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再战血帝子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10-01    作者:忘语


“砰”的一声!

青虹一闪而过之后,竟被两道黑光一弹而开。

七八丈外出,青光一敛,重新露出了手持青小剑的柳鸣,面上露出一丝意外之色。

被金网困住的黑风仙子,竟在关键时候将双翅重新幻化成手臂,并瞬间再次取出两柄黑色短刃,并硬生生当下柳鸣一击。

不过此女在身剑合一之术冲击之下,娇躯连同身上金网同时向后倒飞而出,并狠狠撞在了身后不远处的一颗巨大石柱上,张口吐出了一口鲜血。

柳鸣脸上厉色闪过,手中小剑一抖,就要再次施展御剑术时,“轰”的一声,落金沙所化巨网竟化作点点沙砾的溃散开来,同时滚滚黑色火焰从中迸发而出。

“斩。”

柳鸣脸色一变,心念一动,青色小剑脱手而出,在一声清鸣声中,化作了一道七八丈长的青色剑光,闪电般席卷而去。

就当柳鸣这一击,鼎能将对手彻底斩杀之时,下坠中的黑凤仙子忽然杏目圆睁,口中一声清鸣传出。

“噗”的一声。

滚滚黑焰再次从此女体内狂涌而出,并滴溜溜一凝后,就化为了一头酷似传闻中凤凰的黑色巨大火鸟虚影,将此女身躯一包后,再一张口,竟吐出一道碗口粗的金色火焰。

“砰”的一声。

青色剑光被这金色火焰一击而中,一声哀鸣的重新化为了小剑,、光芒黯淡的往地下坠落而去。

与此同时。黑色火鸟虚影双持猛然一煽,就一个模糊的不见了踪影。

“轰”的一声巨响。

殿堂附近的一座墙壁。当即被什么东西洞穿而过,只留下一个数丈大小的大洞。边缘处还有丝丝黑色火苗燃烧不已。

这时,才从极远处传来黑凤仙子咬牙切齿模糊声音:

“道友神通广大,小妹这次败的心服口服,不过再次相见之时,定会再来领教阁下神通。”

随之黑凤仙子话语“嘎然”一止,就再无任何声响传出了。

此女竟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鸣脸色阴沉,心念一动之下,将半空中的青色小剑一收而回,再略一检查下。又微松了一口气。

此剑只是灵性略微受损,并无真正大碍的。

他将小剑一收,正想重新回到祭坛封印之处,继续吸收真魔之气时,然不远处的入口处,脚步声传来,赫然又有两人走了进来,但一见殿堂中争斗后的狼藉场景,均都一惊。

其中一人是名灰袍男子。另一人则是一身黑袍,两人目光一扫之下,便同时又落在了柳鸣身上,脸上又都换上了迟疑之色。

柳鸣神识一扫之后。发现二人比先前几人不论是境界修为还是气息都要弱上不少,于是二话不说的一拍腰间养魂袋,两道黑色雾气一卷而出。

“主人。”一股黑气一个幻化之后。一只迷你银色骨蝎落在了他的肩头,连连挥动一对巨鳌。并发出女童般的稚嫩声音。

另一道黑气一个幻化后,凝成了飞颅模样。同时发出嘎嘎的怪叫之声,似乎显得异常兴奋。

说来也正常,两只灵宠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被唤出来御敌,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兴奋异常是难免的了。

“你们两个,一人对付其中一个,争取速战速决。”柳鸣面无表情的吩咐一声,就头也不回的向封印法阵大步走去了。

飞颅骨蝎分别答应一声,就一个发出怪叫声的一扑而出,一个幻化出一片虚影的一冲而去。

转眼间,两头灵宠就和新来两人战在了一团。

而柳鸣一走到法阵边,就从须弥戒中取出一枚金元丹服下,体内原因激战再次消失的神秘气泡再次浮现而出,封印中冒出的缕缕真魔之气纷纷没入其身躯之中。

入口处,骨蝎浑身黑气一滚后便幻化成丈许大小,尾钩一动之下,当即密密麻麻的钩影幻化而出,并张口一连喷射出数团紫色气焰。

对面的黑袍男子。则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把羽扇,化作数到黑色飓风一刮而出。

顿时轰鸣声四起,够硬和紫色气焰在黑色飓风席卷下,纷纷爆裂而开。

骨蝎身躯一扭,就此无声地没入地面中,或隐或现的用一对巨鳌偷袭对手不止。

一时间,使得黑袍男子有些疲于应对起来。

另一边,飞颅似乎一开始便毫无保留,浑身黑气一滚后瞬间幻化出就九道分身虚影,绿色发丝一甩之下,化作密密麻麻的绿色尖针,朝面前的灰袍男子激射而去。

不过灰袍男子似乎颇为沉稳,一脸从容之色的祭出一面黄色小盾,迎风暴涨至数丈大小,挡在了身前。

“呲呲”声中,绿色发丝竟被巨盾悉数挡了下来,不过面对如此密集的攻击,这灰袍男子似乎也仅有防守之力而根本无暇攻击了,被生生困在了丈许大小的角落之中。

一盏茶工夫后,两声惨叫先后传出,两名男子先后被骨蝎和飞颅击杀了,不过这两头灵宠也同样遍体鳞伤了。

二者带着两名男子的灵器和两只须弥储物袋,再次化为两道黑气冲柳鸣一飞而来,并就此没入其腰间的灵兽袋中,静静养伤起来。

柳鸣安抚了几句后,就继续炼化刚才服下的丹药之力,并看着从封印中涌出的真魔之气越来越多,脸上不禁现出一丝喜色。

此地真魔之气之多,还真是大出预料之外。

一般这样的小型魔族遗迹,能有其已经汲取的三分之一多,就算不错了。

当然以前也很少有这样保存完整的封印,柳鸣更在罗睺指点下赶来的及时,否则遗迹一旦现世,真魔之气很快就会消散一空的。

就在柳鸣估算封印中的真魔气还剩多少的时候,忽然一股嗜血的长啸声从远处传来,并以惊人速度飞快赶来。

柳鸣一听此声,当即脸色一变,目光闪动几下后,立刻身躯模糊的转过身来,冷冷的望着入口处。

结果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殿堂入口处血光一闪,露出一名颇为英俊的血衫青年,正是血帝子。

不过此时的他,面带狰狞,满身煞气,似乎也刚刚与人交手过一般。

“果然在这里,很好,很好,这一次你的头颅是本座的了。”血帝子一见柳鸣,当即双目一亮,阴森的说道。

“血帝子!今日你我之间,的确只有一人能走出这里了。”

柳鸣虽然第一次见到对方,但其一开口,也就知道对方是血帝子无疑了,脸上也现出凝重之色、

两个月前与此人一战,血帝子的血海神通,可是给他留下极其深刻印象。

而他自问上次一战并未动用真正的压箱手段,心中倒也并不畏惧分毫的。

但血帝子竟然如跗骨之蛆般的一直跟到了这里,也真引起了柳鸣心中的杀机。

“先前你我一战被人搅局,现在你我应该可以真正的放手一战了?”血帝子眼中晶光闪动,露出雪白牙齿的说道、

这一次,柳鸣并未说话,双足猛地一蹬地面,身形如箭矢般朝血帝子所在方向激射而去。

血帝子见此,微微一笑,身形一振之下,体表当即涌出滚滚血雾,再次幻化成一片血海的一围而上,将柳鸣方圆十余丈空间悉数围在了其中。

柳鸣见此,心念一动之下,手中两刻重水珠浮现而出,再一搓之下便融为一颗,瞬间化作一个黑色水罩将全身护在其中。

滚滚血海顿时被其隔绝于外,一时间竟无法侵入水罩分毫。

下一刻,柳鸣便在重水珠所化水罩护持下,极速的在血海中游走起来,避开了一波波席卷而来的血浪。

血帝子见状,眼中不禁露出一丝讶色,要知道,在其所化血海之中,除了自己能行动自如,就连一些化晶期的强者也都无法随心所欲的移动,故而往往被其一击得手。

柳鸣竟能如此隔离血海禁制,完全出乎了其意料。

而柳鸣在游走片刻后,神识已然锁定了隐于血海中的血帝子踪迹,一根手指蓦然虚空一点,一道螺旋形的透明剑气从指尖破空而出,直奔血帝子所在激射而去。

血帝子发出一声冷笑,不紧不慢的催动身前的血气一凝,便化作一个红光濛濛的血盾,挡在了身前。

“砰”的一声传来!

血盾在螺旋形剑气一击之下,剧颤起来,掀起一阵灵气波动。

“嗖”“嗖”几声紧接着响起,赫然又是数道剑气接踵而至!

血雾凝聚成的盾牌,在承受了多次螺旋形的剑气攻击之后终于轰的一声爆裂开来,再次幻化成了漫天血丝。

柳鸣心念急转之下,手指一动,在指尖凝结出一团拳头般大小的透明剑气,同时口中念念有词,重水珠所化黑色水罩竟瞬间黑芒一闪之下,在血海之中骤然爆裂开来。

这将水罩中黑色水气瞬间催到极致的一招,竟在顷刻间将身前的血海撑开了一个空档。

下一刻,柳鸣全身黑气一滚之后,身形一阵模糊下,便幻化两道虚影,从血海空档处一闪而过,奔血帝子所在激射而去。

(第一更!大家节日快乐!)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