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干尸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0-02    作者:忘语


柳鸣站起身来,单手虚空一抓,附近一团血帝子头颅所化肉泥当即冲天而起。

柳鸣袖子一抖,一道储物符化为白光的一卷而出,将这团肉泥收进其中,重新化为符箓的落在了其手中。

以生死阁那些执事的手段,别说是化为了肉泥,就算被炼化成了灰烬,恐怕都有办法重新还原出头颅原先模样,并判断出真假的。

柳鸣将符箓和血帝子身上的一个手镯般储物法器一收而起后,就转身仔细看了看身后碎裂而开的封印法阵。

“呼”的一声!

柳鸣一拳向法阵裂开处狠狠一捣而出。

一声巨响,无数碎石四溅而飞,地面上当即裂开了一道半丈大小的孔洞,下面黑乎乎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似乎是一个洞穴的样子。

柳鸣略一思量过后,便纵身跳了下去,同时催动体表滚滚黑气席卷而出,将身躯包裹起来,同时单手虚空一抓,就将九嶷骷髅盾扣在了手心中。。

洞穴并不是很深,几个呼吸工夫后,柳鸣便“砰”的一声轻轻的落在了底部。

洞穴并不大,不过十来丈大小,底部撒满了一层层细细白沙,并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黑气,隐隐还有一股腐朽的味道。

“咦,这是……”

柳鸣目光一转之下,便透过淡淡的黑气看到了洞穴一角,一具干枯的尸体正躺在地上,两只手腕上各自一个漆黑圆环。

柳鸣刚走上前一步,那干尸上手腕上的圆环杜似乎同时闪了一闪。

与此同时,他耳中似乎听到了一声轻响,接着神识海中“嗡”的一声,就两眼一黑后的栽倒在地。

手中的九嶷骷髅盾也随之“叮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柳鸣才幽幽的醒转过来,脑海一清。顿时记起了之前事情,立刻心中一惊的翻身跳了起来。

“怎么回事,竟忽然昏了过去,莫非是有人袭击?”柳鸣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额头渗出了一圈细密的冷汗。

不过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便被他否决了,如果有人要对他不利,哪会容他醒来。

目光四扫之下。发现洞穴底部还是原来的样子,而干枯的尸体仍旧躺在地上,其手上的圆环也在,连自己掉在地上的九嶷骷髅盾也静静躺在那里。

柳鸣心念急转之下,一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当即单手一抓的收起了九嶷盾。目光闪烁不定的走到了干尸之前。

这具尸体看起来不知在这里躺了多久,血肉早已干瘪,只剩一张呈现出焦黄的颜色,已经看不出其本来面目了。

突然他眉头微不可查的动了一下,刚刚在这尸体上,隐隐感应到了一丝微弱的真魔之气的气息,不过只是一晃即逝了。

“封印里的真魔之气是从这个洞穴之中溢出的。难道便是来自这具干尸……”柳鸣心中充满了疑窦,毕竟眼前除了这具尸体,洞穴之中再无其他可疑之处了。

随后他的目光又落在了那一对黑色圆环上,双目一眯后,顿时想起昏倒前隐约看到的一幕,当即脸色一沉,反手取出一柄先前捡到的黑色短刃,小心的将其中一枚圆环一挑而下。并拿在了手中。

圆环质地坚硬,却轻若鸿毛,拿在手上有一种冰冷异常的触觉,不过神识扫过之后,却感觉不到任何灵力波动,似乎并不像是某种灵器的样子。

“算了,刚刚在外面和血帝子一场大战。已经引起了不少人注意,还是先离开再做打算吧。”

柳鸣如此思量着,将另一枚圆环也取下后,就将干尸也收进了一枚储物符中。一同放入了须弥戒。

他最后环顾了周围一眼,确认没有遗漏任何东西后,这才纵身飞出了洞穴。

不多时,一道黑光包裹着他的身体,从方才的殿堂中一闪而出,往遗迹入口方向疾驰而去,几个闪动后,便消失了踪影。

柳鸣一离开后不久,门口处人影一闪,缓缓浮现出一名灰袍男子的身影,其四下打量了殿堂中的狼藉景象后,眼中却闪过一丝焦急之色,却留在原地并未离开。

半盏茶工夫后,一道金光从远处疾飞而至,并落在了灰袍男子身旁不远处。

遁光一敛后,现出了一名金袍老者的身影。

“师尊,你来了!”灰衫男子一见来人,连忙走了过来。

“孙涂,你传信给我说发现了别派的化晶期修士在此,如今人在何处?”金袍老者四下看了一眼,皱眉说道。

“那人已经离开了,之前他和另一人在前面发生了一场争斗,似乎是为了一些真魔之气。”灰衫男子垂头丧气的说道。

“真魔之气,在哪里,有多少?”金袍老者闻言一惊,一把抓住了男子的肩膀,语气有些急切的问道。

灰衫男子一怔,刚要张嘴。

“噤声。”金袍老者低声说了一句,松开了手,转头望去。

只见一道黑气已然悄无声息的飞到了近处,一闪之下,落了下来。

“哈哈,我当是谁,原来是金戈宗的开阳长老,怎么会大驾到了这里?”黑气一收,露出其中一名身材壮硕的黑衣大汉,阔口大眼,只是额头上长了一枚漆黑的尖角,暴露了妖修的身份。

“的葛道友能来,在下便来不得这里吗?”金袍老者显然和这黑衣妖修是熟识之人,不过关系可不那么融洽而已。

“嘿嘿,你我二人既然担当了天马草原的巡查使之职,这次魔族遗迹降临,鱼目混杂,自然要来好好巡查一番,以免有什么逾规之人混了进来。”黑衣大汉嘿嘿笑了一声。

金袍老者闻言,冷哼一声,却并没有答话。

“开阳长老比在下早来了片刻,可是有什么发现了吗?咦,此处好重的魔气,难道竟有真魔之气出世?”黑衣大汉四下环顾,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异芒,突然轻咦了一声道。

金袍老者脸色微微一变。瞥了身旁的灰袍男子一眼。

灰袍男子会意,眼神往前方一个方向微微动了一下。

“你们两师徒在鬼鬼祟祟的做什么?难道这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黑衣大汉突然扭头看了过来,冷笑一声。

“葛道友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做什么还要向你交代不成?”金袍老者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道。

说完,金袍老者也不理会黑衣大汉,迈步往前方的殿堂中走了进去,灰袍男子见此。连忙跟了上去。

黑衣大汉看着两人走去,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旋即闭上眼睛。其眉心之中,一点淡淡的波纹一闪而出,并缓缓的往四面散去。

“果然已经被取走了,黑凤那丫头倒也没有骗我。唉,还是来迟一步……“半晌,大汉再次睁开双眼,喃喃自语道。

殿堂之中,金袍老者只是在入口处稍一停留,便径直走向了中心处的破碎祭坛,目光一扫之下。赫然发现地面上破裂了一个大洞,周围剩余的残破紫色灵纹,说明此处前不久还是一处阵法禁制的样子。

金袍老者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看这情形,里面即便有真魔之气和其他宝物,也早已经被人收取走了。

“看来开阳长老是白忙一场,有人捷足先登了啊。”黑衣大汉不怀好意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金袍老者仿若未闻,又不甘心的在祭台附近搜索了起来。

黑衣大汉见此。冷笑了一声,又目光一瞥的扫了破碎祭坛上的大洞一眼,随后浑身黑气滚滚而出,化作一道遁光的从入口飞驰离开了。

一顿饭工夫后,金袍老者面色阴沉似水的站在破碎祭坛边,他方才连洞穴之中也仔细搜寻了一遍,却仍旧一无所获。突然一跺脚,往殿堂入口处走去。

“师尊,那人刚刚离开没有多久,还有可能追上的。“灰衫男子跟了上去。低声说道。

“你可看清了那人的样貌?“金袍老者走在前面,头也不回的问道。

“没有,那人身上包裹着一层黑气,遁速极快……“灰衫男子一低头,有些惭愧的说道。

金袍老者闻言一阵气结,脚步一停,没好气的回头训斥道:

“那你要如何寻找,莫非要将天马草原之上的所有修士都检查一遍?”

“可是那人是化晶期修士,应该很好辨认。”灰袍男子也停了下来,不甘心的说道。

“若是有化晶期的修士进入天马草原,本门肯定会第一时间知晓。你说的那人,应该是凝液期修为,不过实力达到了化晶层次,才让你产生了一种错觉。”金袍老者摇了摇头,口中如此说道。

“凝液期修士拥有化晶期的实力,怎么可能?”灰袍男子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

“四大太宗的核心弟子之中,可是有不少这样的天才弟子。”金袍老者淡淡的说道。

“那人是四大太宗门下?”灰袍男子大吃一惊。

“是有这种可能……算了,此事便到此为止吧,没必要为了一些真魔之气,去得罪四大太宗。”金袍老者叹了口气,随后转过头,一个闪身,便没入了殿堂入口处。

金戈宗虽然也是一个万年大派,不过比起四大太宗,自然是小巫见大巫了。大家搜索威信公共号“忘语”,可及时关注忘语和魔天记小说一切信息。

(第二更了,国庆长假不短,不知有多少书友会选择外出旅游,可怜咱还要在家里一直做宅男的!)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