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斩杀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0-02    作者:忘语


柳鸣魔化手臂上紫色灵纹再次一闪之后,竟从血帝子胸膛中闪电般一缩而回,并一个翻手,强行将手腕扭曲到一个不可思议角度,反过来一把抓住血帝子手臂,往上一抬之下,就撞上了堪堪而至的血刀。

“噗”一声!

血帝子收手不及,右手血刀竟生生砍入了自己的左臂之中。

与此同时,柳鸣单臂顺势往外一扯,“呲啦”一声中,竟生生的将血帝子左臂给撕扯了下来。

一声惨叫声中,血帝子瞬间倒射出去十余丈,右手血刀一收,飞快结成一个符印,一闪之下,没入了自己左肩鲜血直流的伤口处。

同时他浑身的血气中分出了数十缕血丝,在其左肩处飞速缭绕起来,一凝后又化作了一条崭新的手臂。

飞快的做完这一切后,血帝子惊怒交加的望着不远处正提着自己一条断臂的魔化柳鸣,血眸中闪过一丝狞色,双臂一合,再一分之下,血芒一闪,两条手臂竟同时凝成了两柄血气腾腾的血刀。

接着他一声低喝声中,再次催动浑身滚滚血气狂涌而出,在其身躯数丈范围内形成了一片血海。

魔化柳鸣见此,面上毫无表情,只是,手中血帝子断臂往外一抛,身形一个模糊后,就一头冲进了血海之中。

浑身的黑色魔气包裹下的“柳鸣”,竟将面前血海硬生生的避开了一条通道,滚滚血气无法侵入身体分毫,并在血海之中仿若无物的肆意行动。并几个闪动过后,就出现在了血帝子面前。

血帝子早有准备。在柳鸣身影方一出现,目光一厉。双臂已然在模糊中,往前方一顿猛砍,化作密集交错的血色刀影的席卷而出,几欲将柳鸣切碎一般。

……

柳鸣与血帝子所在的幽静宫殿外,赫然已有不少人影徊在附近,望着宫殿入口方向,眼中满是渴望的神色。

不过,宫殿中不时传来的斗法声音,还有剧烈的法力波动又让这些人犹豫了起来。

“大哥。怎么办,我们要进去吗?”隐于不远处的白色石柱后的三名红衫男子中,一名身材矮小的青年目光闪动间,低声问道。

三人身上穿着一样的服饰,显然是同一宗派之人。

矮小青年口中的大哥,是一名颇为英俊的削瘦青年,此刻其望着前方的宫殿,并没有说话,似乎还在犹豫不决。

“富贵险中求。大哥你想想,咱们为了打听这处遗迹花了多大的代价,不就是为了能收取一些真魔之气,好能突破凝液期的瓶颈。可是这一路寻来。不说真魔之气,连一些精纯的魔气也没有收集几缕,难道我们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另一个红袍之人也开口劝道。

英俊青年似乎被说动了心思。嘴唇微动的正要张口之时。

“轰隆隆”一声巨响从宫殿中传出,连远处的地面也跟着晃动了一下!

“这种剧烈的灵压。是化晶期的修士!”英俊青年脸色剧变,失声说道。

旁边的两个人也目瞪口呆起来。

“走!”英俊青年毫不犹豫的转身而去。化晶期的修士不是他们能抗衡的,不管前面是有精纯魔气还是真魔之气,好东西总要有命才能用到。

而在附近徘徊的其他魔修,也是脸色一变的纷纷离去了。

没有人是傻子,天马草原之中,是不允许化晶期修士踏入的,那么前方斗法之人,无论是外来闯入的强大修士,还是金戈宗或是万寿潭的修士,都绝对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万一里面是心狠手辣的邪修,他们恐怕连小命都丢掉了。

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去别处好好搜寻一下,或许运气好,还能捞到一点好处。

与此同时,离宫殿不远处的另一座小型建筑背后,一名样貌普通的灰袍青年目光闪动间,单手一翻的取出一面银色令牌,口中低低的诵念了几句法诀,银色光芒一亮后,又很快沉寂了下去。

灰袍青年脸上这才露出一丝微笑,身上腾起一阵灰气,转身往另一处方向走去,渐渐隐没了身形。

……

幽静宫殿中,大片血海正剧烈的翻滚不已。

血海之中,血帝子身形乱闪不已,腹部鲜血淋淋,多出一个拳头大孔洞,但视若不见的双臂狂舞不定,口中也发出低吼声音,但略显苍白的脸上却露出了恐惧之极表情。

从他双臂中劈出的血色刀影,斩在血海中飘忽不定的淡淡紫影上,竟仿佛砍在虚空中,毫不受力一般。

显然这是魔化柳鸣已经达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这密集交错的刀影,竟无法沾染其分毫的样子!

紫影一闪,魔化柳鸣便再出现在了血帝子面前,双臂一个模糊后,“砰”“砰”两声,竟用双手一把将两柄血刀前半截扣住了,接着同时十指一用力。

血帝子一声惨叫,所化血刀的两条手臂,竟被其生生捏爆开来,掀起漫天血雾。

但从血帝子断臂处喷出的血水,却骤然凝成一道血色匹练,将其身子一卷之下,就一个模糊的冲出血海,朝殿堂门口激射而去了,赫然是某种血遁秘术的样子。

但如此情况下,魔化柳鸣又怎会轻易的将其放走、

只见他双目绿焰一闪,就化为一道朦胧紫影同样激射而出,几个模糊闪动后,就堪堪追到了血色匹练。

血色匹练中的血帝子见状大惊,自从其踏入修炼之道以来,可未像今日这般狼狈,当即张口又喷出一团精血,速度猛地一提之下,便从门口直接洞穿而过了。

但魔化柳鸣只是跗骨之蛆般的一闪,就诡异的也没入血色匹练中,手臂一个模糊下,朝血帝子背后一把抓去。

“我和你拼了了!”

血帝子面露疯狂之色的发出一声怒吼,同时猛一回头,一道碗口粗的血色光柱骤然从眉心之间一凝而出,便朝“柳鸣”洞穿而去。

这道血柱乃是血帝子本命血气,威力自然惊人!

但魔化柳鸣浑身紫色精光一阵流转之下,身体微微一个模糊,竟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堪堪避开了那道血色光柱。

下一瞬间,“轰”的一声。一只被黑气包裹的狰狞拳头,已然轰在了血帝子身上,将其从高空中直接击落而下,重重陷入一侧的石壁之上,胸口处赫然凹陷进去的一大块。

此时的血帝子,在释放出亡命一击未果又遭如此一拳之后,赫然瘫软在地上,气息已然萎靡之极。

“柳鸣”一晃之后,就鬼魅般的也出现在了血帝子面前,毫不犹豫的单臂一挥,一道黑色匹练一闪而出,从血帝子脖颈处一卷而过。

骨碌碌一声!

血帝子头颅当即滚落而下,竟连惨叫声都未来及发出。

“柳鸣”另一条手臂,却一个模糊下,当即密密麻麻的黑色拳影幻化而出,瞬间往地面上尸体狂涌而去。

一阵连绵巨响。

血帝子头颅和无头身躯当即爆裂而开,被轰成了大片肉泥。

其中,一团黑气包裹一个模糊小人的从肉泥中冒出,但还未有何反应时,就被其他拳影直接一击而灭。

这名叱咤中天大陆百余年的凝液境邪修,终于从世间消失了。

做完这一切的“柳鸣”,这才抬首,目光向殿堂四周冷冷一扫而去,并落在了祭坛处还在冒出死死黑气的封印法阵上。

“嗖”的一声,。

魔化柳鸣身躯一动,就几个闪动后,带着连串残影的出现在了法阵边缘上,面无表情的一张大口,从封印中冒出的真魔气当即一分为二,一半往其体内的晶莹气泡一没而入,一半往其口中狂涌而去。

一顿饭工夫后,当封印中最后一丝真魔之气也没入“柳鸣”口中之时,其忽然“噗通”一声,就直挺挺向后的直接摔倒在地。

他浑身遍布的紫色灵纹随之瞬间褪去,尖爪一般的手上,尖甲也消失不见,滚滚黑气再度没入其身躯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后,柳鸣再次睁开双目后,当即缓缓的从地上重新坐了起来,打量了一下四周,再感受体内酸痛之极的无力,和几近枯竭的法力,不禁苦笑了一声。

不过他马上翻手取出一颗丹药服下,然后目光一扫近前处碎裂而开的封印后,当即强打精神的站了起来。

……

同一时间,就在血帝子陨落的同时,中天大陆一处极其隐秘的血海深处。

平坦海底赫然有突出的五座高大千丈的陡峭山峰,呈五角状分部,恍如五指合拢,罩在山峰中间的一座光秃秃的黑石祭坛上空。

一个披散的血色长发的高大身影,下半个身体竟深深的被嵌在祭台之中,上半身则被无数锁链洞穿,将其死死捆缚在祭坛之上,无法动弹分毫的样子。

血发之人突然身躯一震,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一般,猛地仰首发出了一声凶厉之极的长啸之声。

整个海底骤然浮现出无数巨大的漩涡,便在这时,祭坛四周的五座山峰各自亮起一道金光,长啸之声瞬间被压制了下去。

无数的漩涡缓缓消散,海底也很快恢复了平静。

(第一更)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