番话,想都不想的忙说道。

旁边的谷三闻言,也是连连的点头不已。

“既然这样,柳某就采用些小手段了。”柳鸣听了这话,点了点头,手指一翻转后,忽然多出一枚纤细银针,再一个模糊,就化为一片银芒的冲二人身上一扎而去。

关老大和谷三自然不敢躲避,只觉身上几乎同时一麻,就被银针不知扎下了多少下。

柳鸣手臂一缩,银针就此的消失不见,并且面上露出一丝笑容的说道

“好了,我这套银针刺脉之术可以在你们潜伏体内数年之久,在此期间,你们去一些地方帮我做一些事情。只要办的好,我自会帮你们解除此术,并且还会帮你们把家人从白家那边要过来。然后你二人要去什么地方,我也不会阻拦分毫的。”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