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5离开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1-07    作者:忘语


魔化柳鸣只是脸孔微微一抽搐,单足猛地一弯,身形就弩箭般向美妇冲去,并一拳击出。

“道友且听我一言,我有个天大秘密……”蛇发美妇此时气息紊乱,浑身松软无力,看到魔化柳鸣攻来,根本无力再躲闪什么,只能急忙大叫一声。

“砰”的一声。

妇人话语还未说完,就被重重击飞出去,接着人影一闪,“柳鸣”又鬼魅般的出现在其上空,然后再是一拳击下。

“轰”的一声。

蛇发妇人惨叫之后,就浑身骨骼尽碎的重重落到地上一个大坑中,再也无法动弹分毫了,几乎和柳鸣魔化前的情形如出一辙。

这时,“柳鸣”人影再一个模糊,就鬼魅般的出现在下方大坑中,并毫不客气的用独足冲蛇发美妇头颅狠狠一踩而去。

“不……”这位金蛮老祖大叫大叫一声的同时,正颗头颅就如同西瓜般的爆裂而开,血肉碎骨当即飞溅了一地,连里面精魂都同时被一踩而灭。

魔化柳鸣仍然没有罢手意思,独臂再一个模糊的向无头尸体一抓而去,当即无数爪影狂卷而出,瞬间就将尸体抓成了无数碎肉,然后再仰首一声长啸,似乎满腔的残暴之意仍未彻底发泄出来。

忽然“柳鸣”独臂在往碎肉中一抓,蓦然多出了一个晶莹小瓶来。

正是那一瓶天妖精血。

“柳鸣”只是用鼻子隔着盖子嗅了嗅,就就忽然五指一用力,将瓶子瞬间捏个粉碎。然后大口猛然一吸。

魔化身躯中的柳鸣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禁骇然失色。但苦于仍旧无法控制身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口将那一滴天妖精血吸了下去。

要知道。这天妖精血乃是妖族圣物,从此前奎木尊者口中听到的情况来看,不是妖族之人服用,后果绝对不堪设想的。

就在柳鸣大惊失色的识货,随之那滴精血的入腹中,一股强大的暖流瞬间传遍全身,随即便是涨裂般的刺痛感。

“柳鸣”一声闷响后,便“咕咚”一下的应声栽倒地上,接着面孔扭曲异常。在地上疯狂的打滚起来。

魔化身躯内的柳鸣,更是脑海中“轰”的一声后,就此失去了意识,彻底昏厥了过去。

瞬间工夫,一股血色雾气从其体内一冲而出,并疯狂转动而起,将柳鸣身躯彻底包裹起来。

柳鸣顿时平静下来,身上伤势竟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痊愈起来,原本残缺的另一半身躯也在无数血丝“嗤嗤”的交织中。飞快恢复如初。

片刻后,柳鸣身躯就再次恢复完整,但就在这时,“噗”的一声。其身上当即又浮现出滚滚黑气,并和血色雾气对头般的数年交织一起,互不相让。并发出剧烈碰撞,让附近虚空都为之一阵嗡嗡作响。

与此同时。柳鸣体表高温度却开始急剧增加,肌肉一块块的以惊人速度的凸鼓而起。并且肌肤慢慢鲜红似血,并有一根根乌黑血管暴突而出,看起来十分的恐怖,仿佛整个身躯马上就要爆裂而开一般。

就在这时,柳鸣腹部忽然白光一闪,一个黄豆大小的晶莹气泡虚影,竟然诡异的浮现而出。

“砰”“砰“两声,柳鸣腰间的两只皮袋瞬间爆裂而开,露出了飞颅和骨蝎的身影来,但全都昏迷不醒的悬浮在原处。

而柳鸣身上更是银光一闪,一个巴掌大小的粉红章鱼也凭空浮现而出。

就在这时,晶莹气泡虚影只是滴溜溜一转,一片五色光霞一卷而出,一碰到血色雾气后,竟将其中一部分血雾分离而出,几个卷动之下,分别送入到飞颅骨蝎和迷你章鱼等灵宠体内。

这些被分出的血雾有些发暗,似乎和原先的血雾成分隐约有些不同的样子。

与此同时,剩下血雾在五色光霞作用下,瞬间和黑雾融为一体,并飞快没入柳鸣身躯中。

柳鸣身上的各种惊人异状,顿时飞快消失,呼吸渐渐平缓下来。

同一时间,原本重伤的骨蝎飞颅在吸入部分分离出暗色血雾后,体表各种伤势同样飞快恢复如初,但落在地上后,仍昏迷不醒着。

迷你章鱼也同样如此。

一时间,整个草地静悄悄一片。

同一时间,离开雷池山不知道多少里之外的一座终年云雾缭绕的巨大山谷深处,某个山洞密室之中。

“噗”的一声!

蒲团上一名满头蛇发的中年美妇,忽然身躯往前一倾,吐出一大口鲜血。

“谁,是谁灭了我的临时化身。难道是雷铁二妖亲自出手?不对,以这两个老家伙性格,在试炼没有结束前,绝不会如此做的。难道是这两个老怪物门下的哪一个弟子。”蛇发美妇眼神阴冷的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鲜血,满脸惊疑不定的神色。

柳鸣这一昏睡,就足足一日之久。

一日之后,他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目,并第一时间就发现自己手足齐全,身上那丝毫伤痕没有。

而旁边躺着的骨蝎飞颅也是如此,只是仍然深处沉睡之中。

柳鸣自然又惊又喜,再目光一扫身上的迷你章鱼后,当即将其一把抓起,并飞快从身上摸出三个备用皮袋,将三头灵宠全都装入了其中。

这时,他用神识仔细检查三头灵宠,这发现骨蝎等灵宠不光伤势尽去,体内竟还都蕴藏着一种恐怖之极的未知能量,竟让三者同时身处进阶变异之中。

柳鸣仔细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却对自己汲取天妖精血后的记忆一点记没有,但这一切显然都和这妖族圣物有关的。

他脸色阴晴不定的思量了一会儿,心中隐约有几种猜测,却无法最终确定什么,只能摇摇头的将此事先放在脑后。

现在对他来说,自然还是快些离开此地为妙。

他回过神后,飞快的将黄莹身上东西一收而起,并捡起了奎木尊者所留下的那枚储物戒。

相比柳鸣手中的须弥戒,这奎木的储物戒容量仅有其三分之一,他用神识往其中一扫而过,便在角落之处,发现一张散发着淡淡金光的符箓,而其上面赫然有一个“挪”字。

他心念一动之下,当即将其取出,捏于手中,并来到禁制中心的祭坛之上。

但见祭坛中央,铭印着一座传送法阵。

柳鸣心念一转之下,便大步走上前去,单手一扬,打出一道法决去……

法阵中一道白蒙蒙的亮光闪起,柳鸣只觉一阵白光刺目,耳边一声巨响,下一刻,便出现在了另一个看似陌生的高台上,附近隐约还有几名妖族守卫。

他想都没想的手臂一挥,就将体内法力注入到手中的大挪移符箓中,当即一阵金光飞卷而出,再次将其包裹起。

“嗖”的一声传来,柳鸣便化作一道金光,在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那几名妖族守卫不禁目瞪口呆了!

四周环境一模糊之下,柳鸣便出现在了一处陌生的悬崖边上。

此处距离雷池山秘境入口,已有数百里的距离。

柳鸣方一现出身形,就毫不迟疑的腾空而起,化为一道金色遁光的破空而去。

与此同时,距离雷池山秘境祭坛不远处的一座陡峭的山峰之巅,一身青袍的烈震天正闭目盘膝而坐。

突然,他眉头一簇,蓦然一声轻“咦”出口,双目猛然一睁而开。

“刚刚的空间波动……难道是有人出了秘境?”雷妖心中一动下,一股神识立刻散发了出去。

“不好!”

当他发现柳鸣现身的高台处乱成一片,空气中残留着一股淡淡的空间波动,几名妖族修士正手忙脚乱的掏出阵盘,要向什么人回禀的时候,当即面色大变的飞身而起。

袖袍一抖之下,一个巴掌大小的青色阵盘无声的出现在其手掌之中,同时一道法决飞快打在上面。

阵盘之上顿时浮现出一片朦胧的光幕,而光幕一侧一点亮芒正忽明忽暗之下,飞快的远离中心而去。

烈震天冷哼一声,将阵盘一收而起,同时体表紫色霞光一卷,化作一道紫色惊虹的朝某处方向激射而去。

而在柳鸣脱离秘境的同时,雷池山腹另一处密室中,一名身着黑色长袍,双目紧闭的黑面妖族大汉,猛然睁开双眼,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此人正是铁妖宗延。

他凭借天象境修为,自然也感应到了方才那一缕空间波动,并紧接着发现雷妖的气息骤然破空而去,心念一动之下,当下身形一个模糊下,凭空从原地消失。

半盏茶工夫后,雷池山秘境之中,一身玄袍的铁妖凌空而立,眼中精光四射,瞬间释放出强大的天象境神识,顿时一股强烈的精神波动轻易覆盖了整个禁地。

下一刻,他就猛然发现,偌大的秘境禁地之中,一个活着的妖修弟子也无。

最令其惊怒的是,秘境中心处的祭坛禁制全开,连那天妖精血都不见了踪影!

铁妖脸色阴沉如水,翻手取出一个阵盘,口中念念有词之下,一连串的白色小字在阵盘之上一闪而现,并在一个闪烁之中消失了踪影。

离雷池山百余里外的一道疾驰的紫光之中,烈震天目光一扫手中阵盘上传来的信息,双目顿时仿若喷火。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