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8金烈阳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9-07    作者:忘语


而金袍青年几个大步迈出后,竟然又一次经迫近到二人身后二十十丈处了。

“柳兄,我有一计或可摆脱此人,但需要你设法拖住其片刻工夫……”少女蓦然唇齿微动,向柳鸣传音了过来。

柳鸣听完后,略一沉吟,就微微点了点头。

此女见柳鸣同意,当即放慢了遁速,同时一拍腰间皮袋,一缕七彩霞光一卷而出,瞬间化作一只七色彩蝶的轻轻停于其指尖。

此蝶只有寸许之大,通体晶光濛濛,双翅之上,七色的灵纹清晰可见。

此女单手轻轻一扬,此蝶扑腾了一下翅膀,便飞快的朝柳鸣飞去,并停在了柳鸣肩头。

而柳鸣神色一动,当即一个转身,同时一拍腰间的养魂袋,两道黑色雾气一卷而出,骨蝎与飞颅浮现而出。

他只是一声吩咐,二者便又化作两道黑色雾气朝金袍青年方向激射而去,自己则带着七色彩蝶,再次向前方破空而去,同时放出强大精神力,注意着身后的一举一动。

按照紫衣少女的计划,先由柳鸣派出魔宠配合她尽可能拖延金袍青年一段时间,让柳鸣带着七色彩蝶尽可能的逃脱。

而一旦不敌之后,她便引着金袍青年往另一侧方向飞去,然后再借助七色彩蝶的空间秘术,同样从容逃走。

几个呼吸工夫过后,化为十余丈巨大的银色骨蝎,已经挥动着一对巨鳌的扑了上去。

飞颅也身形一个模糊。骤然幻化出九个一般无二的分身。

紫衣女子更是单手一扬,手中飞刀就再次化为白色蛟龙的一卷而出。

这也是此飞刀已经是法宝雏形。换做一般极品灵器的话,先前几击恐怕就早灵性大失,不堪使用了。

金光一闪,一道剑光就从对面再次一斩而开,不但瞬间间白色蛟龙一击而岁,更是一闪的直接冲紫衣女子洞穿而去。

而就在这时,骨蝎体表黑色灵纹一闪,一只巨鳌化作四五丈大小的冲金色剑光虚空一砸而下。

“砰”的一声。

金光一闪下。骨蝎当即被一股巨力掀飞了出去,巨鳌之上顿时出现了一道丈许深的伤口,隐约还散发出淡金色的光晕。

但此道剑光总算被勉强挡了下来。

这时,众飞颅几个闪动后,也已经悄然的出现在了金袍青年四周,,嘎嘎一阵怪叫。密密麻麻的绿色发丝激射而出。

金袍青年身形只是一晃,当即密密麻麻的金色剑丝,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霎那间,绿色发丝被寸寸切断,一只飞颅分身。更被一剑直接洞穿而灭。

其他飞颅当即一声惨叫的纷纷化为了黑气,并瞬间融为一体,直接往柳鸣方向滚滚败去了。

这时,金袍青年又一抬手,金色长剑脱手而出。瞬间化作十几丈大虚影,表面金色灵纹狂闪不停。便朝骨蝎方向虚空一斩而去。

骨蝎则体表黑气滚滚翻涌起来,将一对巨鳌抬起,呈交叉状,仿佛打算强行接下此一击。

“快回来。”

百余丈外的柳鸣见此便是一惊,心知此时的骨蝎根本无法接下这一击,急忙用神识感应吩咐道。

好在旁边紫衣女子,一咬牙,手腕一抖后,当即狂劈出十几道白森森刀光出去。

“轰”的一声巨响。

骨蝎所在之处金光冲天而起,紫衣少女依仗飞刀所化白蛟威能,向后飞射而出十余丈总算毫发未伤。

而骨蝎一声哀鸣后,气息瞬间跌落大半,并卷起一阵黑风的飞驰远去、

此蝎接到柳鸣吩咐,虽然迅速躲避了开来,但仍被巨剑所释放的剑气波及,体表几十道深浅不一的伤痕,已无法继续再战。

骨蝎及飞颅两头不下于凝液后期修为的魔宠,竟在金袍青年面前都走不过一招,几个呼吸工夫,便双双败下阵来。

在金袍青年要有下一步动作之时,一条十几丈长的白色蛟龙破空而至,赫然是紫衣少女再一次出手了。

此蛟只是一张口,漫天白色火焰从口中接连喷发而出,气势汹汹的冲金袍青年一压而去……

柳鸣刚将骨蝎飞颅收取,就听到身后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目光飞快往后一扫后,就看到紫衣女子赫然已经引着金袍青年,往相反方向激射而去。

他轻吐一口气后,速度不变的继续朝前方激射而去,转眼间便已距金袍青年二百多丈远了。

而片刻后,当金袍青年再次追上紫衣女子,并将手中金色灵剑缓缓抬起的时候。

前面女子,心中心中顿时浮现一丝危险之极的感觉,玉容一变后,当即贝齿一咬下,袖袍一抖的朝其祭出两件灵器,身形往后暴退,同时双目之中碧芒闪烁不停起来。

数百丈外柳鸣身边,那只七色彩蝶顿时也散发出一圈圈的五彩的光晕。

“轰”“轰”两声。

两件灵器自爆也只是将对面斩来的金色剑光略一阻挡。

但这时,此女两手飞快掐诀,口吐一个“换。”

刹那间,紫衣女子身形只是一个模糊起来,便在金色剑光堪堪抵达之前,骤然一闪的消失了。

同一时间,柳鸣身旁的七色彩蝶,“砰”的一声,爆裂而开。取而代之的,是脸色苍白如纸的紫衣少女。

显然原先的计划并没有成功,此刻距离柳鸣放出魔宠不过十息不到的工夫,而柳鸣也仅仅飞遁出三百多丈距离而已。

此种距离,对于摆脱金袍青年仍然不太可能。

果然,金袍青年毫不犹豫的一个掉头。已然再次化向二人大步追俩。

两人相视一阵苦笑,当即鼓动法力。朝前方继续飞遁而去。

就这样,柳鸣和紫衣女子在金袍青年幻影恐怖之极的实力压迫之下,一路夺命而逃起

一路上,二人只得不断的通过灵石与丹药补给法力,对于偶尔碰到其他一些幻兽,低级的就随手一击斩杀,甚至连捡起碧穹珠的机会都没有。

对于碰到的一些化晶期的幻兽,则随手抛出几件灵器其自爆。以方便自己逃脱。

好在这些幻兽虽然修为不弱,但遁速与二人想比,却是慢上不少,没过多久便可轻易甩脱了。

而更令人的吃惊的是,这片空间仿佛真的无穷无尽一般,竟始终没有飞到尽头之处,见到其他大厅石门。

金袍青年则不紧不慢的跟在二人身后。一直保持着几十丈的距离,偶尔隔空斩出的几道剑光,就让二人大为的手忙脚乱一番。

柳鸣此时暗自叫苦不迭,须弥戒中几十余件用来炼器的灵器一日之内竟只剩下寥寥数件,不知还要一路逃遁到什么时候。

如此一追二逃的情况,转眼间就持续了一整天。

一日之后。一片乱石林之中,柳鸣二人所化正在一片巨大石林中穿梭,身后一道道金色剑芒紧追其后,不时传来“砰砰”的爆裂之声。

忽然,柳鸣感觉到不远处赫然有一丝异样的灵气波动。心中一动后,当即毫不犹豫的立刻调动激射而去。

紫衣女子见此虽然有些诧异。但略一犹豫后,同样跟了过去。

然而二人尚未飞出多远,前方不远一座巨大石柱后,人影一闪,竟飞出一名二十来岁,长相清秀的白袍少年。

白袍少年转首看到柳鸣二人激射而来的情景后,先是一惊,马上身形一晃,出现在了一侧的十几丈外处,满脸的警惕之色。

但柳鸣二人根本丝毫停留之意没有,只是遁光一闪,就从其附近一掠而过。

这到让白衣少年为之一呆,目光一转后,立刻就看到了后面的金袍青年虚影,并在其面容上一扫而过,随之脸色一下大变。

“金烈阳!”

白袍少年失声喊出一个名字后,想也想的口吐吐出几句隐晦的咒语。

他体内立刻一阵爆竹般闷响,身形瞬间狂涨倍许,体表生出一片片银色硬毛,同时十指尖尖,口中獠牙毕露,眉宇间浮现出一个淡淡“王”字,竟化作半人半虎的模样。

少年赫然是一名妖族!而其一变身完后,当即一声低吼之后,便化作一团黄光,同样向柳鸣二人腾空激射追去。

他很清楚,只有和前面两人呆在一起,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这时,金袍青年虚影已经一闪而至,眼神微微一斜,望向了妖族少年所化遁光,紧接着一抬手,又是一道金光濛濛的剑光隔空斩去。

显然这时,妖族少年也已经成了其目标之一,吧

与之前的剑光不同,此剑光在虚空中一闪后消失后,就出现在十余丈外,接着再一个模糊,又出现在了更远之处。

如此几个跳跃之后,金色剑光便出现在妖族少年身后处,并狠狠一斩而下。

妖族少年一声低吼,猛然反手一爪拍出,当即一个白濛濛光爪就撞在了剑光上。

一声轰鸣!

妖族少年在身后爆裂波动中,一个跌跄的向前滚出了数丈远去,但身形一稳后,就马上体表黄光一闪的继续向前拼命而逃。

“原来这幻影竟然是金烈阳所留。”一旁的遁光之中,紫衣女子转首看了一眼后,喃喃了两句,但脸色明显有些发白了几分。

“金烈阳是何人?”附近柳鸣是何等耳力,一听此话,当即眉头一皱,传音问了一句。大家搜索威信公众号“忘语”,可以关注忘语的及时信息。

(第二更!另外推荐好友石章鱼的新书《医统江山》)

前世过劳而死的医生转世大康第一奸臣之家,附身在聋哑十六年的白痴少年身上,究竟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上辈子太累,这辈子只想娇妻美眷,儿孙绕膝,舒舒服服地做一个蒙混度日的富二代,却不曾想家道中落,九品芝麻官如何凭借医术权术,玩弄江湖庙堂,且看我医手遮天,一统山河!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