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3独角怪马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9-04    作者:忘语


青面男子一听皓月这话,似乎被戳到了痛处一般,脸上徒然升起一股青气,一股磅礴杀气顿时毫无遮拦的弥漫而出。

皓月脸上依旧一片笑容,但眼中却同样泛起一丝紫色精芒。

下一刻,两股宏大的气息,骤然在中间的空无人之处,猛然碰撞在了一起.

一声闷响!

虚空之中立刻出现无数细小的电芒乱窜,爆裂声接连不断,一道猛烈的罡风随即大起,向四下一卷散去。

周围离得近的修士,顿时在罡风一吹之下,再也无法站稳的东倒西歪起来。

反应稍快者,还能忙不迭的远远飞开,跑的慢的,则早已双脚离地身不由己的往远处弹射开去。

一旁的白发老者离得最近,不及防下,身形也是一阵晃颤,眉头一皱后,单手一捏法决,这才重新稳住了身形。

这时,一道道罡风接连卷起,形成一股股白色气流,将童子和情面男子一卷的包裹进了其中。

两人身形在白色气流中模糊不清起来,在虚空中若隐若现的化为了两道淡淡影子。

“好了,两位道友都是门内一派掌座,今日不惜抛下门中要务来到这偏远之地,总不会真想斗个你死我活吧。不如二位各退一步,静等着里面的弟子出来再说,以免伤了和气。”白发老开口劝说道。

皓月和戴姓中年人不过是因为一些往年的嫌隙,才忍不住彼此讽刺几句。老者这一番劝说,到让他们正好借这个台阶。

二者彼此冷哼一声,心照不宣的同时气息一收,顿时漫天罡风气流一滞的纷纷消散开来、

仅仅片刻工夫,真丹境修士所表现的强大,还是让围观众人瞠目结舌,不敢靠近分毫了。

就在此时,,浩然书院的中年儒生和青年飞了过来,并一晃的。落在戴姓中年人身旁。

“弟子拜见戴师叔”中年儒生当即对戴姓中年俯身行了一礼。儒袍青年也赶忙一躬。

“嗯。起来吧,我正好有件事情想要问下白师侄。”青面男子点了点头一声,接着嘴唇微动下,用传音之术和中年儒生交流了起来。

等中年儒生恭恭敬敬的回答完一切后。青面男子抬头望了望半空中的幻宫。面露一丝沉吟之色。

中年儒生及旁边青年见此。更加的一言不发,只是神色恭谨的站在一旁。

皓月看见戴姓中年人一番鬼鬼祟祟的动作,冷笑一声。随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挥手打出一道青色光霞,一闪之下,便将不远处昏迷不醒的藏玄卷了过来,并稳稳的落在了身前空地上。

皓月稍一打量了藏玄一番,眉头微微皱起,单手一扬,一个白色玉珠便从袖中一飞而出,并一闪的悬于藏玄胸口处。

随后他单手掐诀的虚空一指,口中念念有词起来,白色玉珠顿时放出一道三色霞光,将藏玄通体包裹其中,并从胸口往下的缓缓移去。

与此同时,藏玄体内响起一阵清脆的噼啪声响。

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藏玄体内原本断裂粉碎的骨头竟纷纷接上的重新愈合,而破碎的内脏也似乎以肉眼可见速度复原了。

白色玉珠在皓月的催动下,又分别在藏玄的四肢分别走动了一圈。

在三色霞光的修复下,藏玄全身伤势顷刻间好了大半,并在微微呻吟了几声后,便缓缓恢复意识的醒转过来。

皓月见此,微微点了点头,法决一收,再一招之下,白色玉珠便光霞一敛的飞回袖中不见了踪影。

藏玄慢慢爬了起来,一脸欣喜的活动了下身体后,连忙躬身朝皓月行了一礼,眼神中露出一丝敬畏:

“弟子多谢皓月长老出手相助。”

“不必多礼,你是那个分院的弟子?“皓月眼神落在藏玄腰间的外门弟子令牌上,淡淡问道。

“回禀长老,弟子是飘鸿院的弟子。“藏玄连忙恭声回道。

皓月闻言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在原地盘膝坐下,闭目养神起来。

他这次大老远跑到这长阳坊市,一来是看看这个久负盛名的碧穹幻宫,二来主要还是因为受到门中天剑峰好友的嘱托,照看一下其门下的弟子沙通天,不曾想会碰到浩然书院的戴姓男子,不由得心中大骂晦气。

藏玄见皓月一副神游物外的神情,犹豫了一下,也学着浩然书院儒生,静静站在了童子身后。

此刻戴姓中年虽然摆出一副看似随意的表情,心里实则也是郁闷不已。

他这次也是为了门下极其看中的商姓弟子而来,却未曾想却遇到了素来不和的太清门强者,还在弟子门人面前被人揭短,自然更加的窝火不已。

而碧穹幻宫外的修士们,虽然满腹的牢骚,但在真丹境三大强者面前,只得忍气吞声的将注意力再次投放到了上方的宫殿之中,甚至下意识的不敢太大声说话。

此时此刻,幻宫中的争斗还在继续。

自柳鸣斩杀了第一个以前闯宫之人的幻影后,转眼又过了半个月时间。

在这期间,柳鸣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不好,又接连碰到了两道人形幻影,每一个虽然都是凝液后期的修为,但实力却都赫然达到了化晶期的水平。

其中一人甚至隐隐已有了化晶中期的实力,让柳鸣不得不召唤出骨蝎飞颅,三者联手,手段尽出下,才勉强将其斩杀掉。

不过经此一役,他还是受了点轻伤,在吞服了一些丹药,今才完全恢复了元气。

而进入这碧穹幻宫的这段时间之中,各种长相奇异的幻兽,也让柳鸣着实大大开了一番眼界,甚至遇到了不少都是典籍上都没有记载的古妖兽幻影。

这些幻兽攻击方式也是各式各样,除了一些物理攻击及法术攻击外,还有一些颇为诡异的灵魂及精神方面的攻击。

若非柳鸣如今精神力堪比化晶期修士,又有化识虫傍身,二者轮流休息之下,为其提供了源源不绝的精神力,说不定也会吃些小亏的。

他连番苦战之下,身上同样积攒了大量的碧穹珠。

其中银色碧穹珠足有五枚之多,紫色碧穹珠二十余枚,绿色碧穹珠五十多枚,至于最低等的灰白两色的碧穹珠更是多达上百枚之多。

他虽然不知最终换取时,那些宝物别所需的碧穹珠数量,但柳鸣自问比起一同进来之人,应该也不算少了,应该能够换取一些想要的东西了。

当然为了万一期间,柳鸣自然在幻宫消失之前,会继续多收集一些此珠的。

……

不知多少天后,某处大厅之中,虚空中一道赤红剑芒由下及上的一挑,一只鱼头人身,高达数丈的怪兽,骤然间被一劈为二,两半身子轰然倒在了地上,并爆裂成一团黑气,留下了一枚紫色碧穹珠。

柳鸣一闪而现,面无表情的收回飞剑,并拾了珠子,稍一打量便收入了须弥戒中。

正当他要推开一侧大门,想要进入下一座大厅之时,忽的听闻门外呼啸的劲风声传了过来,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仿若奔雷般的阵阵马蹄声。

柳鸣眉头微皱之下,身体一个闪动,便出现在了十余丈的半空之中。

与此同时,下方“轰”的一声,青石大门一下被撞的粉碎,两道人影随之激射而入。

柳鸣目光一凝的往前方望去,心中顿时一怔。

“是你!”

“是你?”

两个闯入者一看到悬于半空的柳鸣,也微微一惊下,嘴中竟说出了同样话语,语气却大不相同。

这两人,柳鸣赫然都认得!

一名全身奇异黑袍者,正是那名蝠人族青年。,而另一名脚踏一柄青光飞剑的锦袍男子,竟便是沙通天此子。

蝠人族青年口气中略带一丝讶然,而沙通天则是惊讶中带着一丝忌惮。

正当蝠人族青年张口正要再说什么,大厅外隆隆的沉重脚步声徒然已近在咫尺。

下一刻,一声嘶鸣的怪吼,一下在三人耳边惊雷般的响起,随之一只浑身燃烧着诡异黑焰的独角怪马,便从隔壁大厅外跃然而出。

这只怪马看似并不大,只有一丈多高,身躯线条却是流畅异常,通体漆黑如墨,周身上下布满了一圈圈忽隐忽现的暗色灵纹,头顶的一支独角却是洁白晶莹,与身躯的颜色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此幻兽方一踏入大厅之中,一股化晶后期的恐怖气息,骤然在厅中蔓延开来。

柳鸣瞳孔一缩之下,脸色为之一沉。

但未等他做什么,独角怪马当即仰天嘶鸣一声后,双足往后猛地一蹬地,竟一个模糊后,诡异的悬于三人头顶上空。

下一刻,此幻兽身上黑焰一个卷动,“腾”的一声,飞出一团团拳头大小的黑色火球,流雨般的向三人激射而去,声势惊人之极。

如此诡异的黑炎,柳鸣自然不会让其沾身分毫。

其当即单手一扬,一溜金沙从袖中一飞而出,滴溜溜一转之下,便化作一片金色沙幕将周身护了个严严实实,同时身形闪动间,便将大部分黑色火球避了开去。

剩下不多的几道漏网之鱼击在金色沙幕上,也在一阵金光闪动中,被轻易的一弹而开。

(第一更)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