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幽冥鬼地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3-11-29    作者:忘语


柳鸣单手一掐诀,直接施展腾空处的往鬼老所指方向一飞而去。

当他一飞出rǔ白sè光幕外的时候,入目则是一片黑濛濛的荒凉之地,整个天空也是乌云密布,不见有丝毫阳光,给人面一种异常压抑的感觉。

柳鸣略一运行冥骨决,顿时感到丝丝的yīn寒之往其体内狂涌而来,虽然让身体大为不适,但是灵海中法力却似乎瞬间就有了一丝跳动的感觉。

柳鸣暗叹了一口气。

这幽冥鬼地果然就像其他人说的那般,在修炼鬼灵功等yīn属xìng功法时候有不小的加成效果,但身体却是无法承受yīn气的反噬之力。

他也只能熄了借助yīn气修炼些法力的念头。

一连飞出三里之后,柳鸣并未碰到任何的鬼物,并终于看到了鬼老所指的yīn河。

但等他飞近了一些后,不禁苦笑了一声。

眼前的出现的yīn河,与其说是河流,到不如说是一条大些的小溪更加确切一些。

yīn河才不过丈许宽,河水也并非清澈透明,而是异常浑浊的淡黄之sè,并河面上还有一些白sè雾气盘旋不散,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柳鸣驱云一落在yīn河旁边的一块黑sè石头上,还未来及想如何才能找到鬼脸鱼的时候,突然“噗”的一声响,一个白乎乎东西就从前面河水中一跳而出,直扑其而来。

柳鸣一惊,下意识的袖子一抖,一条黑索就从袖中弹shè而出,一个模糊舞动后,就将扑来东西狠狠一抽落下。。

而这白乎乎东西一声怪叫后,就只能在地面上扑腾不已了。

柳鸣这才来及一望而去。

赫然是一只模样十分奇特的似鱼似兽般东西,大约半尺来长,后半身和一般青鱼一般无二,但是前半截却是毛茸茸的缩小数倍的青sè鬼头,并还在腹部生有两只纤细黑爪。

此刻这怪鱼嘴巴张合不停,隐约可见两排锋利碎牙,显得十分凶恶。

“看来这东西就是那鬼脸鱼了。”柳鸣心中惊异一去后,反而一笑起来。

炼魂索再次冲怪鱼狠狠一抽,准确无误的砸在其鬼头上。

鬼脸鱼再一声怪叫后,就此一挺的昏迷了过去。

柳鸣这才从怀中取出一个折叠好网状鱼篓,用炼魂索将鬼脸鱼一卷而起的放进鱼篓中

随后,他才从石头上走下,面带一丝小心的往yīn河处靠前了几步。

这一次,河水中再没有什么东西跳出来。

但柳鸣眉梢一挑后,再次将炼魂索一弹而出,让前端在yīn河中浅浅一点后,又飞快的一收而回。

只见炼魂索前端,赫然已经覆盖了一层淡白sè寒霜。

柳鸣微吸了一口凉气!

这yīn河竟然奇寒无比。

如此一来,柳鸣自然不会在太靠近yīn河了,就在原来距离,沿着河流的向上流徐徐走去。

结果,他每走过一小段距离,就会有一条鬼脸鱼从河中一蹿而出,大的足有一尺长,小的则只有数寸大小。

柳鸣自然一条不放的用炼魂索一抽而晕,全都收进了鱼篓中,不过半个时辰就,就抓到了十七八条鬼脸鱼,将整个鱼篓都装满了。

他当即不再迟疑的驱云往回一飞而去了。

……

“不错这些就是我要的鬼脸鱼,这yīn罗盘归你了。”鬼老一见从天而降的柳鸣,和其手中提着的满满一鱼篓的鬼脸鱼后,当即大喜的说道,并主动将手中银sè圆盘先抛了过来。

柳鸣虽然有些意外,但一接过银盘后,自然也将手中鱼篓同样扔给了对方。

“噗”的一声。

原本盘坐的鬼老竟一下站起身来,双足赫然并非人腿,而是一对乌黑发亮的巨大鹰足,并一抬足就将整只鱼篓全都踩住,接着大手一捞的将一条最大鬼脸鱼一把抓住,直接往口中一塞而进,并发出脆声的生吞活咽起来,

“不错,这鬼脸鱼的味道还是那般鲜美,真是回味无穷啊。”鬼老一边口中咀嚼不停,一边面现陶醉之sè的自语起来。

柳鸣自己虽然手中抓着因罗盘,却不禁看着目瞪口呆起来。

“哈哈,白师弟,看来你也上当去抓那鬼脸鱼去了。”从不远处的一座石屋中新钻出一名青年,一看见柳鸣这边情形后,竟哈哈一笑的走了过来。

“咦,原来是杜师兄。师兄刚才说的上当,是怎么一回事!”柳鸣转首一望之下,有些意外起来。。

说话青年一身蓝袍,背着一口狭长弯刀,面容冷酷,正是那yīn煞山的杜海。

自从那一次,柳鸣和他们几人共同进退的得罪另外一个名叫欧阳锌的弟子后,和他们就算真正交好起来,甚至后来又联手做了几次贡献点任务,每次合作也十分圆满。

如此一来,柳鸣和杜海等人走的自然更近了一些。

“这位鬼老,其实是当年六yīn祖师收服的一头低阶鬼物,除了jīng通一些幻术,可以将自己上半身化为和我们常人无异外,并没有什么真正本事。故而六yīn真人当年将其施法锁在传送阵附近,让其专门负责法阵维护和传送本宗弟子回去等一些简单事情。毕竟这里yīn气太重,也只有鬼物可以长时间驻留的。至于他手中的yīn罗盘却是一种十分简单的制式符器,只要是第一次进入此地的弟子,都可以免费赠送一件的。不过这位鬼老因为喜欢食用yīn河中的鬼脸鱼,故而经常假借赠送此盘为借口,让一些新来弟子帮其抓捕一些食用。其实就算你不去抓鬼脸鱼,他也不敢不给你的。”杜海微笑说道。

“原来如此!”柳鸣有些恍然了,目光再向鬼老一扫后,发现其一只鹰足上果然缠着一根淡银sè细链,并一直没入石屋墙壁中的样子。

而这时的鬼老,对柳鸣和杜海的交谈视若无睹,只是捞着一条条鬼脸鱼,继续狼吞虎咽不停着。

这让柳鸣看了,心中又微微一动。

“对了,白师弟,你连此事都不知道,不会是一个人到此的吧。”杜海笑容一收后,又眉头一皱的问道。

“小弟这次的确是打算一人行动的。杜师兄在此,难道也想打算抓些鬼物的?”柳鸣坦然回道。

“我可没在通灵术上下什么功夫,怎会去抓什么鬼物。而是打算和仙云一起寻找几种此地特有的灵草,好回去另有大用的。”杜海摇摇头的回道。”

“牧师姐果然也来了,不知现在何处!“柳鸣闻言没有觉得惊讶,但目光四下一扫后,并未看到有熟悉的女子身影。

“仙云正在租用的灵屋中休息,我现在带你去见一见吧。师弟也别急着离开此地,这幽冥鬼地颇为的凶险,师弟最好听我二人给你讲述一些事情,再离开也不迟的。”杜海很热心的言道。

“师兄这般说了,小弟自然恭敬不如从命了。”柳鸣略一思量后,也就点点头的答应下来。

杜海见此,自然一喜的带着柳鸣冲一座石屋走去了。

片刻后,当杜海叩开石门后,从里面走出来的果然是牧仙云这位美貌少妇。

此女一见柳鸣,也是微微一呆,再上下重新打量柳鸣几眼后,就有些吃惊的问道:

“白师弟怎会出现在此地,难道你已经进阶到了中期灵徒,还修炼好了通灵术。师弟现在样子和以前相比,也有不少变化的。”

按照普通弟子的修炼速度,柳鸣现在就能进阶灵徒中期,的确是让人十分吃惊,相比此事来,其洗髓后的外在变化,反能让不少人很快接受的。

毕竟蛮鬼宗也有不少功法修炼后,都可让人外貌变得和以前截然不同的。

“师弟也是不久前得了一场机缘,才侥幸突破到中期灵徒的。否则也不会这般急着到此找一头合适灵鬼,好能快些增加自己的实力。”柳鸣自然口中谦逊了几句。

“啧啧,不管用何办法,三灵脉弟子能突破到灵徒中期的虽然不能说没有,但也绝对不会太多的。更何况还是这般短时间,看来我和杜师兄真要对白师弟刮目相看了。”牧仙云深深看了柳鸣两眼后,嫣然一笑的说道。

“师姐说笑了!牧师姐和杜师兄看样子已经不是第一次到幽冥鬼地了,应该对此地十分的熟悉,可能指点下小弟一二。”柳鸣神sè肃然了起来。

“既然师弟这般心急,我们就先将此地事情先告诉一些吧。我知道师弟在未来前也许听人说过一些此地事情,但我可以保证,幽冥鬼地的实际危险远比你所知的还要要高上数倍以上。光我亲眼目睹的丧命在此的本宗弟子,就足有七八名之多的。而远不是外面传闻的,偶尔才会有弟子陨落在此的。”牧仙云闻言,也玉容一凝起来。

“不错,虽然本宗在幽冥鬼地弟子时刻都会保持在十到二十人间样子,但每一次有新人进来,都会有不小几率再也回不去的。而其中一半是被厉害鬼物直接吞噬掉了,另一半却是葬送在了此地的两大天灾之中了。”杜海也缓缓的说道。

“两大天灾?”柳鸣听到前面的话语,就心中有些讶然,再一听后面的言语,更是微微一怔。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