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7邪修来袭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9-28    作者:忘语


其他三人大惊之下,纷纷扭首就走。

但是青色剑光蛟龙般的漫天一阵飞舞后,就将这三人瞬间绞成血雨落下。

从柳鸣睁开眼催动三分朦影大法和御剑术,将围攻的五人悉数击杀,仅仅是两三个呼吸间的功夫而已。

剩下的脓包男子,见到眼前情形,当即面如土色的将袖中一张金色符箓掐碎,化作一道光罩将自身笼罩起来,又飞快着取出另一张黑色符箓往身上一贴,化作一道黑光便朝另一方向破空而去。

柳鸣面上闪过一丝冷笑,到了此刻,其怎会让此人轻易逃脱,当即体内一股恐怖剑意冲天而起后,就化为一道青濛濛晶虹,飞卷追去。

仅仅两个呼吸之后,青色晶虹追上了前面遁光,并狠狠一闪的斩到了上面。

一声惨叫后,脓包男子体表金光碎裂而开,并从高空坠落而下。

青光一闪,柳鸣蓦然出现在其下方,手臂一动,就一把抓住对方肩头,手腕一抖,又重重一拳捣出后。

脓包男子胸口被柳鸣正面一击之下,当即“轰”的一声,流星般重重坠落地面上,并砸出一个数丈大的巨坑,口吐鲜血的再无法动弹分毫了。

柳鸣身影一闪后,就鬼魅般的仍出现在男子身旁,并一脚踩在其胸上,让其一张口,又吐出数团鲜血来。

“说吧,你们埋伏于此究竟是何目的,别告诉我你们只是偶尔路过的。”柳鸣面无表情的问道。

“道……道友饶命,在下血域钟魔,我等此番……的确是为你而来,但若早知道道友如此神通广大,我……我等绝不敢冒犯的。”脓包男子大喘粗气,断断续续的说道,满脸恐惧之极表情。

柳鸣闻言,心中便是一动。这血域钟魔他有些印象,赫然也是生死单榜之人,排名似乎也在六七十之列,看来其他人也都是邪修了。

不过五年之前,柳鸣便能击杀这排名第三的枯骨僧人,五年后实力更是再进一步,击杀这几位排名靠后的邪修自然是轻而易举之事。

“我似乎并未与你等结下梁子。为何要特意找上门来?”柳鸣心中这般想着,口中却淡淡问道。

“你当真不知……那玉骨禅师向生死单其他人悬赏千万灵石要你人头,并且还附赠一枚其独门炼制的金刚淬骨丹,就连血帝子与黑凤仙子得到消息之后,也都已经放言要亲取你性命,好提你头颅去领那奖励了。”脓包男子见柳鸣口气稍缓。心中也是一松,说话也变得顺溜了一些。

柳鸣听闻玉骨禅师的名字之后,心中便是一凛,不由想起了当时生死单中记载的和枯骨僧人相关的信息。

这位玉骨禅师正是枯骨僧人的师父,同时也是一名邪修中鼎鼎大名的炼丹大师,而枯骨僧人是其门下最为疼爱的弟子。

当时柳鸣提交枯骨僧人头颅时,当时的生死阁执事还曾告知其要小心一二的。

但他当时并未多加在意。却没想到时隔五年,此人竟掌握了自己的行踪,还放出了天价悬赏。

柳鸣虽不知这独门炼制的金刚淬骨丹有何具体功效,但能连生死单上排名第一的血帝子与排名第二的黑凤仙子都惊动了,想必定是一枚价值不菲的炼体洗髓类丹药了。

“你们这是从哪里得知我的行踪。”柳鸣眉毛一挑,再次开口问道。

“这中天大陆,能够如此准确的找到一人下落的,除……除了北斗阁。还能有什么组织做到此事。我等兄弟六人,也是因为就在附近,才能如此快先找到道友的。在下所知道的全都讲出来了,还望道友饶在下一命。”脓包男子迟疑了一下后回道,随后又告饶起来。

“既然柳某想知道的已经都知道了,那么也没有留你们的必要了。”柳鸣目光一冷,一根手指虚空一划。一道青色剑光一闪而出,就将身下男子头颅切下的斩杀掉了。

接着他单手一抓,将此人头颅收入一枚储物符中,又身形一闪的将其余几人头颅也纷纷割下。

除了那名被其用剑指神通直接爆头的高大男子之外。须弥戒中已然又多出了五颗人头,若这些人若全是生死单上的邪修的话,那此番柳鸣则又能收获不少贡献点了。

紧接着,柳鸣又将几人所携带的储物符和灵器悉数收入了须弥戒中。

那名脓包男子所持的绿色小钟,是一口二十八重禁制的极品灵器。

但柳鸣灌注法力与其中却无法催动,此钟一侧也铭印有一个诡异的骷髅图案。

看来驱动此钟可能需要使用一些配合使用的魔道功法的秘术才行了。

而其他几人的储物符之中也不乏一些极品和上品灵器,只是没有这魅魂钟的禁制纹阵这么多,外加几人储物符之中又有不少灵石

柳鸣粗粗计算一下,此次收获居然高达三四百万灵石之多,让其不禁心中一喜。

这些邪修倒是一个个身家惊人。

他飞快的做完这一切后,便放出几颗火球,将几具尸体纷纷化为了灰烬。

“没想到,竟然是北斗阁将我行踪告知了这些邪修,如此说来,不但还会有其他邪修赶来,那血帝子与黑凤仙子定也知道我的行踪了。”望着眼前随风消散的灰烬,柳鸣眉头微微一皱,脸色阴晴不定起来,口中喃喃自语道。

一番思量之后,柳鸣轻叹了口气,再次认准了方向,往天野古城继续飞遁而去。

毕竟目前寻找真魔之气才是当前第一要务,可由不得他再改换行程的。

更何况,以他现在实力自问也用惧怕任何生死单上邪修,只要小心不要落入圈套,被对方群殴即可。

六天后,一片险峻山峰上方,无数金芒破空激射下,从对面一片黑气洞穿而过,并从中有一高一矮两道身影一闪而出。

但对面早就等候的柳鸣,体表剑气一起,就卷起一道青色惊虹飞卷而出,寒光一闪后,将两道人影一斩四截,大片血雨瞬间洒落而下。

……

半个月后,一片翠绿草原上空,十几只漆黑巨狼,正在附近一名黑袍蒙面人的口哨催动下,拼命围着柳鸣攻击不已。

这些巨浪,或口喷火球风刃,或张牙舞爪猛扑不已,但柳鸣却在狼群中幻化成一道淡淡虚影,让群狼根本无法攻击到分毫。

而黑袍蒙面人虽然口中哨声不停,看看着狼群中柳鸣鬼魅般的闪动,但露出在外的双目,却已经满是恐惧之色了。

忽然黑袍人体表灰光一卷,就化为一道灰白光球的破空而逃了,对那些巨狼灵宠根本不管不问了。

狼群中一声长啸发出,骤然密密麻麻的青色剑影从中爆发而出,森寒剑光所过之处,群狼全都被斩成了七八截。

接着一道青色惊虹一卷而起,直奔逃走的黑袍蒙面人一追而下。

片刻间后,远处天边就传出一声惨叫声!

……

一个月之后,一处开阔的平原之中,七名修士正在结伴在低空飞行赶路中,队伍最后一名面容普通的青袍男子,正是柳鸣。

此刻的他,并未幻化成其他模样。

毕竟他先前去北斗阁中是以黑脸大汉面目见人的,如此恢复本来面目后,就可借此看看北斗阁究竟掌握了自己多少信息。

眼前的这片平原,方圆千里但渺无人烟,但这平原上空长期盘踞着一种叫“离枭”的三头怪鸟。

这些怪鸟体形巨大足有丈之巨,且有三只脑袋,虽大多只有灵徒期修为,凝液期实力的极少,却常常成群出没,少则五六十只,多则上百成千,即使化晶期修士遇到也只能退避三尺。

不过则这片平原,却是通往天野城所在天马草原的必经之路,只有不多的几条特定路线才能避开这种离枭怪鸟。

柳鸣先前与这一群结伴而行的修士一同通过某个传送阵来到此处,因为要避开怪鸟所以他选择了继续跟随这一行人一同赶路。

据他估计,只要通过这片平原,再传送几次,大概两个月的时间后便可到达天马草原了,时间上应该是无虞的。

不远处的天边,突然出现了一道鲜红色的亮点,几个闪动间便放大了数倍不止,赫然是一道速度极快的血色遁光,并正朝这一行人疾驰而来。

众人见此,当即前进速度一停,纷纷露出警惕之色的望向了天边的红色遁光,有几人甚至已将灵器握在了手中。

几个呼吸的工夫后,伴随着一股浓烈之极的血腥之气,红光一敛之下,一名浑身血光濛濛,根本无法看清面容的人影,便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数丈远处,拦住了一行人去路。

“阁下何人,为何拦住我等去路。”一行人中,为首一名化晶初期的中年大汉,神识一扫之下,发现对方是凝液后期修为的样子,当即神色一松的高声问道。

血影目光一扫之后,顿时落在了最后面的柳鸣身上,当即口中发出“嘎嘎”一阵怪笑后,体表当即血光大放,数道血柱从其背后狂涌而出,顷刻间在其周围十几丈内形成一片奇腥无比的血海。

(第二更)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