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梁宫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0-11    作者:忘语


“咦,这不是柳师弟吗?”柳鸣刚刚站稳身体,一个温软的女声便传了过来。

柳鸣转首看去,只见不远处走过来一位明黄色服饰的女子,双眸明亮,肤若凝脂,纤细的柳腰上扎着一条粉色丝带。

正是和他有过数面之缘的龙颜菲了。

“原来是龙师姐,真是许久不见了。”在此遇见此女,柳鸣略有些惊讶,但马上就坦然了,并一拱手的客气说道。

龙颜菲乃是天剑峰上的得意弟子,不但貌若天仙,气质出尘,一身修为更是已经到了化晶中期,在天剑峰中也是名气不小的。

“前些日子听闻柳师弟成功突破化晶期,颜菲还未来得及登门道贺,师弟不会怪罪吧。”龙颜菲浅浅一笑,眸光秋波流转的望向,柳鸣。

“龙师姐说笑了,在下也是侥幸才突破此境界的。”柳鸣苦笑一声的回道。

“对了,柳师弟你这位大忙人,今日怎么有闲暇来到我们天剑峰的?”龙颜菲淡淡一笑后,语气一转的问道。

柳鸣心中念头一转后,也就坦然的回道:

“不瞒师姐,在下这次来天剑峰其实是想求一门剑胚之体的炼制之法,好为灌注元灵飞剑做些准备。”

“元灵飞剑?剑胚之体?如此说来,柳师弟已经有剑胚之灵,以后打算走剑修之道了!”龙颜菲闻言,目光便是一闪,似乎意有所指一般。

“在下也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剑胚之灵的炼制之法,威力还算马马虎虎。”柳鸣心念略一转动后。面色如常的说道,同时其蓦然单手一个翻转。一道淡白色小剑虚影从手心中缓缓冒出,并蓦然一动不动起来。

龙颜菲呼吸不觉一顿。紧紧的盯着柳鸣指间上若隐若现的这枚剑胚之灵,片刻之后,美目中却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她一直以来方设法接近柳鸣,是为了要探查六阴真人遗留的太罡剑胚,可是眼前的这个剑胚之灵微弱之极,似乎刚刚练成不久的样子,并且形象和太罡剑胚大异,明显不是六阴所培育的那枚。

“剑修之人,不可能同时修炼两种截然不同的剑胚之灵。看来祖这位柳师弟还真没有得到先祖所留的剑胚之灵了。”

龙颜菲心中叹息了一声。但表面神色不变的说道:

“师弟修炼的这个剑胚之灵,倒也颇为不凡,可惜温养时日尚短,力量有些薄弱,即便是有了合适的剑胚之体,暂时也不适合熔炼元灵飞剑的。“

“师姐目光如炬,在下也不是立刻就要炼制出元灵飞剑,不过是想先取一门剑胚之体炼制之法,然后再去收集合适材料。慢慢加以炼制。”柳鸣如此的说道。

“既然如此,柳师弟便随我去见过一下梁师,他老人家正好掌管本脉的经阁,不过本脉的剑修秘术。向来是不往外流传的,能否求得,便看师弟的造化了。“龙颜菲想了一想后。如此回道。

柳鸣自然连声道谢。

随后两人便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中,走过面前的一排房屋。再通过后面一大片广场,又在建筑群中转了几转。来到一座灰黑色的阁楼之前。

此阁楼大门正上方,悬挂了一面巨大牌匾,用浓墨书写了“天剑经阁”四个硕大的古篆文,一撇一捺苍劲有力,流露出一派凌冽之气。

而阁楼之中,影影绰绰的能看到一排排的书架。

龙颜菲径直领着柳鸣走了进。

这时,柳鸣才发现,这间从外面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经阁,里面却颇为宽绰广大,一排排的檀木书架,在平整的水磨石地上整齐的排列着,架间则叠摞着一卷卷的经册。

但所有典籍经册均都被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光罩盖住,显然外人无法轻易接触。

龙颜菲并未在此多停留,而是径直来到了里间一处门扉之前。

“柳师弟还请在此稍等片刻,我进去和师尊禀明一下你的来意。”龙颜菲打了一声招呼,便走了进去。

柳鸣只好乖乖的站在外面,百无聊赖的四下打量这里的环境。

此处的经阁的规模,比起宗门的藏经阁自然要小了许多,但是收拾的很是干净整齐,每一排书架上都标了注解,分门别类的放好,看来镇守此处的人也是一个严谨的性子。

阁楼一层里侧,有一个红木阶梯,看样子是通往二楼的,只是不知楼上是否也放满了典籍。

没过多久,龙颜菲便从里面走了出来,并嫣然一笑的说道:

“家师梁宫长老正在里面,我已经和他说了师弟的来意,请进去吧。“

“多谢师姐。“柳鸣称谢了一声后,便走了进去。

龙颜菲静静的看了柳鸣的背影一眼,再略一思量后,便长袖轻摆的转身走出了经阁。

柳鸣推开门扉之后,里面赫然是一间颇为宽敞的房间,摆设却极其的简单,青石地板上靠着门边有两把硬木椅子,里面是一个同样颜色的宽大书桌。

一名身穿青色皂袍的高大男子,坐在书桌后面一把竹椅上,正摇头晃脑的捧着一卷白色书册。

“落幽峰弟子柳鸣,见过梁长老。”柳鸣站在门口,深深朝男子鞠躬行了一礼,恭敬的说道。

皂袍男子身子微微一动,似乎才注意到柳鸣的存在,抬头的看了过来。

结果柳鸣方一接触到对方的双目,双眼之中顿觉一阵眩晕刺痛,连对方面容都未看清,就直觉对方幽深双眸恍如一对晶亮的利剑,散发出刺骨的森然剑意。

柳鸣心中一震,灵海之中结晶顿时自动运转开来,精纯至极的法力顿时从一百五十三枚晶体中狂涌而出,并通过体内筋脉直冲双目,而神识海中静静悬浮的剑胚之灵,也散发出丝丝冰凉剑气,直透双目,这才堪堪抵住了皂袍男子目光之中的凌厉剑意。

皂袍男子见此,目光之中也闪过一丝讶色,手臂一抬,伸出一根手指朝柳鸣所在轻轻一指点出。

“嗤”的一声锐响!

一道纤细犹如发丝的剑气弹射而出,转眼间便到了柳鸣眼前。

剑气未至,一股如山般的凌厉剑意已经排山倒海的狂涌而来!

在柳鸣感应中,面前仿佛多出一柄擎天巨刃,让其几乎有一种喘不多气的窒息之感。

柳鸣大骇,不加思索手边亮起一道青色剑影,身体滴溜溜一个旋转,手臂模糊下,顷刻间不知劈出了多少道剑气。

密集的青色剑气斩在晶莹剑丝之上,却在噼啪声中纷纷溃散而灭,让此剑丝也微微一顿。

柳鸣手腕在一抖,青色飞剑“嗖”的一声激射而出,化为丈许长巨剑虚影的斩在了剑丝上。

“砰”的一声。

一团光球浮现而出,无数剑气四下迸射而出,眼看就要将四周一切全都斩了个稀巴烂。

对面皂袍男子只是袖子一抖,一股异样波动一卷过后,所有剑气全都一闪而灭。

同一时间,柳鸣却只觉一股巨力沛然而至,脸色一阵气血翻涌下,蹬蹬蹬连退了三步才堪堪站住了身体。

“不错,能接住蕴含我一成功力的天星剑气,看来你御剑之术倒也练的不错,过来吧。”皂袍男子这才目光一扫柳鸣,淡淡的说道。

“多些师叔手下留情!”

柳鸣也只能一咧嘴的躬身回道,再单手一招,将青色小剑重新收回了袖中,才恭敬的走了过去……这时,他已经看清楚了对方面容,赫然是一名四十来岁,手长臂宽,相貌古奇的男子

“你的事情,菲儿已经和我说过了,拿着这道令牌,自己去藏经阁二层挑选一门剑胚之体的炼制之术吧。不过有一事要事先提醒你,你并非本峰弟子,故而对于任何功法需要换取的贡献点,都将比本峰弟子高上三成的。”皂袍男子口中说着,并抬手抛过来一面银色令牌。

“多谢师叔成全。”柳鸣大喜,一把接过令牌。

“我和你师尊阴九灵是至交好友,和他提下梁宫,他自然就会知道了。若非如此,我也不会同意一名外峰弟子,轻易进入本脉经阁的。好了,你可以下去了。”皂袍男子又平静的说了两句,便单手一摆,又低首看起手中书册。

柳鸣闻言有些意外,当即再次躬身一礼,转身退了出去。

一盏茶工夫过后,经阁通往二楼的阶梯之上,柳鸣打量眼前一层淡到几近透明的结界。

他眉梢一动后,便翻手取出了那枚银色令牌,并将一些法力注入其中。

令牌之上顿时白光一阵流转,随后一道白色光柱从中一射而出。

下一刻,结界之上荡漾出了一圈圈的波纹,随后便出现了一个可供一人进入的空洞。

柳鸣见此一笑,收起令牌,迈步走向二楼走去。

二楼之上和一楼布置大体上一般无二,也是摆放了数排高大的檀木书架,不过上面的典籍都是以玉简的形式保存,并非实体的书册。

每块玉简之上,都挂了一面玉牌,上面清楚了标注出了玉简之中的内容和所需的贡献点,并同样有光幕笼罩其上。

(第一更)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