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追杀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1-07    作者:忘语


“竟敢击杀我族这么多弟子,还胆敢抢走天妖精血,让我逮到,定将你碎尸万段,打的魂飞魄散!”

紫芒骤然一盛,其速度骤然又提高了几分,对着远处一个方向破空而去。

紫色遁光前方二十里处,正飞行的柳鸣,心中突然闪过一丝不安之感。

神识一扫下,赫然发现其身后一阵强大的波动正飞快的滚滚而至,波动之中隐隐有紫色雷光闪耀。

“雷妖烈震天!”

柳鸣顿时心中大震/

他就算再自信,也绝不敢横跨两大境界和真正的天象境存在交手的。

他当即一点眉心,金芒一闪之下,从中飞出一柄二尺八寸的金色飞剑,并在剑诀一凝之下,迎风涨到丈许大小。

柳鸣身形一个闪动之下,便出现在了金色飞剑之上,体表金芒大放,“嗖”的一声,一下化为十余丈长的金虹,以一股匪夷所思的破空而走了。

御剑飞行之术原本就是最快的遁术之一,再加上元灵飞剑的威力,速度丝毫不慢于雷妖的遁光,竟隐隐的保持住了二者之间的距离。

“御剑术!想不到你这人族小辈还是一名剑修!”烈震天神识一扫之下,不禁微微一怔,嘴角浮现出一个残忍的笑容,一只手掌向远处虚空一拍。

前方数里外的虚空之中,空间波动一起。

顿时一只紫色大手凭空浮现而出,然后五指一合,竟化为一只巨大手掌。飞快往前方金色遁光拍去。

柳鸣心中一凛下,背后滚滚黑气而出。竟同样化为一个十余丈大小的黑色巨掌,往后迎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

这黑色巨掌在紫色手掌面前。却由于蚍蜉撼树一般,方一触及,便瞬间消散开来,而紫色手掌只是微微一颤。

但正在此时,黑色巨掌溃散处,再次爆发出一阵“轰隆隆”巨响!

一阵五颜六色的光团此起彼伏之下,竟让原本气势汹汹的紫色手掌终于不支的溃散开来。

却是柳鸣情急之下,将此前从青牛妖中得到的法宝雏形乌黑色牛角形大刀,连同其储物符中的剩余灵器一股脑儿的混在龙虎冥狱功所化的黑色巨掌之中。放了出去并一起引爆开来。

但即便如此,紫色手掌爆裂的余威还是化作数道紫气的眨眼而至。

而柳鸣则早有准备一般,又袖子一阳,放出一面黑色骨盾挡在了身后。

“轰”的一声!

黑色骨盾表面黑光狂闪之下,终于将剩余的紫气挡了下来。

即使如此,柳鸣仍只觉一股庞然巨力从背后的九嶷骷髅盾中一涌而出,背部瞬间发出了“嘎嘣”的骨骼爆响之声,一阵炽痛油然而生。

“噗”

其一口鲜血喷出。

柳鸣脸色一白,心中大为骇然。

象境强者的真实实力果然不是他目前能想象的!

不过他凭借方才的冲击之力。反而催动剑光的又拉开了一点距离,继续催动御剑术拼命而逃。

烈震天方才的一击,耗费了不少法力,满以为可以一击将柳鸣轰杀至渣。却没料到柳鸣还会出此一招,而微微一怔的工夫,二者的距离竟再次拉长了不少。

他当即爆喝一声。周身紫光一盛之下,继续往前追去。

只见一金一紫两道光芒。一前一后在虚空中如流星一般瞬间划过数百丈,往前方呼啸而去。二者间距离。竟始终未见缩短。

这也是虚空剑带有一定的空间属性,速度原本就比一般的元灵飞剑要快的多了,换了另外一名化晶剑修话,恐怕早就被雷妖追上了。

当然这也是列震天本身也不是特别擅长飞遁之术。

如此一追一逃又过了一盏茶工夫后,烈震天不禁眉头紧皱,脸色阴沉至极。

柳鸣御剑飞行速度之快,远超乎其想象之外,但以其天象境修为,竟无法追上区区一名化晶期修士,要传出去还不知要笑掉多少人大牙。

他当即脸上狰狞之色一闪下,双手突然在身前一阵模糊,不停结出各种复杂之极的手印,同时口中传出了低沉咒语之声。

他再一张口,数团精血接连一喷而出,每喷出一口,其脸色就微微苍白了一分,当第五口精血喷出之后,他脸色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五团精血化作一片血雾,并随雷妖一指之下,一道金色雷弧一闪而出,在血雾之中炸裂开来,化作数道淡金色雷丝。

接着他再单手一掐诀,血雾骤然一凝之下,化作一道血色霞光,围着周身飞快盘旋而起,表面雷丝缠绕,轰鸣声不停。

一声霹雳!

烈震天速度倍增的一闪而出,飞快的拉近着跟柳鸣的距离。

柳鸣见此一惊,心念电转下,猛地一催灵海中的一百五十三颗晶体,一股磅礴的法力一涌而出,竟不惜真元催动兽甲决,在背后生出一对丈许长的银色肉翅。

肉翅一个煽动下,两道狂风骤然席卷而出,并催生一股巨力将其猛地往前推去,金色剑光瞬间速度同样飙升倍许,流星一般的往前一闪而去。

后方的烈震天虽然全力催动血遁术,仍然无法拉近和柳鸣间的半分距离。

这不由得让他又惊又怒起来。

两者一追一逃间,小半个时辰很快便过去了,后方烈震天体表的血光慢慢消散开来,遁光也再次恢复到了此前的速度。

雷妖心中不禁大骂,但也无可奈何。

这血遁之术是他催动雷属性法力燃烧体内精血才能施展,每次使用不但要消耗大量的法力,还有一定的时间间隔才行。

就在这时。柳鸣背后的银色肉翅,在一阵忽明忽暗的银光闪烁之中。也一下缩回了体内,赫然是法力不支的样子。

烈震天一见柳鸣速度也随之慢了下来。心中自然大喜,立刻一提法力,加紧催动遁光,往前追去。

柳鸣心中一阵无奈苦笑,如今他对八足海妖的祭炼程度还处在初级阶段而已,而施展出肉翅这种兽甲决中的高等变化,还是太过勉强。

此刻他不用回头,也能感应到背后风驰电掣般毕竟的灵压,当即暗哼了一声。

这雷妖如果不施展刚才那诡异的血遁之术。要追上其御剑飞行速度,也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他当即取出一只玉瓶,从中取出一枚金元丹放入了嘴中,催化药力的同时另一手中握住了一枚上品灵石,疯狂汲取其中的法力。

在一颗接着一颗的吞服金元丹及灵石的加持下,体内快要枯竭的法力飞快的充盈了起来,而脚下的金色剑光也陡然一亮,速度立刻又加快了不少。

如此又过了约莫一个时辰后,雷妖通过体内一种诡异法力运转之下。终于也缓过气来,再次张口吐出数口精血,施展出血雷遁之术,提速往前追去。

而柳鸣此时也依靠大把丹药和灵石恢复了元气。一咬牙下,背上银光一闪,再次浮现出了一对银色肉翅。一个展翅之下,化身为一道银光。往前飞窜而去。

“这位人族小友,老夫并无其他意思。只要小友将秘境之中的天妖精血交还给我,其他事情在下可以不予追究,保证放你安然离开如何?”柳鸣耳中轰隆隆声一响,赫然是烈震天的声音传了过来。

柳鸣闻听此言,冷声一笑,根本不加理会半分。

他在雷池山秘境杀了雷妖弟子,那天妖精血现如今也被吞进了肚中,拿什么还回去。

退一步来说,就算他手上有天妖精血,交出去的话,决计还是死路一条,雷妖这种话他可是半点不信的。

金光一闪,柳鸣绕过前方的一座山峰,继续朝远处飞去。

“哼,烈某已经做出了让步,阁下可不要不知好歹!这天妖精血对你也无甚大用,何必白白为此丢了性命?”烈震天的声音继续传了过来,威胁之意显露分明。

然而不管他说什么,前方的柳鸣却始终是一言不发。

烈震天见此勃然大怒,知道言语不可能打动柳鸣,心中一横下,也不再说话,全力催动体内法力,周遭的景物飞快往后退去,破空的风声一阵紧过一阵。

他不信柳鸣区区一名化晶期的修士,在如此接二连三的催动秘术飞遁,能够坚持多久。

一旦其法力耗尽,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

接下来的时间里,二者之间出现了颇为诡异的一幕。

烈震天所化紫色遁光紧追柳鸣所化金色剑光不放,但每隔一段时间,紫色遁光便会速度大增,而金色剑光也极有默契的同样提速起来,二者就这般忽快忽慢,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这一追便是大半月之久。

让烈震天万万没有料到的是,柳鸣当初不知炼制了多少颗金元丹,须弥戒中灵石更是充沛之极,在数以百计的金元丹和数以百万计的灵石的疯狂补给之下,竟一路硬生生坚持了下来。

而柳鸣在途中也不敢往热闹人多的地方去,毕竟他对南蛮之地不是很熟悉,生怕雷妖会趁此召唤更多妖修或是蛮族修士加以阻拦,心中一横下,干脆朝着偏僻之处奔逃而去。

而他最熟悉的地方,自然就是那猪龙山脉了。

好在雷池山距离此山脉并不算太远。

这一日,连绵不绝的猪龙山脉某处低矮山峰上方,一道金色剑光“嗖”的一下呼啸而过、

与此同时,前方一侧不远处一片黑云正要从面前横向飞过,其中隐隐传出阵阵嗡鸣声。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