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8无形一击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0-01    作者:忘语


血帝子见此,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当即双臂往前一抬,身前血海顿时剧烈翻滚起来,一只只血掌浮现而出,朝柳鸣所化两道虚影铺天盖地的狂涌而去。。.。

可柳鸣所化两道虚影,竟身形仿若鬼魅般的一阵闪转腾挪,便闪开了大半的血掌,而后其中一道虚影骤然爆裂而开,化作滚滚黑雾向前一个翻卷,又将剩余血掌悉数兜在了其中。

而另一道虚影则趁此机会,顷刻间出现在了血帝子所匿血海跟前,一敛之下露出了柳鸣本体,道碗口粗的螺旋形剑气在其手臂一抬之下,从指间激射而出,朝血帝子胸口方向瞬发而去。

剑气未至,一股螺旋劲风已然将眼前血海一分二开,赫然露出了其中的血帝子身形,然而其嘴角隐含一丝冷笑,竟没有丝毫慌乱之意。

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噗”的一声轻响!

螺旋形的剑气竟没入血帝子胸前消失不见,竟仿佛被吸收了一样。

柳鸣看着眼前这一幕,脸上闪过一丝讶然之色,手中剑诀一捏。

“轰”的一声!

一道血气漩涡从血帝子胸前冲起,将血帝子炸的四分五裂,并溃散开来!

“不好!”柳鸣看到眼前一幕,一丝不安却骤然从心底升起。

就在这时,他只觉背后一股劲风骤然而至,一惊之下,自知来不及闪躲,只能将法力往后背猛然一催,当即滚滚黑气浮现而出。背上肌肤上更是瞬间催生出数层赤色鳞片。

下一刻,他耳边响起“砰”“砰”“砰”的数声炸裂声。一股庞然巨力从背后一涌而至,血气顿时一阵剧烈翻涌。而身形则一个不稳便要往前飞去!

而在其身后不远处的血海之中,再次现出了血帝子身形,其一只手掌正缓缓放下,只是气息似乎比先前弱了一丝,望着柳鸣的背影更显阴霾。

柳鸣不知道的是,这血帝子所修邪功,平日里就靠吸食他人精血充实己身,所化血海中蕴含无数修士精血,同时与其心神相连。可以瞬间在血海中真正加以瞬移。

只是如此做的话,对其法力及精神力消耗也是不小。

柳鸣自然也不是易于之辈,眼看自己就要冲入前方血海,再次被困,张口吐出一枚漆黑小盾,并同时单手一抬,数道法决一射而入。

漆黑小盾自然是法宝雏形九嶷骷髅盾了,随着数道法决没入,小盾迎风暴涨至数丈大小。表面九只骷髅魔头栩栩如生,并黑芒一盛之下,从中浮现而出,大口开始吞噬起面前血海来。

而柳鸣则借前冲之力。双足猛地往前踩住骷髅盾,趁血海被吞噬变得有些稀薄之时,竟 “噗”的一声。以迅雷之势冲出了血海。

黑气一卷,柳鸣当即一个转身的停下了身躯。一边服下一颗金元丹,一边重新转过了身躯。但见其背后鳞片上,一个血掌痕迹清晰可见。

正在此时,一阵阴沉冷笑声从血海中传了出来,而后无边血海竟一敛之下,化作滚滚血雾再次翻滚没入已然显出身形的血帝子体中。

柳鸣见此袖袍一扬,四枚黄濛濛的圆珠骤然散落一地,一阵黄光一闪后化作了四只金光蒙蒙的人形傀儡甲士。

若是血帝子仍催动那无边血海,即便祭出这四具傀儡,效果也不大,而眼下血帝子却将血海收起,柳鸣猜测其并不是感觉胜券在握,而是发动这血海秘术应该同样消耗法力甚多。

血帝子看到四具傀儡甲士之后,眉头一皱,但却并没有什么举动,只是冷冷盯着柳鸣。

柳鸣目中寒光一闪,没有迟疑地伸出了一根手指,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手指微微一颤,一团金光从指间浮现而出,再一点下,四道金色符文一闪后便飞快没入四只傀儡眉心之处。

下一刻,四头傀儡甲士身上金光一盛,顿时灵压大放,四道金光冲天而起,傀儡甲士终于也开始行动起来了。

“刷刷”几声之后,四具金色的高大身影也一个模糊之后纵身飞起,并一落而下的立于血帝子四周。

血帝子见此依旧未动,眼中血芒闪动不已,单手一翻,手中血光一闪,凝出一具半尺大小的血色小人,从外貌上来看,赫然和血帝子长得一般无二。

血色小人表面血芒闪动间,血帝子原本有些虚弱的气息,竟再次以一种飞快的速度恢复起来,同时身上的血气再次翻涌起来。

柳鸣目光一厉,同时心念一动的将化识虫精神力瞬间调用而出,双手法决一变,四道一般无二的精神力从眉心处一闪而出,纷纷没入四只金色傀儡额头。

四象傀儡双目精光一盛后,骤然从身躯中冲出四道恍若实质的金色光柱,里面隐约浮现出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象的虚影。

“区区四象阵而已,能奈我何!”血帝子如此说着,眼中却闪过一丝凝重,将手中血色小人一收而起,体表血气再次狂涌而出,翻滚之下,便要将四象虚影包裹其中。

“凝!”

正在此时,柳鸣眼中厉色一闪,暴喝一声,手中捏起一个古怪之极的法决。

若是让血帝子再次催动血海,必将又是一场胜负未知的持久战,而眼下情况,他且还要前尽快去继续吸收魔气,故而心中略一犹豫后,也就准备施展雷霆手段了。

下一刻,半空中的四只四象虚影,骤然间活过来般的疯狂舞动起来,血海中,四头金色傀儡体表光明灭不定的闪动起来。

“轰隆隆”的一阵巨响!

四头傀儡金光一盛之下,骤然间爆裂开来!

漫天血海之中,四股毁天灭地般的破灭气息骤然从底下四团金光中冲天而起,半空中四象虚影竟仿若活物般的凝实起来,并一个盘旋后破开四周滚滚而至的血海,直接往中间血帝子方向一冲而去,通体多散发出一种恐怖的毁灭气息。

这才是四象傀儡中隐藏的终极禁制,四只凝液后期的傀儡摆出四象阵后,实力可达化晶初期,但如果催动自爆,可使四象之力顷刻间提升至假丹期的全力一击!

血帝子大惊之下,手中法决一变,将体表四周血海骤然往中间一卷而回,竟化为一层厚厚血幕护住全身。

再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四象虚影就从不同方向纷纷撞上了血幕上,当即化为四团金光的同时爆裂而开,从中宣泄而出的滚滚金光瞬间淹没了包裹血幕在内的一切,附近虚空中更是一阵模糊扭曲后,发出嗡嗡的低鸣声。

宫殿内地面,更是碎裂声一响,凭空浮现十几条粗大裂缝。

但当金光一敛后,中心处赫然露出一个两丈多高的鲜红色血茧,并瞬间化为粉末的碎裂而开。

血帝子脸色异常苍白的现身而出,但口鼻间隐约可见丝丝黑色血痕,同时神色铁青之极。

显然他刚才虽然施展某种秘术,抵挡住了四象傀儡的自爆一击,但自身仍然损耗极大。

而就在这时,柳鸣却口中一声长啸,袖子一抖,青色小剑当即冲天而起,化为了滚滚的森然剑光。

柳鸣纵身一跃,当即没入剑光之中,一个盘旋后,就化为了十几丈长,并一闪即逝后,就到了血帝子面前。

血帝子一声怒吼,体表突然浮现出一层血焰,滚滚一凝后,就化为一副精美之极的甲衣,两手更各自多出了一柄血濛濛的半月弯刀,微抖之下,密密麻麻的血月当即从其身前浮现而出,并在下一刻,就和青色惊虹撞击到了一起。

一阵刺耳的尖鸣后,青虹在血月中一阵左冲右突后,最终又一个盘旋的激射而回。

剑光一敛,柳鸣身形重新浮现而出,但面容同样异常苍白无比起来。

接连几次动用身剑合一之术,即使以他如此精纯的法力,也大感不支了。

血帝子见此,脸上一丝狞笑浮现而出,当即大步向柳鸣走去。

“不愧为生死单上排名第一的存在,没办法了,也只有动用这一招了。”柳鸣见此情形,眉头皱了一下后,忽然叹息的自语了一句。

血帝子闻言一怔,尚未明白柳鸣此话是何意时,对面柳鸣却忽然单手一掐诀,一根手指点在了自己眉心处。

“噗”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柳鸣体内激射而出。

血帝子一惊,顿时睁大了双目,但前方空荡荡一片,哪有任何东西存在。

他虽然大感奇怪,但口中仍然冷笑一声,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感觉胸口处一凉,其心脏就被什么犀利东西洞穿而过。

血帝子大叫一声,一手急忙按住胸口,并跌跄的倒退而出。

五指间,大股鲜血狂喷而出。

血帝子更是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柳鸣在作出刚才哪一击后,脸色也再无任何一丝血色了,飞快的手臂一动,又吞下了一颗金元丹,似乎同样耗尽了体内残余的法力。

刚才那洞穿血帝子胸口的一击,正是柳鸣培炼多年的须弥无形剑胚。

虽然他此时动用须弥剑胚,让剑胚之灵培养的威能全都耗费一空,又要再花费多年时间才能恢复原先的威力。

但眼见不得不拼命形势下,柳鸣也只有动用此压箱手段。大家搜索威信公共号“忘语”,可及时关注忘语和魔天记小说一切信息。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