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6惊疑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0-29    作者:忘语


下方毫无回应,而湖面早已再度恢复了先前的平静,彷如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柳鸣见此,冷笑了一声,身上骤然腾起一道漆黑的雾蛟,单手一挥下,雾蛟脱体而出,在一声清越的龙吟声下,一闪的没入了水面之下。

“砰”的一声,一朵巨大水花冲天而起!

水光之中,一个黑乎乎的人影跳窜了出来,而其身后,一条黑色雾龙兀自紧紧的追赶而来。

黑色人影单手一挥,身前亮起了几团淡白色的水球,并一闪即逝的纷纷落在了雾龙身上,几声闷响过后,顿时将雾龙炸得溃散开来。

“阁下总算舍得出来了,不知为何要无故偷袭本人?”柳鸣单手一招,溃散雾龙化为一片黑气的飞卷而回,并一闪的融进其体内。

而对方是一名身材颇为矮小的男子,全身裹在黑衣之中,只露出了一对绿油油的小眼,似乎没有想到柳鸣会有此一问,不禁诧异的看了过来。

“看来你是刚刚进来的新人吧?既然如此,那就把你的精魄乖乖交给我吧!”黑衣男子声音嘶哑的怪笑了两声,身体一动,便要再次动手。

柳鸣闻言,看向男子的目光当即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

黑衣男子看到了柳鸣的眼神,心中莫名感到一丝不妙,心念一转下,当即果断的不进反退起来。

但就在此时,无边黑光骤然从柳鸣身后翻滚而出,只是超前一个反卷,就一下笼罩了方圆数十丈的空间。

黑衣男子只觉眼前一黑,便落入了冥狱空间,五感顿时一阵模糊不清起来,心中顿时又惊又怒。

但此人身为真丹境修士,只是一个恍惚,便立刻反应过来。一声怒吼后,身上徒然水光大盛之下,猛然爆裂开来,无数水气蒸腾下。转眼间便将冥狱空间震散开来。

但是他等其看清外面情况,面前寒意一卷,眼前景象便忽然一乱,整个天地骤然颠倒了过来。

他头颅竟在破开冥域的瞬间,被一柄几乎无法觉察到的淡金色飞剑一卷切下,速度之快,让其没有感应到丝毫的痛苦。

“噗”的一声,其精魂化为一团绿光的冲天而其,想要惊怒的就此逃之夭夭掉。

但那道切下其透露的淡金色飞剑,只是一个盘旋。就再次化为密密麻麻金色剑气激射而出,瞬间将精魂洞穿个千疮百孔,最终一声哀鸣的化为了乌有。

这时,柳鸣才单手一招之下,淡金色飞剑便“嗖”的一声飞回了眉心中间。不见了踪影。

从他催动冥域神通,到放出虚空飞剑击杀对方并收回,前后不过三四个呼吸的工夫。

此时,黑衣男子的无头尸体才无力得往下坠落而去,脖劲处涌出的鲜血在空中留下了一串残影。

柳鸣长吐一口气,脸上神色微微一松。

他能这般轻易的就斩杀了一名真丹初期修士,自己也有些大出意外的。

看来。一是这黑衣男子实力在真丹修士中也算是最低阶存在。

二是对方没有料到其冥狱神通的诡异和元灵飞剑隐匿,才能这般憋屈的被一击斩杀。否则黑衣男子只要被冥狱困住瞬间,先施展出防御手段,柳鸣都无法这般轻易得手的。

柳鸣心中思量着,袖子一抖,一股黑气一卷而出。将黑衣男子的尸体一卷的拉回身前。

就在这时,此尸体忽然一阵模糊后,竟化为一个上半身是鸟,下半身是鱼的狰狞怪物,胸口之上。更布满了指甲大小的鳞片。

“原来也是一个妖修。”

柳鸣喃一声,单手一招之下,从黑衣男子尸体上卷起了一个布满鳞片花纹的储物符,并直接摄到了手中。

他神识在储物符中微微一扫,当即失望之极的摇了摇头,随手将之收了起来。

这储物符中除了些许灵石和一些寻常丹药,便没有其他的值得一看的东西了,甚至连一件极品灵器也没有。

看来此妖修不是真穷的可以,就极有可能是妖族之中的守旧之人。

说起来,妖族修士由于天赋异禀,寿元绵长,且肉身比人族要强大的多,故而从太古开始,妖族之人起初是不屑于借助灵器,法宝这样的外力,认为这是取巧,不是修炼的正途。

“与其浪费时间在外物之上,不如多花些心思修炼本命神通。”

这是在妖族之中,极为流行的一句古谚,从古至今,有很多的妖族都抱着这种心思,其实也是有道理的,毕竟很多妖修本体一旦修炼到一定程度,便能远超一般的灵器法宝了。

然而随着无数岁月的沉淀之下,数之不尽的妖族修士在和人类修士争斗之时,都死在了对方层出不穷的法宝灵器之下,有些甚至还是修为远超对方的存在。

如此耳濡目染之下,越来越多的妖族,也慢慢的开始转变了想法,开始祭炼法宝灵器这样的外力辅助了。

但时至今日,仍旧有一些妖族份子还继续保留着远古妖族的想法,并不愿使用什么灵器法宝,只是一味苦修,将自己肢体加以祭炼成宝物。

柳鸣放出数枚火球将半鸟半鱼的尸体处理掉后,便悬于半空之中,静静的思量起来。

刚刚这个鱼人的话,让他颇为的在意。

慈悲个“这里的情况”,”新人“这些词汇里,他大致推测出此地还有不少其他修士,似乎还都被关了不短一段时间样子。

至于雷妖做出此事的目的是什么,却让他一时还猜测不出来。

“算了,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柳鸣面容一阵阴晴不定后,还是摇摇头后,一掐诀的继续驱云前行。

……

两日后。

一处不大的山谷之中,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但见山谷上方,两道人影正时合时分的彼此搅在一起,不时有激烈的各色光芒乱窜,爆发出一阵阵强烈的空间波动。

峡谷两侧的山石被二人激战所波及,不停的隆隆震动起来。大块大块的石头滚滚而下。

其中一道人影,头戴一只诡异的巨猿面具,正是柳鸣。

但见其手指轻弹间,三道金光蒙蒙的剑气激射而出。在刺耳的破空声中,直取对方三处要害。

然而就在此时,三道血芒一闪之下,便分别迎向了三道剑气,随着“噗”“噗”“噗”三声接连响起,两两相撞之下,顿时爆发出一阵阵绚丽夺目的光芒。

柳鸣神色一动下,身上黑气滚滚而出,整个人顿时化为了一道朦胧的黑影,直射向了半空。

几乎在同一时间。半空之中另一道血影一闪而现,血芒后,露出了其中一名身着血红色服饰的中年男子,手中持着一柄尺许长的雪白拂尘。

柳鸣低喝一声,双手一个模糊下。一层密集的黑色拳影便朝着中年男子直击过去。

拳影刚行至半途,便被一道淡白色的霞光一下圈住,并发出一声闷响的消融于无形。

此刻中年男子才一收拂尘,身体也同时后退了两步。

“道友实力高深莫测,你我本就同为人族修士,也并无深仇大恨,再继续拼斗下去。对谁都不没有好处,不如就此罢手如何?“中年男子目光闪动了几下后,手中拂尘一甩,并没有继续进攻,而是口中淡淡的说道。

“好,在下也有此意。”柳鸣闻言微微一怔。稍一思量过后,便点了点头的应允道:

“如此甚好,希望不久后还能和再看到道友,这里的人族修士可并不多的。”中年男子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冲着柳鸣微一拱手后,便缓缓往后飞去,目光却始终不离柳鸣的身体。

等他后退了百余丈后,才一个转身,手中拂尘一甩之下,化作一道白色遁光,朝远处天际飞快的飞去了。

柳鸣目光也是紧盯着中年男子,等其渐渐消失在天边后,才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来。

这中年男子是一名真丹初期修士,但战斗经验值丰富实力之强和先前的那名黑衣妖修根本是天壤之别。

此人和柳鸣一样,不仅所会秘术众多,**也是异常的强悍,至于手中的拂尘,也是一件攻守兼备的法宝雏形,威能不小。

两者争斗了十余招后,便心知肚明,除非真都施展出拼命手段,否则再斗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还会白白耗费了法力。

这才会有对方主动罢手的一幕。

柳鸣目光闪动几下或,忽然一个转身,朝着中年男子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

由于这秘境之中并没有白天黑夜的变化,根据他心中粗略估计,来到这里已有差不多三四天的时间了,而通过这期间遭遇到的数名异强者,其隐隐约约间总算搞清楚了一些情况。

一切都和他猜测的差不多,原来这个出入口在雷池山某处秘境中的各族修士,都是被雷妖和南蛮另一天象境铁妖宗延抓来的。

如要追溯至最早被抓来之人,则距今起码不下十余年了。

但是奇怪的是,所有被投入这里的各族修士,各种随身携带的宝物灵器等东西却没有搜走分毫,并且两大天象妖族强者也从不干涉秘境中发生的任何事情。

而此地天地灵气却比外界稀薄了不少,恢复法力的速度也相对较慢,故而除了借用丹药符箓外,也有一些妖修会通过击杀别的修士,抢夺丹药灵石和抽取精魂来进行补食自身。

这样一来,也就造成了此处危机四伏,争斗不断的局面,原本秘境中还有一些凝液化晶境的各族修士,都早被这些真丹境存在追杀个一干二净了。

现在的柳鸣,恐怕算是这秘境中唯一的真丹以下修士了。

(第一更)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