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四象傀儡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8-31    作者:忘语


“去!”

柳鸣一声吩咐,同时袖袍一抖,一溜金光激射而出,一下延伸开来,化为一条数丈长的金色蟒蛇,一闪之下将被发丝缠住的傀儡甲士彻底缠了起来。

幻化出的金甲符兵此刻已早已扑到了傀儡身前,一拳狠狠的击在无法动弹的甲士头部。

那头傀儡甲士不及防下,顿时被一下击跌倒在地。

绿袍少年见此情形,不禁大吃一惊,没料到柳鸣的两只魔宠实力如此之强,从散发出来的法力波动看,竟然都有凝液后期的实力!

柳鸣此前的行为分明是故意将他的傀儡引到了远处。

“胆敢破坏我的傀儡,必要将你碎尸万段!”绿袍少年厉声喝道,身上绿光大盛,当即带着另外两头傀儡一扑而上。

但柳鸣却早已身形一个模糊下,出现在了被飞颅及黄巾力士缠倒的傀儡跟前,手中飞剑一闪,闪电般的刺向了其左胸口一处金色符文标记所在。

对于傀儡的结构,柳鸣也是颇有研究,知道只要摧毁其核心供应灵力之处,再强傀儡便立时变成一具死物,通过此前一番观察,他自然早已找到了核心所在。

“嗤“的一声!

赤红色的飞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深深刺入了甲士胸口的标记处,傀儡甲士高大的身躯顿时一阵金色光芒乱闪,内部传出了一阵咔咔声响。

柳鸣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但旋即又是微微一变。

这具傀儡的内部的机关和法力流动竟然没有就此完全停止,金色的头颅上仍然散发出金色光芒。只是放出的气息显然比先前弱了几分。

“原来如此,这傀儡甲士竟然有两处核心。难怪动作如此敏捷。”柳鸣心念急转下,手中剑诀一掐。赤红飞剑再次一下弹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又一从事刺入了傀儡眉心处。

“嘭”的一声传来。

这下金甲傀儡终于嘎然停止了动作,眼中赤芒一灭的重重摔倒在地。

从柳鸣放出魔宠困敌到摧毁一头金甲傀儡,仅仅几个呼吸的工夫!

直至金甲傀儡倒地,绿袍少年才带着另外两头傀儡重新赶到近前,但其目光一扫瘫倒在地上仿若死物的傀儡和仍与骨蝎缠斗一时无法脱身的另外一头,当即身形一顿,脸色铁青一片,再看向柳鸣的目光。充满了浓烈的杀意。

柳鸣轻轻一笑,挥手打出一道法诀,缠绕傀儡的落金砂顿时溃散开来,一个盘旋后,便化为一道金光的落在了他手上。

“你以为无法施展四象阵法,我便不能拿你怎样了吗?”绿袍少年冷冷一笑。

柳鸣对此却是一副微笑不语的模样,但通过神念悄然向飞颅及黄巾力士各自吩咐了一声。

“嗖”“嗖”两声破空声传来。

飞颅和黄巾力士骤然间激射而出,扑向绿袍少年身后的两具傀儡甲士。

与此同时,柳鸣剑诀一掐。身前赤色剑芒一闪,斩向了绿袍少年。

“找死!”

绿袍少年厉喝一声,双手黑光一闪,蓦然多出了一副漆黑的拳套。并黑芒一盛的向面前的剑芒一拳击出。

“轰”的一声巨响,赤色飞剑在一拳之下竟被击的倒射而回,而绿袍少年也在巨力反挫下。不禁后退了两步。

就在绿袍少年稳住身形,想要再次挥拳冲出之时。一声冷笑骤然传入他耳中,少年只觉眼前一花。一道黑影便已重重的甩在他胸口。

“嘭”的一声,绿袍少年不及防下,护体罡气竟被瞬间击碎,而后胸口处一阵火辣剧痛传来,一下腾空而起被打飞了十余丈远,像一个破麻袋一般,重重摔在了地面上。

“哇”的一声,绿袍少年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胸前更是往下凹陷了一片,连呼吸都感到一股钻心疼痛。

“这不可能……”绿袍少年翻身而起,眼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之色。

他在魔玄宗是万人瞩目的天才内门弟子,背后还有一座大靠山,在宗内可以说是呼风唤雨,何曾这般狼狈过。

而不远处,他作为最强依仗的四头傀儡甲士,一头已经损坏,另外三头则被对方的灵宠死死的缠住,一时之间竟挣脱不开身,更别说过来护卫他了。

绿袍少年强忍胸口痛楚,低喝一声的挣扎站起,但见眼前一阵黑影闪动,身前瞬移般的多出了一个人影,正是柳鸣。

绿袍少年见此,眼中终于露出一丝畏惧,但蓦然一张口,一道乌芒激射而出,事先丝毫征兆没有,却是一口数寸长的牛毛黑针。

柳鸣却不进反退的身形骤然向前一欺,同时头颅一个模糊后,黑针幻影影本的一闪而过,接着其袖一抖,点点金光一卷而出,又瞬间一凝的化作一道金色光刃,向前方无声一扎而去。

如此近距离下,绿袍少年根本避无可避,再想催动其他灵器防身,也根本来不及了,只能拼命将身躯往一侧一闪,先避开要害之处。

结果金光一闪,绿袍少年护体罡气就被一斩而破,一条手臂被生生的一切而下,并瞬间化为血雾的爆裂而开。

“啊!”

绿袍少年惨叫一声。

不过他也算是心性坚定之辈,猛一咬牙,身形顿时往后暴退了数丈之远,另一手飞快的取出一枚符箓往断臂处一贴而上,止住了肩膀部位的血流如注,而后单手一挥,黑光一闪,手上赫然多出了一把黑多白少的扇子,却是其在拍卖大会上拍下的灭魂扇这件极品灵器。

柳鸣眉头微微一挑,如果他没记错,这把扇子应该有三十重禁制之多,对方拼死催动之下。威力也是不容小觑。

不过拍卖会至今不过两三月光景,这少年既然已经祭炼了这套傀儡。加上先前并未第一时间祭出此扇,想来应该没有完成灭魂扇的祭炼。如此一来,倒也不用过分担心了。

他正思量间,绿袍少年已经面露一丝狰狞之色的将全身法力狂涌入灭魂扇中,似乎还觉不够,又一张口,一口精血便喷到了扇面之上。

灭魂扇顿时一阵黑白亮芒大盛,随后对准柳鸣就狠狠一扇。

但见一道紫色雾气从扇面汹涌而出,一凝之下,竟顷刻间化为一只紫色骷髅。大口一张的朝柳鸣吞噬而来。

柳鸣顿觉一股摄人心魄之感充斥周边空间,双耳隐约有针扎般的一阵刺痛传来,心神顿时为之撼动几分。

柳鸣心中微微一凛,忽然翻手取出一枚银色小锁,同时另一手闪电般一掐诀。

银色小锁一闪之下,让其双眸骤然间银芒大放,一股仿若实质的庞大精神力喷涌而出,迎上了堪堪而至的紫色骷髅。

“轰”的一声!

紫色骷髅骤然间一阵呲牙咧嘴的溃散开来,再次化作滚滚紫色雾气的在空中缓缓消散。

雾气之中。一道青色身影只是一扭,竟鬼影般一闪而出,下一刻便已到了绿袍少年身前两三丈处。

“不!我不可能会输给你这种无名之辈!”绿袍少年此刻脸色早已苍白如纸,见此情形。拼命的大吼一声,手中灭魂扇一阵疯狂扇动,无数黑色风刃纷纷席卷而出。想要做殊死一搏。

柳鸣目光一冷,身上黑气一闪。整个身体便宛如蛇身一般,不可思议的一阵扭曲腾挪。竟瞬间从风刃之中穿了过去。

下一刻,绿袍少年但觉身侧一阵乌黑劲风呼啸而过,接着胸口一凉,下意识的回首望去,却见身后一名一身青袍的男子,正抬着一只黑气缭绕的手掌,掌上一团鲜血淋漓的心脏犹自缓缓跳动。

绿袍少年见到此幕,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双目圆瞪,脸上全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啪”的一声!

手掌猛地一握紧,心脏顿时被捏的粉碎,迸射出一团鲜血。

绿袍少年嘴巴张了张,喉咙中发出了几声低不可闻的嘶哑之声,随后身躯一软的栽倒在了地上,眼睛中完全没了光彩,只有胸口大洞里仍然鲜血冒个不停。

柳鸣面无表情的收回手臂,微微一震的将上面血迹震散开来。

便在此刻,一团黑气赫然从绿袍少年的头颅中激射而出,一闪之下,便到了数丈开外,眼看就要往远处遁去。

柳鸣眉头一挑,凝液期修士死后还能保留一缕精魄的,其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自然不会让其逃脱,只是一挥手,赤色小剑便已飞射而出,围着黑气便是一绕。

黑气之中骤然传来一声凄厉惨叫,而后“嘭”的一下碎裂开来,化作点点黑光的四散开来。

就当柳鸣面色一松的准备收回飞剑之时,黑光之中忽的飞出一根细若发丝的血光,只是一闪,就没入了其身体之中。

速度极快,让其根本来不及躲闪分毫!

柳鸣顿时便是一惊,立刻催动精神力在体内搜索起来,很快便看到体内经脉深处,多出了一丝淡淡的红线。

他心中一沉,想起了太清门典籍中记载的一些魔道诡异术法,很多都是以自身精血,精气为根本发动的恶毒法术。

他记得有一种魔道秘术,名叫败血剑,便是燃烧自身精血化成一道血剑,只要沾到敌人身上一星半点,便能立即侵入到对方的元气和精魄之中,如跗骨之蛆一般缓缓蚕食对方的元气,直至死亡,是魔道修士临死之际,和敌人同归于尽的邪术。

“莫非这血丝也是这类法术的一种?”

柳鸣心中有些嘀咕起来,但再仔细一思量又感觉不像。

败血剑一类的邪术,都是要一定的精气和法力才能发动,刚刚的一缕精魄被剑芒绞灭时,似乎没有使用法力的迹象。

接着,他立刻施法驱除体内这根血丝,但无论如何调动法力,也丝毫效果没有,此、血丝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一般。看来此术绝对是魔玄宗的某种特殊秘术。

“算了,还是等回到坊市,再慢慢处理吧。”柳鸣一时无法,只能眉头一皱的暂时停止了施法。

(第二更)(未完待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