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8灰色令牌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0-30    作者:忘语


漫天紫色雷云轰鸣之下,竟化为无数紫色电弧的倾泻而下,并一闪即逝的全都没入柳鸣手臂中,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鸣再两手一搓,往外一分,一声“轰鸣”,一条银紫交织的碗口粗电弧便弹射而出,只是一闪,就洞穿巨狼身躯而过。

此狼一声哀鸣,就凭空溃散消失,重新化为一对飞刀和圆珠的从空中坠落而下。

长脸妖修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大袖一舞,就将两件法宝雏形全都一收而回,但再深吸一口气后,忽然仰首一声长啸,身躯骤然间狂涨巨大,将身上衣衫瞬间撑破后,就化为了一只马首狼身背生双持的怪物。

此兽背后双翅只是一扇,就骤然一个模糊的在原地消失不见。

柳鸣见此,想都不想的猛然反手一拳,向身后虚空砸出。

“轰”的一声。

刚刚在柳鸣身后一闪而现的马首妖兽,当即被柳鸣一拳砸了正着,被其双爪一架之后,一个跌跄的倒退出去。

就在这时,柳鸣却身躯一晃,反化为三道虚影的一冲而上。

马首怪兽见此大怒,不等自己身形站稳,一张口,一片紫光冲三道虚影一喷而去。

“砰”“砰”两声,其中两道虚影瞬间被紫光一卷而灭,只有第三道虚影,蓦然一扭腰肢,竟从不可思议角度一下避过了紫光,并再一个模糊后就鬼魅般的出现在马首怪兽跟前,并面无比表情的一拳砸出。

被黑紫色鳞片包裹的拳头尚未真捣出,就先“噗”的一声,一条黑色雾蛟就带着庞然巨力的一冲而出。

马首怪兽面色一狞,再一张口,黄色圆珠一喷而出,同时两只前爪一动,当即在嗤嗤声中幻化出密密麻麻的爪影,反向对方一抓而去。

又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黑色雾蛟和黄色圆珠撞到一起后,一个当场溃散一个则一颤的反弹而开。

而紫色拳头却在一模糊之后,直接撕裂爪影,再一次被马首怪兽的I两只前爪交叉一挡而下。

这一次,此兽因为事先有了准备,除了身形晃了一晃后,竟然并没有被一拳击飞。

怪兽目中凶光一闪,双翅微一扇马上就要施展厉害手段加以反击。

就在这时,被其挡住的紫色拳头后的袖口中,却“噗”的一声轻响,一团黑气从中激悳射而出,再滴溜溜一凝后,就化为了一颗男人头颅,并且只是一晃,满头绿发就闪电般激悳射而出化为一张巨大丝网的一罩而下。

正是飞颅。

此魔头不知何时被柳鸣悄然放出,并早悄然藏在袖中,并直在这时才突然放出。

如此诡异的出现方式,马首怪兽自然万万未曾料到,如此近距离下再想避开也根本来不及,当即被丝网罩住,并被瞬间缠了个结结实实。

怪兽当即大惊的一声低吼一张口,浑身当即紫气滚滚,就将这丝网一撑而开,就要脱身而走。

但近在咫尺的处的柳鸣,又岂会再给其机会,一声冷笑后一只拳头一阵劈啪乱响后,表面当即浮现出一层层银色电弧,再猛然一抖手腕,就一个模糊的出现在怪兽背后,并狠狠砸在了其背后紫气上。

“砰”的一下,浓浓紫气瞬间崩溃而开,并传出清脆的骨裂之声。

柳鸣此时的力气之大,便是一座小山也能一拳打爆,更何况是一具肉身。

马首怪兽纵然也算肉身强大,但也哇的一声张口喷出一口鲜血,鲜血之中还带有不少内脏碎块整个身体更仿佛破麻般的直坠而下,重重砸在地面上,凭空现出一个大坑来。

怪兽一声哀鸣后,体表紫气一散后,竟重新恢复成了人形的长脸妖修。

此时的长脸妖修,不但身上紫袍破破烂烂,脸上更是苍白无血,即使一个翻身,从坑中站了起来,但背上的脊椎骨已经被震断,肋骨也断了好几根,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坠起来。

附近的坑中泥土中忽然破空声一响,十几道黑丝丝毫征兆没有的冲激悳射而出。

长脸妖修一惊,刚想身躯一晃的躲避,却突然感觉浑身一阵酸痛,动作竟为之慢了大半。

那些黑丝一闪即逝后,就全没入其小腿之中。

长脸妖修大怒的一掌向附近地面一拍而出。

“砰”的一声。

附近泥土一阵飞溅,一头巴掌大小的银色骨蝎就夹在其中的飞射而出,一个模糊后,就遁出了十几丈外,才一个掉头过来,死死盯着妖修。

长脸妖修却根本顾不得骨蝎,只是一低首,就看到小退表面赫然多出了十几个黑色血洞,漆黑的毒血咕咕冒了出来,同时一股麻痹之意正从伤口处向四面八方护散而开。

此妖顿时又惊又怒,急忙提气凝聚身上法力就要将毒性暂时封印中。

就在这此刻,其背后黑影一闪,柳鸣就鬼魅般现身而出,只是袖子一抖,大片黑光就从其背后一卷而出,将此妖罩在了里面。

长脸妖修只觉眼前一模糊,就已经身处一个漆黑空间之中,正大惊的要做出何反应时,就从四面八方突然幻化出十几根黑色触手,只是一个舞动,就将其缠了个结结实实。

“噗”的一声。

柳鸣身形从其身旁无声浮现而出,同时一道若隐若现的金色剑影,一闪而逝的从其额头上洞穿而过。

“你······”长脸妖修脸上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下一刻,其额头上出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孔洞,鲜血汩汩流出,其中精魂还未遁出,便被凌厉的剑气绞灭掉了。

此妖修兀自瞪着柳鸣,眼中的神采却极快的暗淡了下去,并“轰然”一声的倒在了地上。

柳鸣看着眼前的妖修,摇摇头后,袖子一抖,漫天黑光便瞬间消退而去,重新出现在了原先所在的大坑之中。

说起来,此妖修的实力明显不是其先前斩杀过的两名真丹境修士可以相比的,甚至说不定比不久前碰到的那名使用拂尘的中年男子还,要更胜上一筹。

不过既然对方可能和雷妖大有联系,并且一见面就冲其大下毒手,其自然也不会再保留实力的客气什么。

柳鸣心中思量着,单手一招之下,便将两柄紫色飞刀及那颗戊曲珠,一并摄入手中,不及细看便直接抛入了须弥戒中,随后又从长脸妖修尸体腰间摸出了一个储物手镯,匆匆一看后,不禁轻咦了一声,单手往储物镯上一摸后,当即掏出一块灰蒙蒙的令牌。

他双目一眯,当即仔细打量了此物起来。

此令牌只有拳头大小,弥漫着丝丝妖气,似乎是妖族之物,在正面铭刻着一只四不像的古怪妖物图案,而其背面则是一副简图。

柳鸣仔细推算了半天,才终于看出应该是这秘境的大概地形图,只上面标记甚少,只有寥寥数笔绘制而成,一时之间根本无法读懂。

他眉头一皱后,再用精神力尝试探入其中,结果令牌表面的灰光一闪后,直接将神识隔断,让其丝毫无法探知这令牌中奥秘。

柳鸣把玩着此令牌,当即整个人陷入了沉吟之中。

毫无疑问,此物应该是某种特定信物,而且很可能和雷妖大有关系,至于是做什么的,就不好说了。

可能是一件身份令牌,也可能某种禁制的钥匙······

柳鸣思量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摇摇头的将令牌一收而起,将两头灵宠再一收而起后,再次进入洞中,盘膝而坐并取出一枚金元丹服下,手握灵石的迅速恢复起了法力。

为了对付先前的厉害妖修,他可颇费了一番法力。

半日之后,柳鸣体悳内的法力便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当即整了整衣衫,走出了山洞,朝某个方向继续腾空前行起来。

此时距离其绘制图腾堪堪二十日左右,只要有左肩上的车患图腾之力,其修为便可以被隐藏起来,气息也一并收敛的难以被发现,只要多注意一些,倒也不害怕那些真丹境异族修士偷袭。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快些找出秘境的出口所在,否则等雷妖真想要处理他们这些秘境中的囚徒时,就一切都晚了

一日后,当他途径秘境之中一座黑色山脉之时,一道黄光一闪的朝其飞速遁形而来。

黄色遁光身后,则是一道绿影紧追不放,并不时的从绿影中吐出阵阵绿色火焰。

黄色遁光忽然一个停滞,露出一名身披黄色裙衫的女修身影,单手一扬之后,便是一团金色火焰激悳射而出。

“轰”的一声传来,金色火焰与绿色火焰在虚空中一个碰撞之后便炸裂开来,将绿影微微震退。

随之黄衣女目光一转之下,似乎发现了柳鸣,急忙一催遁光,向柳鸣方向所在飞遁而来。

柳鸣眉头一皱,自然没有管闲事的意思,身形一转,当即打算驱云避开。

就在这时,后面绿影光芒一凝,化为一头绿色巨狼,仰首一声狰狞长啸后,蓦然大口一张。

“轰”的一声。

半空中突然浮现一颗绿蒙蒙的巨大狼首,足有亩许般巨大,大口一张,就獠牙毕露的向下一咬而去,要将黄衣女子连同柳鸣全都一口吞下。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