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3斗剑丹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0-12    作者:忘语


柳鸣转身走进了洞府的炼丹房中,静候了两个时辰,成功炼制出数枚普通蕴灵丹后,便将六神鼎一收而起的时候,脑海中仍然满是太上长悳老之类的话语。

所谓太上长悳老,和一般执事长悳老以及各峰支脉长悳老全都不同,能够列入其中的唯一标准,就是修为达到了天象境界的存在。

在太清门中,无论是原先是何等身份,但只要一旦进阶到了天象境,就立刻可成为宗内太上长悳老,能够在太清门中拥莫大的权利和拥有难以想象的资源供给,并成为太清门的真正中流砥柱。

而根据柳鸣所知,即使太清门身为四大太宗之一,天象境太上长悳老,也不过只有十几人。

他以前在离合宫见到的那位符指,就是其中之一。

太清门这些太上长悳老,放在整个中天大陆上也是抬手举足间,就能轻易碾压普通宗门的真正强横存在。

他虽然不知道,这位太上长悳老为何会突然需要一名剑道与丹药都通晓的弟子过去,但既然给予二十万贡献点和计宗门一件大功劳的酬劳,想来此事对这位天象境强者来说,也是十分要紧之事。

看来他这一次过去,必须全力配合,务必让这位太上长悳老满意才行。

柳鸣想到这里,当即离开了丹室,到卧室中呼呼大睡起来,好为明天的事情,好好养精蓄锐一番。

第二日一大清早·柳鸣便神清气爽的离开了洞府,驱云直接往宗门执法殿方向疾驰而去。

半个时辰过后,他黑云一散的落在了执法殿所在山峰上,结果方一踏进执法殿大门,那位赵副殿主竟然已经等在了那里。

“好,你总算来了。跟我来吧!”

这位赵殿主一见柳鸣,当即面上一喜,当即冲其一招手后,就带其转身而走。

柳鸣自然答应一声的紧跟了过去。

结果二人一前一后,不久就来到执法殿后方的一个偏殿内。

此处有十余个大小不一的传送法阵·且每一个上面的禁制光幕都颜色不同。

他先前来执法殿之时,也曾无意间瞟到过此处,至于这些传送阵传至何处,却无从知晓了。

未等柳鸣开口询问什么,这位赵殿递给柳鸣一张金光蒙蒙的符箓,随后用手一指某个传送法阵说道:

“看到那个一个淡绿色法阵吗,这是传送符·你只需拿着此符进入此法阵,即可直接送到这位太上长悳老的住处。”

“是,赵师伯。”柳鸣伸手接过传送符,恭敬的答应一声。

随之,他手持金色符箓,几步走进了法阵,法力一催之下,一道金光顿时从传送符箓之中飞出·一闪的没入了传送阵边缘中。

顿时整个法阵嗡嗡声一响,柳鸣只觉眼前绿光一盛,周围的虚空中微微一颤后,便再无法看清周围的一切。

下一刻,耳边传来“轰”的一声。

当他再次看清周围的一切之时,已经蓦然出现在了一个葱葱郁郁的小型空间内。

此空间不但,约有十几亩大小的模样·一眼望去四周满是绿色的气壁和,不知为何空间之中却显得分外的明亮。

柳鸣再目光一凝后,就轻易的看到前方不远处,有数间看似普普通通的茅屋和一间木亭,茅屋的一侧则是一片数亩大小的药田,里面种有无数灵气十足的灵草。

他一眼就发现了其中一味名叫引魂草赤红小草般灵药·先前一次拍卖会之中,一颗三百年火候的便拍出了近百万灵石的价格。

而其他的灵草灵药,他虽然无法一一认出,但想来也绝非凡品,都是一些外界罕见的珍稀灵草。

在这药田中中,除了这些灵草之外,还有几头灵禽栖息在一旁,每一头都气息不凡,其中一只五彩空去,转动细长脖颈看过来一眼后·竟让柳鸣都为之心中一跳。

就在这时,一间茅屋的门“吱呀”一声的从里一打而开·从中走出了两名老者。

二人都是大约五六十岁的样子,其中一名老者身穿白袍,长得鹤发童颜,另一名则是一身红袍,相貌普通,一头乱糟糟的花白头发,眼珠却呈淡蓝色。

柳鸣神识一扫之下,根本无法看出二人修为深浅显然都是超越真丹境的存在了。

“弟子柳鸣,见过两位太上长悳老。”柳鸣当即驻足原地,神色恭敬的朝二人遥遥躬身一礼。

“哦,你就是这次过来的帮忙的弟子,不错,小小年纪,法力倒是难得的精纯。”红袍老者目光如电的一扫柳鸣后,忽然嘿嘿一笑的说道。

其竟然一眼就看出了柳鸣法力远比一般内门弟子精纯的多。

“老夫钟意,正是此地的主人,也是发布任务之人。旁边这位是姚富文姚长悳老。”白袍老者打量柳鸣两眼后,同样露出满意之色的缓缓说道。

“原来是钟长悳老,姚长悳老。”柳鸣闻言一惊,急忙再次一礼。

虽是初次见面,但身为太清门不多的太上长悳老存在,二者姓名柳鸣却是早有所耳闻。

其中钟意是太清门唯一精通丹道的天象境长悳老,而姚富文则精通炼器之道。他二人与另外一名精通符箓之道的长悳老,并称为太清三灵,在整个太清门中是绝对超然的存在。

“好了,不必多礼了。钟师弟,那宝鼎,我就借于你再用上一段时间,待你完事之后再还于我即可。”姚福文朝柳鸣摆了摆手,随后转身朝身旁的白袍老者说道。

“那便多谢姚师兄割爱了,他日定当亲自登门,将此鼎还于姚兄。”钟意则非常客气的说道。

“钟师弟,此言差矣。你我都是上千年的师兄弟了,还与我如此客套作甚。好了,姚某还有其他事情,就不观摩师弟炼丹了,先行告辞。”红袍老者豪爽的哈哈一笑后,便化作一道红光,几个闪动过后,便消失在了神秘空间之中。

白袍老者见此,这才脸上笑容一收,再次转首冲柳鸣沉声说道:

“赵副殿主告诉我,你是一名炼丹师,且能炼制出地品级别的丹药,同时也曾修炼过太罡剑诀,对剑道也颇为精通。这可都是真的

“回禀太上长悳老,的确如此。”柳鸣不加思索的回道。

“很好,这样的话,倒是真能帮上一二的。我此番找你前来,是要你辅助我炼制一种上古丹药‘斗剑丹,。听到这个名字,你就明白为何要找你了。之前辅助我炼丹的一名弟子,因为修炼要闭关,无法辅助于我。而整个宗门内原本还有几人也能担当此任,但偏偏都有事外出了。而我却急需在近期内炼指出此丹大用,故而几经波折后,才找到你身上的……”

“弟子定当竭尽所能,辅助前辈炼成此丹。”柳鸣听闻此言方才恍然大悟,急忙再次一抱拳道。

“如此甚好!事成后,自然会有你的好处。事不宜迟,这便开始吧!你跟我过来。”钟意点点头后,冲柳鸣一招手,满意的说道。

随后,白袍老者带着柳鸣进入了其中的一间茅屋之内。

这间看似普通的茅屋,屋内别有洞天,赫然是一间四四方方的炼丹室,大约有十几丈面积大小,房内一侧简单的陈列着几个黄木的书柜和一张简朴的床,除此以外,便无其他了。

另一侧的地面之上,一个大约有寸许深的沟槽组成的法阵,隐约可见。

钟意走到法阵前,袖袍一抖,一只赤红色的小鼎激悳射而出,在空中滴溜溜的一转之后,便化作三四丈之高,“砰”的一声,重重的落在地面那沟槽所化法阵之上。

巨大鼎炉之上,红黄蓝三色符文清晰可见。

柳鸣见状微微一愣。

此鼎正是先前他在小炎界中所见的三味真焰鼎!

“接下来,我就将炼制这斗剑丹,你所要做的便是,在此丹即将凝丹之时,持续不断的放出剑气灌注到鼎炉之内即可。你既然是一名炼丹师,应该能知道何时为此丹凝丹之时。切记时机把握,不可太早亦不可太晚,不然此丹一旦无法吸收足量剑气,便无法顺利炼制而成了。”钟意冲柳鸣淡淡的吩咐道。

柳鸣闻言,自然恭敬答应一声。

钟意随之深吸一口气,双手十指骤然间一阵变换,一连数道法决打入面前的三味真焰鼎中。

巨鼎表面的三色符文顿时开始闪动不停,鼎盖也一飞而起,鼎口中不时有三色霞光席卷而出。

正在此时,“轰”的一声!

一道法决没入底部的法阵之中,一股炽热异常的赤色火龙冲天而起,并一个盘旋的将巨鼎底部包裹其中。

钟意袖子一抖,三枚储物符便出现在掌心,一连撕碎过后,一堆让柳鸣看的眼花缭乱,且大都叫不上名的材料,一股脑儿的悬在了其身前半空。

下一刻,白袍老者双袖接连飞舞,悬于身前材料全一波波的自行跳入鼎炉中,并且鼎盖一落而下的重新合上。

做完这一切后,钟意一边单手掐指计算火候,一边静静的等待起来,并时不时的朝鼎炉中打入几道法决,时刻控制着鼎外赤红火焰的温度。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