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沙漠幽箫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1-10    作者:忘语


“这诡漠可比传闻中可怕的多,不过若想得到那人的东西,怎可能不冒些风险的。关键是,旁边还另有一名大敌虎视眈眈,让其并不敢真的放手而为。“

雷妖正暗自恼怒之时,忽的心有所感,目光一瞥下,却见风妖摩诘正眼神灼灼的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摩诘,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难道此等情形下,还有心思和我交手?”雷妖双目一眯,淡淡的说道。

“哼,杀我爱子之仇,等此间事了后,再和你慢慢算账。“风妖冷冷一笑后,转过头去不再理他。

“不用说此等违心之言,修为到了你我这等程度,区区一个子嗣算什么。你我既然得此机缘来到这诡漠之中,不如暂时联手如何?“雷妖嘿嘿一声后,忽然话锋一转说道。

“联手,怎么联手?我说同意,你会真放心吗?“摩诘眼中异色一闪,,面上却现出一丝讥讽之色。

“有关这诡漠的传闻,你我都心知肚明的,既然来了这里,就没有空手而回的打算。相信摩诘兄也是如此,只要道友肯联手的话,烈某又有什么不放心的。”烈震天闻言,心中一松,神情缓和了几分的说道:

而摩诘听了这番话后,却一阵默然,心中念头急转。

诡漠之名,在南蛮之地,知道的人其实并不在少数。

说起来,这黑色沙漠仿佛一个移动的空间秘境,曾经多次出现在南蛮各处地方。

然而真正让诡漠之名传遍南蛮的,却是在数千余年前的一次传闻。

那时据称有人闯入诡漠之中。并在边缘处捡到了一件昔日的南荒之主,南荒傀帝的一件贴身宝物。并将之安然带了出来。

此事一经传开,顿时在南荒之地引起了很大的波澜。整个南蛮修士都为之震动,同时将各大势力牵扯其中,经过数百年的腥风血雨后,才慢慢平息了下去。

不过经过此事之后,虽然有无数人四下追查诡漠的下落,但是其踪迹却是一直成迷。

这诡漠往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会出现一次,且位置飘忽不定,在极短的时间内便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有时明明各大势力已经得到消息。但等派人赶去的时候,沙漠又诡异的不见了。

故而数千年下来,高阶修士能真正进入过诡漠的人可以说是寥寥无几。

即便有少数能进入诡漠的散修,除了一开始那名带着宝物的幸运儿外,竟然再无第二人能够从中走出来的。

所以也有人说,诡漠乃是一处绝地。

而那唯一幸运儿,却早早的被他人夺宝灭口了,故而诡漠里面的真实情形,这些年来竟然一直无人知晓。

但几乎所有势力都认为。其肯定和数万年前蓦然失踪的南荒傀帝大有关系,并且有极大可能是其最后的坐化和传承之处。

不过,既然牵扯到了南荒傀帝这位通玄大能的遗迹,就算再危险。前仆后继之人自然仍是趋之若鹜的,就连风雷二妖这样的天象境强者碰上,也无法抵御其诱惑的。

“暂时联手也可以。不过只限于脱困此地,至于以后能不能找到南荒傀帝的遗迹。便看各自的机缘了。”摩诘沉吟不语,半晌后才长吐一口气的说道。

“好。摩诘道友果然是爽快之人,那便一言为定!“烈震天见风妖同意,当即仰天大笑的说道。

只是二人都心知肚明,这份盟约根本没有任何的约束力,只等找到遗迹之时,很有可能便是二人翻脸之时。

说起来,诡漠之中虽然传闻中极为危险,二人却不怎么放在心上的。

毕竟以前进入这里的修士,据说修为最高也只是真丹境而已。

“看来这沙尘暴还要等一段时间才会平息下来,你我还是趁此时间,恢复一下法力,然后再共同出手闯出去吧。“烈震天看着外面的漫天风暴,提议道。

“也好。“摩诘点了点头,认可了此主意。

随后二人便心照不宣的服下恢复法力丹药,各找了一处角落,盘膝打坐起来。

……

沙族之人聚居的绿洲沙曼城之外,时不时便会卷起一阵沙尘暴,但是不管多大的风暴,到了绿洲附近便会自动消散,或是自行绕道而过。

,一名相貌普通的灰袍青年从沙曼城之中缓步走出,目光环视四周后,随即走到不远处的一座沙丘之上盘膝而坐。

正是误入这黑色沙漠的柳鸣。

转眼间,他来到这绿洲已经有半个月时间了,对于这里的情况也有了不少的了解。

特别是在看了一个以前流落在此的南蛮修士遗留的手稿之后,这处诡异沙漠的来历,还有关于这里的传闻,才在柳鸣的脑海中渐渐清晰起来。

诡漠的传闻,他以前并没有听说过,并不奇怪。

柳鸣到南荒虽然也有一段时间,但大部分都是在炼丹,修炼,和人接触的时间并不多,怎可能特意打探这些传闻中的东西。

而即使现在,柳鸣也那个所谓的南荒傀帝遗迹,并不很在意,关心的重点是如何能从这里走出去。

毕竟那位南荒傀帝身为通玄大能之士,即使有些东西留在此地,也根本不是其区区一名化晶修士能够染指,随便留下一个禁制都能将其轻易的灭杀掉了。

而根据他这些天的耳闻目睹,这些沙族人似乎和这位南荒傀帝大有渊源,话里话外都对那数万年前陨落的通玄大能敬若神明。

可惜再具体的消息,其就不方便详细追问下去了。

柳鸣一番思量过后就,双手一掐诀,闭上了双目,进入了入定之中。

半晌后,他睁开了眼睛,轻叹了一声。

沙族人说的的没错,此地的天地元气异常稀薄,根本不适合外来修士修炼的。

此地的沙族之人凭借特殊体质,可以直接汲取地下深处的元气加以修炼,但对外来修士来说,汲取速度下降了何止百倍以上,根本是杯水车薪,甚至时间长了本身法力也会缓缓散去,从而导致境界真正跌落。

他好在还带有一些蕴灵丹和金元丹在身,短时间见内不用担心此事,但真像沙族大长老所说的在这里待上个数年话,那后果就真不堪设想了。

既然在此修炼如此困难,柳鸣自然也懒再做着无用的事情,索性仰躺在了沙丘上,抬头仰望着黄蒙蒙的天空,有些怔怔的发呆起来。

自从踏入修炼界开始,他心中所思所想从未离开过修炼二字,这么多年下来,还真是有些累了。

眼前的沙漠,黑沙漫漫,天空之中也是阴沉沉的一片昏黄,可以说毫无景致可言,但在柳鸣眼中却是难得一见的奇景。

一望无际的黑色荒漠,浩渺万里,坦荡无垠,在昏黄色的天空映衬下,显得极其壮观!

如此景象,使人一望之下,便陡然升起一股寂寥悲怆之感。

柳鸣怔怔的看了一阵,心境竟然有些空灵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心中一动下,单手一个翻转,手中蓦然多出了一块银白色矿石。

呼啦一下!

柳鸣手上徒然燃起了一团赤色火焰,将矿石裹在其中,顷刻间便融化成了一团银色液体。

另一只手则轻轻一抚下,液体凝固成形,片刻之后便化为了一杆约莫两尺长的银色长箫。

柳鸣眼中泛起一丝追忆之色,将银萧放在了嘴边吹奏起来。

一阵幽然的箫声缓缓奏起,如升腾的云雾一般,飘渺无依,悠远绵长。

箫声一会儿婉转凄清,一会儿悲凉高亢,一会儿又低低如丝,让人闻之不由的心思牵动,神色惘然。

这箫技,还是他幼小时在凶岛上跟一位精通此道的囚徒所学,虽然自从踏上修仙路以后,还是第一次有时间再次吹奏,但和以前相比仍是天壤之别。

随着其心中所思,箫声中不由自主的蕴含了淡淡的思乡之情,音调越发低沉婉转。

便在此刻,一名身披雪白裙衫,白纱蒙面的少女身影无声无息的在柳鸣身后不远处闪现而出,正是其先前注意到的那名化晶气息的沙族少女。

此刻的少女,俏足而立,雪白藕臂交叉于后背,外露的一双美眸中秋水流转,望着小沙丘上的灰袍青年。

远处吹来的徐徐微风,不时将透明的白纱微微掀起,露出其中一张吹弹可破的倾世容颜,同时扬起了淡淡的黑色沙尘,在宛转悠扬的箫声衬托下,吹拂在脸上似乎也柔和了起来。

柳鸣却仿若未觉一般,兀自吹奏着口中的银白色长箫,仿佛这一刻,天地之间,只有手中的这一支长箫,再无其他。

而少女也就这般静静的站着,一动不动的倾听着箫声,目中渐渐有些迷离起来。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荒漠飞烟,孤凉沙丘,对空吹箫的男子,静静聆听的妙龄少女,这一切,勾勒出了一幅凄美苍凉的画卷,隐隐透出一股飘逸空灵之感。

一曲终了,箫声渐渐低沉,终于化为虚无。

“姑娘到此许久了,是有什么事吗?”柳鸣轻轻放下手中银箫,从砂砾上站起后,才一转身的平静问道。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