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7阴阳巨力魔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8-31    作者:忘语


所谓卜卦,是占问一些事件问来走向的一种方法,修仙界中,有一些人从出生便有洞悉天机的占卜之能,人们称之为卜卦师。

但是由于卜卦是一种几近逆天的行为,所以每次卜卦也会给卜卦师自身带来重大的损害,卜卦师必须以消耗自身大量寿元作为代价才能测算出一些模糊的未来之事,而且不能准确的测出,这才导致虽然先天的卜卦师众多,愿意为人卜卦的却寥寥无几。

另外一点,卜卦之人与被卜之人若是有血缘关系,占卜出来的卦象才会准确一些,否则卦象则往往失准。

所以有一些家族世家往往不惜让族中卜卦师消耗寿元来占卜家族未来的兴衰情况,企图通过提前得知做出一些应对之策。毕竟卜卦预测只是以当时某一时间点占卜出的未来情况,若是此后的时间发生一些变故,未来情况还会随之改变的。

不过有些十分强大的卜卦师,也能无意中对某些事情自发有一些心头预兆,并且往往颇为的准确,还并不会主动耗费寿元。

紫衣女子就是在欧阳家一位和其血脉颇近的强大卜卦师的一次心血来潮中,无意中有了和其相关的一些卦象,得出了其近期在长阳坊市中可能会有一场不小机缘的预兆。

否则以紫衣女子在欧阳家的地位,怎会轻易离开其家族的。

“有劳乔老费心了,您老主持法阵想必也消耗了不少法力,赶紧休息一下吧。若是那机缘真要出现的话。我对你还要颇为借助一番的。”紫衣女子神色一正的又说道。

“多谢小姐关心,那老朽就先告退了。”乔自一闻言。当即点头的告退下去。

坊市中某家客栈顶楼,一间宽敞的密室之中。

那名魔玄宗的绿衣少年。赫然正在练习操纵着那四头新得的傀儡甲士。

但见房间中央,四头丈许高的金甲傀儡隐隐站成了一个战阵,在绿衣少年法决催动下,身形模糊的不断变换着方位,双目红光闪动间,双手握拳挥舞的密不透风,攻防一体,几乎毫无破绽。

突然他单手一招,一阵阴风在密室中刮过。四头傀儡甲士周身金光一闪,竟瞬间化作寸许大小的黄色圆珠,并一卷的飞入其袖袍之中。

此时,绿衣少年才露出一脸满意之色,一翻手又从胸前摸出一小枚古镜碎片,仔细看了一眼后便又放了回去,轻笑一声后便走出了密室大门。

“这四只傀儡我已能熟练操作,若是一同使用,其实力已经达到化晶初期。与你不相上下。我决定独自离开一段时间,你就不用跟着我了。”绿衣青年朝门外站立着的那名化晶期的铁塔大汉说道。

“不知公子想要一个人去做什么?”铁塔大汉发出低沉的嘶哑声说道。

“丹腾长老不是说长阳坊市附近此可能会有宝物出世吗,我在这都等了半年之久,实在太过乏闷了。如今有这这四象傀儡傍生。我便打算去附近转转,看能否遇到那所谓的机缘,另外在顺斩杀几名太清门修士。好出一出以前那人追杀的恶气。”绿袍青年冷哼一声,的表情。

“那公子得多加小心。特别是不要在离长阳坊市太近的地方出手,毕竟且坊市中有真丹境以上的强者坐镇的。”铁塔大汉并没有言以阻止。只是稍微提醒了一句。

“这一点我自然知道。”绿衣少年哈哈一笑,然后在一个闪身,便从密室门口消失不见了。

片刻后,长阳坊市附近一片茂密的绿林之中,一名绿衣青年身形一闪的出现其中。

在确定四下无人之后,绿衣青年嘿嘿一声,单手往脸上一抹。

下一刻,一阵噼啪声从青年体内传来,身体骤然高大了倍许,竟瞬间化作了一名巨汉,而当他将手从脸上拿下之时,骤变成了一张有黑白相间的阴阳脸。

若是此时有太清门弟子在此,便能一眼认出这绿衣少年变化后的阴阳脸巨汉,赫然就是生死单上排名十三的阴阳巨力魔。

此人因一张古怪的阴阳脸而得名,但一身魔道功法也着实了得,并且身怀巨力,曾经以一己之力,隔空轰杀过七名太清门外门弟子,手段极其狠毒,实力也是惊人之极。

数年之前此人曾被太清门内门弟子古天奇在某处遇到并加以追杀,逃了数日后,虽借某种古怪功法侥幸逃脱,但也因此身受重伤,从此便消身匿迹。

“呵呵,太清门的那些杂草,今日就让本少爷血祭一番,好助我魔功更上一层楼。”阴阳脸巨汉狰狞的一笑后,舔了舔嘴唇,身形一个模糊的消失在了原地。

一个时辰后,长阳坊市几十里外,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脚下,一名身穿太清门普通弟子服饰的矮小青年与另一名白袍青年正边走边聊。

忽然一阵黑色的阴风刮过,下一刻,一名身穿绿色布衣,长着一张丑陋阴阳脸的大汉骤然出现在二人面前。

“阴阳巨力魔!”矮小青年见状几乎脱口而出。

“连你这种只有凝液初期的普通弟子都知道我的名号,看来太清门对我还真是别有一番重视。”阴阳脸大汉哈哈一声大笑的调侃道。

矮小青年惊恐立刻掏出一把绿色小扇,轻轻一扇,卷起一阵狂风,凝成一道透明的风壁盘旋四周,而后取出一张灰色符箓掐碎,一个土黄色光罩在其身边形成。

阴阳巨力魔只是冷冷一笑,便瞬间化作一道绿色的雾气在原地消失不见。

下一刻,矮小青年突觉胸口一凉,一只绿色的巨爪便已透过两层护罩,从其胸前直接洞穿而过,紧接着一个巨大身影出现在其身后,正是那阴阳巨力魔。

当此魔面带狞色的一把将手抽回时,包裹矮小青年全身的透明风壁与黄色护罩才寸寸碎裂开来,并在“砰”“砰”两声脆响,便化作了点点晶光的消散在空中。

从矮小青年拿出小扇到,被阴阳巨力魔一击击杀,仅仅是两个呼吸间的事情。

另一边看似眉清目秀的白袍青年,惊惶之下,才堪堪摸出一张符箓准备掐碎遁逃,但等见自己同伴这般被轻易被杀,顿时让其吓的在原地簌簌发抖,不敢再有任何举动了。

“只有灵徒修为,你不是太清门的人吧。”阴阳巨力魔转过身去,对其淡淡的说道。

“在下……在下只是与这位道友偶遇,并……并不认识他,更与太清门扯不上任何关系,望前辈饶命。”白袍青年此时脸色非常难看,大声求饶道,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

“要怪只怪你和太清门的人走在了一起。”阴阳巨力魔嘴角抽动了一下,发出一声冷哼后,便朝白袍青年虚空一抓,一只丈许大的绿色雾气魔爪朝其呼啸而去。

山谷中顿时传来一声凄厉刺耳的惨叫声。

……

数日后,附近区域开始传出了有邪修现身,频频袭击与太清门有关修士的消息。

接下来的短短半月间,就陆续有十几名和太清门有关修士毙命而亡,并且浑身财物也全被洗劫一空,一时之间,坊市之中和太清门有关弟子人心惶惶起来。

没多久后,百炼阁后院的一间炼器房中,柳鸣终于结束了闭关,一挥手撤去了布于屋中的禁制后,便缓步走出了房间。

在此期间里,他借助自己的一心二用之术,边炼制灵器边不断的参悟典籍,在无数次反复操练铭印禁制后,终于初步掌握了一些简单的炼器手法,如今针对下品灵器,增加了数重禁制和附加属性的炼制,成功率竟高达九成之多。

但是他仍然没有把握能将九嶷骷髅盾一次就提升至法宝雏形,毕竟材料如此难以收集,万一炼制失败,他的损失可是不小。

正在他思量,再去购置些下品灵器练习是时候,忽然腰间阵盘忽然一阵响动,接着传出叶掌柜有些惊慌的声音:

“柳上使,不好了,华师傅出事了!”

“华师傅发生了什么事?”柳鸣一惊,当即单手掐诀的催动阵盘问道。

“华师傅今早外出,到附近矿山收购炼器用的一些材料,结果刚刚他发来消息,说和两位同道在返回途中,遭到了一个阴阳脸大汉的偷袭,现在情形危机,还望柳道友火速前去救援!”叶掌柜的声音有些焦急起来。

“好,我这就过去!”柳鸣断然回道。

他身为百炼阁坐镇弟子,出了这种事,自然不会有所推辞。

柳鸣询问清楚了华师傅他们的大概位置后,二话不说的收起阵盘,出了百炼阁,往出口方向疾驰而去。

他方一离开坊市,顿时腾空而其,并往身上贴了一张符箓,当即风驰电掣的往某个方向激射而去。

一刻钟之后,他便赶到了坊市百余里外的一处低矮山谷。

按照叶掌柜所言,华师傅他们便是在这附近被人伏击,柳鸣二话不说的放出精神力开始搜索起来。

“轰”的一声。

就在此时,远处的一片树林中传来隆隆的法力撞击声音。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