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九霄离合宫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0-04    作者:忘语


瘦高老者犹豫了半晌,便点了点头。

两人很快交换了东西,柳鸣将装有蕴阳芝的火红木盒收进了须弥戒后,心中这才松了口气。

这笔交易,他虽然吃了点亏,不过冷凝丹他可以随时炼制,能得到一件辅助化晶的灵物,他已经很满足了。

交易会仍旧在进行,冷凝丹和蕴阳芝的出现,使得现场的气氛顿时有些火热起来。

但对于下面的交易会,柳鸣便有些心不在焉了,其他的东西虽然珍贵,却并不入他的眼中。

大半个时辰后,交易会总算进行到了尾声。

当此前那名蒙面女修叹了口气,正欲将桌上那瓶从始至终都没有人问津的玉瓶收起来之时,一个声音从其背后响了起来。

“等一下,这位道友,这瓶琼玉液我要了,不过在下没有火蟾兽的内丹,还请开个价吧。”正是柳鸣拦住了正要返身离开的蒙面女修。

“六十……不,五十万灵石吧。”蒙面女修闻言一喜,看了柳鸣一眼,迟疑着说道。

一瓶琼玉液五十万灵石,这个价位比市价要低一点的。

柳鸣闻言,也没有再啰嗦什么,翻手取出了五十块上品灵石,递了过去。

如此,两人顺利完成了交易,蒙面女修感激的对柳鸣点了点头,很快便走了出去。

柳鸣握着手中的玉瓶,但觉一股凉意从中渗透出来,稍一思量过后,便将之收进了须弥戒中。

“叶道友。还请稍作留步。”

正当柳鸣要迈步离开之时,一个浑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抬首一望,赫然正是那名浮云子。此刻正满面笑容的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那名白衣女子。

“原来是浮云道友,不知唤住在下所为何事?”柳鸣眉头微微一皱,不动声色的问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问一下,道友身上可还有冷凝丹,在下想要交换一些。价格方面叶道友可以放心,必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浮云子看着柳鸣,颇为诚恳的言道。

其身后的白衣女子。此刻也期待的看着柳鸣。

“可能要让二位失望了,在下身上仅有那六枚冷凝丹,两位也看到了,方才已经全部换出去了。“柳鸣歉意的说道

“道友身上真的没有了吗?哪怕不是地品丹药也可以。“白衣女子忍不住说道。

“没有了,那六枚丹药也是在下数年前在一处坊市高价购买而来,要不是为了冲击化晶瓶颈,我也舍不得如此取出的。”柳鸣摇了摇头的叹了口气。

“叶道友是在何处得到的冷凝丹,不知可否相告一二?“浮云子神色一动,追问道。

“二位如果想要这丹药。可以去青苗山脉附近的长阳坊市碰碰运气,据我所知,那里这些年,似乎流传出了不少冷凝丹。入品的也有不少。”柳鸣淡淡的说道。

浮云子和白衣女子闻言,顿时一阵面面相觑起来,似乎有些将信将疑的样子。

毕竟。冷凝丹此等功效卓著,却又炼制极难的丹药。何曾有过大量现世的时候。

将二人的神色看在眼中,柳鸣没有再说什么。朝二人微一拱手,很快就告辞离开了。

走出了白玉殿堂,柳鸣掐动法诀,一道黑色遁光顿时冲天而起。

从浮云子二人的神情中,柳鸣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看来千会商盟仍旧没有放弃探查当年在长阳坊市出现的那名炼丹大师的下落。

今日自己一下拿出了六枚地品的冷凝丹,显然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怀疑。

不过这些事情,他都已经无法顾忌了,现阶段最重要的是进阶化晶期,否则一切都是白费。

小半日后,白玉殿堂一处偏殿之中,一身红袍的浮云子和白衣女子正相对而立。

“师尊,你觉得那人说的可是实话?”白衣女子脸上阴晴不定了好一会儿后,忍不住问道。

“那人言语之间,似乎隐藏了什么,估计是不想告诉我们那冷凝丹的真实来历。不过他提到了长阳坊市,当年碧穹幻宫开启之时,那里的确是出现过一位精擅冷凝丹的炼丹大师。或许,他并没有骗我们。”浮云子皱眉思考了一阵,轻叹道。

“莫非便是多年前,上面曾经要求我们留意的那人?”白衣女子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口中如此说道。

“不错。不管如何,这件事需要好好调查一番,毕竟地品冷凝丹对你突破瓶颈,进阶化晶期,也是大有帮助。”浮云子缓缓说道。

“多谢师尊挂念此事。”白衣女子顿时喜形于色的站起身,拱手言道。

……

没有多久日后,离宗两年的柳鸣,终于回到了万灵山脉。

不过他并没有先返回洞府,而是径直驱云来到了生死阁。

此处仍旧是淡淡黑雾缭绕,颇为阴森,和万灵山别处的人烟鼎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阁楼之中,那名中年执事正无所事事的坐在石台之后,翻阅着手中一本看似十分残破的典籍。

“方执事。”柳鸣踏进阁楼大门,远远的便打了声招呼。

前后来过生死阁几次,特别是前些年前来缴纳枯骨僧人等人的头颅后,柳鸣和这位中年执事,也渐渐熟悉了起来。

此人姓方名霖,性情虽然冷淡,为人还算不错,上次其支付过贡献点后,至今太清门一般弟子还无人知道击杀枯骨僧人的就是柳鸣

这的确为他省去了不少麻烦。

“哦,原来是你,此次来此,是又击杀了哪位邪修?”方执事目光一扫,发现是柳鸣后,当即将手中典籍往桌面上一放,站起身来,目光闪烁的说道,似乎有些期待的样子。

柳鸣见此,心中不由得微微一动,他隐约听说这位方执事异常痛恨邪道修士,当年甚至放弃了内门弟子的福利,来到了这生死阁担任执事之位,看来传言不虚。

他微微一笑,手在石台上一点,顿时数颗血淋淋的头颅和一团肉泥排排在了石台上。

“阁下这次倒是丰收,这些都是生死单的邪修,似乎还有排名前百的……嗯?”方执事见目光依次从这些头颅上一扫而过,当看到那团肉泥之时,神情顿时一滞。

不过下一刻,他就忽然手臂一动,一根手指瞬间点在了血泥上,而手指上一个看似普通的碧绿扳指霞光一卷后,十几枚绿色符文从中飘舞而出,瞬间没入血泥中。

不可思议的情形出现了!

暗红色的肉泥在霞光包裹下,一阵蠕动后,竟一个模糊的重新还原成了一颗栩栩如生的头颅,甚至面孔上还保留着其临死前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这莫非是生死单第一位的血帝子!”方执事愕然抬头,倒吸一口凉气的说道。

“正是。”柳鸣坦然的迎着男子看过来的目光,并未有迟疑的说道。

“好,很好!阁下真是好本事,竟然连血帝子也不是你的对手,这个妖人雄踞生死单首位已经有近百年了,便是本宗内门化晶修士出手,也不见得能击杀此人。你这次总算为本宗立下大功一件了。”方执事仿佛要重新认识柳鸣一般,上下将其看了好一会,才仰天大笑了几声,将手指从头颅一而回。

“在下也是侥幸偶遇罢了。”柳鸣不置可否的回道。

“好,你将令牌拿过来吧。”方执事见柳鸣不愿多说,自然也十分识趣的不会去多问,满脸兴奋的说道。

片刻之后,柳鸣身上的令牌之中,赫然多了一百零五万的贡献点。

“如此便多谢方执事了,对了,此事还请阁下继续帮忙保密,不要泄露在下的名字。”柳鸣说着,一翻手,又将令牌上贡献点再给方之时划去五千。

“这个自然,只要你肯花费贡献点,本阁自然有义务为你保密,这也是本阁的规矩之一。”方执事点点头的回道。

柳鸣笑了笑,转身便欲往外走去。

“提醒你一句,这血帝子出身十分神秘,不是寻常邪修,背后应该大有来历,师弟以后再外出的话,可要再多加小心。”方执事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多谢提醒。”柳鸣心中一凛,回头抱拳施了一礼后,便转身继续往大门外大步走去。

他前往天马草原之时,虽然已经改变了容貌,不过仍旧被血帝子等人追踪而至,看来以后要另寻一种改头换面之术才行。

出了生死阁,柳鸣便悄然回到了落幽峰的洞府之中。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除了去了一趟宗门坊市外,便没有再出门,而是一直待在洞府之中,一边养精蓄锐,一边为了进阶化晶,做着最后的准备。

六个月后,身着落幽峰内门弟子服饰的柳鸣,出现在了万灵山两座险峻山峰之间。

柳鸣静静的悬浮于半空中,任由山风扑打着一身衣衫,仰首望向高处。

但见两座山峰间的高空中,赫然悬浮着一座通体银白色的宫殿,高约百丈,通体用洁白无暇的美玉制成,散发着淡淡的莹光,精致华美之极。

柳鸣双目一凝之后,便看的清清楚楚,宫殿正门上悬挂着一块鎏金黑玉大匾,上面用金漆书写了“离合宫”三个大字。

(第二更)(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