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激战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9-30    作者:忘语


彭越布局前的与血帝子一战,最终还是血帝子技高一筹,足下铜人傀儡被对方无边血海所困,并被隐于其中且神出鬼没的血滴子施展接连轰击之下,胸部晶核被径直洞穿击得粉碎。

彭越失去了巨大铜人后,虽然后面又放出了其他几具备用傀儡,但仍不是血帝子敌手,最终被其打成重伤后,不得不自爆最后两头傀儡,用宗内长辈赐予的秘制天遁符箓套子夭夭掉

熟料祸不单行,他虽然借助符箓之力甩掉了血帝子,却又在某宫殿入口处,迎面碰到了黑凤仙子。

此女一见对头这般狼狈模样,自然大喜的立刻加以追杀。

彭越无奈之下,也只能再次亡命而逃。

此时,黑凤仙子望着眼前气息已然不稳的黄色遁光,当即猛地一催法决,自身速不禁又加快了几分,显然是想要趁机将彭越击杀,好一出此前被追杀的恶气。

然而就在二者距离愈来愈近之时,黑凤仙子却遁光骤然一停,转首望向某方向,脸上浮现出一丝惊疑不定的神色。

忽然,她单手虚空一抓,手中顿时多出一个白色的罗盘状法器,上面有一根静静不动的银色指针。

黑凤仙子二话不说手指一动,往罗盘上弹出一道不知名法决。

原本不动的指针,顿时在罗盘上飞快转动而起,化为了一片模糊银光,同时罗盘变幻出也有一圈银色符文闪亮而起。

黑凤仙子眼也不眨的看着手中罗盘的变化,当银针最终“嘎然”一声的停下时,指针赫然指向了其先前所看的方向。并且整个罗盘都在一团银光包裹中,发出嗡嗡的低沉声。

“果然那边有人发现了真魔之气。引魔盘竟然这般大反应,看来那边的真魔之气绝对少不到哪里去。”黑凤仙子一见罗盘异象。当即自语一声,满脸都是惊喜之色。

接下来,此女托着罗盘,体表黑光一起,蓦然一个调转方向,往罗盘所指方向激射而去了,竟对逃走的彭越再也不加理会起来。

……

一片黝黑的水潭一侧,一名灰袍男子,正将地上一只一动不动的黑色甲虫收入了储物符之中。突然抬头向某处虚空望去,当即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足底腾起一片绿色雾气,在原地消失了。

……

一处建于某片高地上的亭阁中,两名全身黑雾濛濛的男子前一刻还在打的不可开交,下一刻,却不约而同的同时将灵器一收,停止了争斗,并往某处虚空望去。

“封兄。我二人为这件已经残缺不全的魔玉打斗不休,却让他人先一步找到了那真魔之气,要知道此地所有魔气,都不如一丝真魔之气精纯。你我又何必在此苦斗不休。”其中一名手持黑色砍刀的中年男子,收回了目光,口中如此说道。

“哼!也罢。今日你出手偷袭于我之事,待离开遗迹之后再与你算账。”另一人话音刚落。便周身黑气一卷后,朝祭坛某处方向破空而走。

先前的那人见此情形。也不甘落后的身形一颤,同样化作一道黑色遁光滚滚而去。

……

就这样,就在柳鸣破开遗迹中心的祭坛封印并开始吸收真魔之气时,离中心处较近的一些魔修,纷纷感应到了真魔之气的存在,一个个狂喜往封印所在之处而去。

……

碎裂祭坛处,柳鸣站在法阵边缘处一动不动,任凭丝丝黑气没入其腹部之中。

同一时间,在殿堂入口处,两个身躯模糊,藏身在阴影中的人影,正在飞快传音交谈着。

“想不到以我魔青山对魔气灵敏无比的天生灵体,竟也没能最先找到这里,却被这小子给抢得先机。这里的真魔之气竟然有如此之多,我们要是得到了,足以让我们突破化晶,甚至修炼至真丹境了。”其中一名驼背男子年,望着远处封印中不时冒出的黑线,用沙哑声音惊喜的说道。

“不碍事,只要我二人快些将这小子斩杀,此人身上真魔之气自可通过鬼灵大法再次抽出,归我等所用,只是稍微费些功夫罢了。”另一名身形偏小的黑影,却残忍之极的说道,却是一名长相普通的中年妇人却残忍的说道。

“好,那就说定了。你我联手,共分此地的真魔之气。”自称魔青山的驼背男子,嘿嘿一声后,手中一个翻转,便已经多出了一一对灰色三叉戟。

中年妇人点头称是后,也从身上摸出一颗不知名的黑色匕首。

魔青山见此,不再犹豫双足猛然一蹬,便朝柳鸣所在激射而去。

同一时间,中年妇人手腕一抖,手中黑色匕首也骤然一个模糊的消失不见。

柳鸣此时虽然任凭体内“气泡”源源不断的汲取真魔之气,但凭借其一心二用的天赋,对身边的情况自然是一清二楚。

就在驼背男子方一恶狠狠的扑过来时,其心念一动,身躯骤然一个转身过来,十指一弹,“嗤嗤”声大起,十道青濛濛剑气就仿佛十把利刃般的同时一卷而去了。

而驼背男子则大喝一声,手中一对三叉戟当即脱手而出,化作为两条灰色巨蟒一扑而出。

“轰”的一声。

灰色巨蟒当即和十道剑气撞到了一起,并同时爆裂而开。

就在这时,柳鸣一侧,波动一起,黑色匕首浮现而出,并化为乌光的冲柳鸣狠狠扎来。

“噗”的一声。

乌光竟从柳鸣头颅一侧洞穿而过,竟只是一道残影而已。

同一时间,驼背男子背后处人影一闪,柳鸣鬼魅般的浮现而出,袖子一抖,青色小剑化为惊虹一卷而过。

魔青山一声惨叫,就不及防下的被滚滚剑光绞成了血雨。

“大哥!”

那名中年妇人见此情形,当即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双目充血之下,身上黑气滚滚而出,体型瞬间暴涨了数倍。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赤芒无声无息的从其胸口“噗嗤”一声的一闪而出,并猛地一抽回去,顿时鲜血便从此女胸口窟窿中汩汩而出。

要害部位被击伤,中年妇人顿时气息萎靡了下来,微微偏转了头颅,却见其身后竟不知何时多出一名手持赤色长枪,浑身被绿焰包裹的灰袍男子。

“绿老怪,竟然是你……”

“嘿嘿,你兄长既然已经被杀,你一人留下又有何用,还是一起作伴去吧。”灰袍男子一声冷笑,周身滚滚绿焰翻滚而出,一个反卷后,就将此女化为了飞灰。

“阁下吸取了如此多的真魔之气,也真是辛苦了,现在,将魔气都交出来吧。”绿老怪转过身子,望着柳鸣,露出狰狞之色说道。

话音刚落,他单手一抬,手中赤色长枪发出一声清鸣的脱手而出,化作一道五六丈赤光的冲柳鸣激射而去。

就在这时,柳鸣耳边再次传来了罗睺淡淡的声音。

“不要恋战,赶紧让囚笼吸取足够真魔之气,现在封印已经被你破除,等下其他人势必蜂拥而至,让你应接无暇,而这真魔之气可是流逝一分少一分的。”

柳鸣闻言,眉头一皱,体表黑气滚滚而出,顿时在背后幻出了三条雾蛟和三条雾虎

“砰”“砰”几声后,雾蛟和雾虎痛死爆裂而开,化为了大片黑光。

赤色长枪所化赤光一闪,便没入了其中。

“怎么会……”

绿老怪一声惊呼,其与灵器的感应竟被切断而开,当即面色一沉下来。

就在他想要有其他所动作之时,漫天黑光一个狂卷。

绿老怪只觉眼前一黑,赫然已经身处柳鸣的冥狱神通之中,四面八方漆黑一片,隐约有无数黑色触手冲其狂缠而来。

绿老怪当即心中大凛。

同一时间,柳鸣身形一闪的再次出现在了封印边上,灵海中气泡微微一转后,继续吸纳起封印中冒出的缕缕黑丝。

不过仅仅半盏茶工夫,距离柳鸣十余丈之外的冥狱中,突然有几片绿焰翻滚起来。

没过多久,滚滚绿焰突然从黑光中硬生生一涌而出,并飞快凝聚成一张狰狞脸孔,并在黑光中拼命挣扎不已。

“没想到此人还有点本事,竟能破开冥狱。”

柳鸣瞥了一眼后,喃喃一句,随之施展起一心二用的天赋,袖子一抖,青色小剑一飞而出,在虚空中一个盘旋后,便化作一道五六丈长的巨大剑光。

“去。”

他单手虚空一点,青色剑光嗖”的一声,瞬间将绿焰所化脸孔从中一切两半,并一闪即逝后,直接没入黑光之中。

柳鸣心中自然明白,虽说此人利用魔功逼开冥狱一些,但其本体仍然身处幻术之中,根本无法抵御其御剑术全力一击。

果然片刻后,黑光中一声惨叫传出,接着“砰”的一声!

冥狱黑光轰然炸裂开来,滚滚绿焰向四周散开,露出一个没有头颅的灰袍男子,脖子之上喷出血水足有三尺高。

这位在散修中颇有名气的绿老怪,就这般陨落在了此处。

柳鸣单手一招,青色剑光在虚空中一个盘旋后,激射而回。

但飞剑还在途中时,他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突然再次抬手虚空一点。

青色剑光一个急转,朝不远处某根巨大石柱一卷而去了。

(第三更,最后几小时了,大家看看是否还有月票没投哦。)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