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斗法(中)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3-11-25    作者:忘语


“南大师最钟爱的孙女?”

一听大智此话,朱赤和钟姓道姑互望了一眼,均都露出一分苦笑之sè来。

柳鸣在旁边听的好奇,不知他们口中的“南大师”到底是什么样人物。

于诚一见少女无恙,意外之下倒也没气馁什么,但口中当即念念有词起来,同时两手一扬,各有一道青sè风刃一甩而出,接着再一握拳,就直奔少女一扑而来。

对面少女见此,没有催动那条傀儡蟒蛇,反而一声冷哼,手中竹黄圆盾和赤红符箓,同时一模糊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各自多出了数枚黄sè符箓,只是迎风一晃后,当即有六颗火球连成一串的激shè而出。

于诚见此大惊失sè,再想闪避却已经迟了。

他身上的厚厚黄土,足足让身形比以前凝滞了倍许不止,前两颗火球应声和两道风刃撞击一起的一闪而灭,第三、第四颗火球就硬生生砸在其身上厚土上,当即在两团火光中,将他身躯震的连连后退不已。

不过当第五颗火球和第六课火球几乎同时到达的时候,于诚中才勉强从袖中摸出一柄短刃的硬生生劈开了其中一颗,剩一颗火球则又狠狠砸在了其身上。

这一次,他一下发出一声惨叫,身上厚土终于在火光中碎裂而尽,身体被汹汹火焰包裹了进去。

“咳,这一局,我们认输!”

一声长长叹息!

圆圈外的朱赤,身形一晃,出现在了红发少年身边,大袖一抖后,顿时狂风骤然一起,将所有火焰都一卷而灭。

朱赤深深望了少女一眼,转身而走。

此刻的于诚,因为相救及时,虽然头发眉毛全都被火焰烧掉大半,全身上下都一股黑乎乎的焦糊模样,但除了肌肤上被烫出一些水泡外,实际上并未真的烧伤多厉害。

但他跟在披发男子回去的时候,一脸垂头丧气的模样。

他这一次失败,一方面是因为南姓少女出人预料的拥有这般多符箓,另一方面自然是因为施法错误,竟然没有及时取消自己身上的土甲术,让身形一下笨重无比,否则也绝不会败得这般快。

要知道在九婴山练习的时候,他可从未施展过土甲术,原本想在真正比试中当做杀手锏来用的,没想到最后反成了落败的原因。

这让朱赤对红发少年也有一分不快之意了。

第二场比试,九窍山那边并未马上派人上场,显然这一次对方是先等他们派出弟子后,才会再挑选弟子应战的。

“聪天,你……”

“慢着,师妹!这一局直接让枫儿上吧。”

钟姓道姑原本刚想招呼柳鸣上去的时候,朱赤却忽然这般的打断道。

“师兄的意思是……”钟姓道姑有几分意外了。

“若是一连两局都失利的话,恐怕给枫儿的压力太大了。反正看对方样子,是打算三局全都拿下来的,一定会让那叫金宇小子用来对付枫儿的,不如现在就一搏更有利一些的。”朱赤这般的说道。

“师兄此话也有道理。枫儿,你的意思呢……”钟姓道姑思量了一下,点下头,又转首问萧枫一句。

“师叔师姑放心,不管那叫金宇家伙的傀儡兽是什么,我都不会失败的。”萧枫十分自信的回道。

“嗯,你已经修炼成了那一门秘术,此战的确应该大有优势的。那你就先上场吧。”钟姓道姑终于也同意了。

于是萧枫一笑后,就胸有成竹的走了上去。

朱赤和钟姓道姑,目光紧随的也往对面望了过去。

只见九窍山弟子一分,从中走出来的果然是那个名叫金宇的yīn沉少年。

二人的心,都不由的提了起来。

据他们得到的消息,在九窍山开灵大典的时候,这位叫金宇的少年,虽然只是六灵脉之身,但因为一心多用的天赋却比一般九灵脉弟子还受众多灵师争抢,拜入大尚大智二人门下后,更是重视之极,几乎已经视作钵传人般的样子。

柳鸣见到这二人的关切神情,心中不由的苦笑一声。

看来这两位真对他最后一局的取胜不抱太大希望,而将一切都寄托在了萧枫身上了,否则也不至于从始至终都未问过自己一句。

这种不要被人太重视的效果,虽然大部分是他特意在九婴山营造出来的,但此刻心中自然也有些不太舒服的。

“你有什么手段,尽管施展出来吧。否则,我一动手,你就没有机会了。”yīn沉少年一走入圆圈中,就淡淡说道。

“哼,这话也正是我想对你的说的。”萧枫一听这话大怒,手臂一动,手中一个模糊后,顿时多出一口淡青sè长刃,一声冷哼的回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yīn沉少年面容丝毫不变,袖子一抖,一颗拳头大青sè圆球一抛而出,并在一个滚动间涨大变形,化为了一头三尺来高的青sè螳螂傀儡。

此傀儡兽和那条蟒蛇傀儡不同,除了两只寒光闪闪的前臂看似锋利异常外,其他地方都青光濛濛,给人一种轻盈异常的感觉。

“青光螳螂!你们竟然敢将此傀儡给一名新入门弟子,他恐怕根本无法发挥此傀儡的实力?”朱赤一见此螳螂傀儡,当即脸sè大变起来。

钟姓道姑也目露凝重之sè来。

“呵呵,这青光螳螂虽然炼制的复杂特殊了一些,但也并未超出二阶傀儡兽的范围,至于cāo纵的问题,朱兄就更不用担心此事了,金宇这孩子的一心多用天赋,一会儿就能让二位道友大开眼界的。”白发老者呵呵一笑的说道。

“是吗,那二人就拭目以待了。我倒也看看这在贵宗中号称最难cāo纵的二阶傀儡兽到底如何厉害法。”朱赤哼了一声,随之就不再言语的继续观看下去。

萧枫一见对方亮出傀儡兽,手臂一动,手中青sè长刃符器就朝对面接连劈出,与此同时,另一只手则一掐诀,一连数种不同法决瞬间打入自己身体之内,让其浑身肌肤一下变得碧绿一片。

“砰”“砰”几声。

青光螳螂傀儡两只前臂只是微微一动,就将几道符器攻击一磕而飞。

但就在这时,萧枫手臂再一抖下,手中青sè长刀嗡嗡声大响,面sè一狞后,竟一声大吼的再冲前方一劈而出。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青sè长刀灼热一黯后,一道数尺长寒光从中卷shè而出,声势惊人之极。

而同一时间,萧枫将手中符器一抛之后,两手再一掐诀,身体一下变得朦胧不轻起来,双足再一踩地面后,就化为一道虚影的沿着圆圈内侧狂绕起来,速度之快,让人一看之下,都几乎有头晕目眩之感。

柳鸣见此情形,却双目一眯起来。

其他灵徒也许没有注意,但他却隐约看到飞奔中的萧枫,竟然从袖中不时掉出一些肉眼几乎无法看清的小颗粒状来。

“轰”的一声。

金宇面对飞shè而来的青sè刃芒,只是和傀儡兽略一晃动,就轻易的躲开了这看似惊人的攻击,并身后地面上留下一道惊人之极的沟槽,然后看了一眼远离自己绕圈狂奔的虚影,忽然笑了起来:

“竟然和我比速度,真是可笑。青光,上吧。”

话音刚落,他身前青光傀儡兽两只森然前肢忽然“苍苍”两声的互擦了两下,就化为一道青影的也激shè而出,速度之快,竟然还在狂奔中的萧枫之上。

萧枫见此情形,心中一惊,但还未来及作何反应时,螳螂傀儡就已经到了其近前处,并且前肢只是一动,顿时破空声大起。

一道道寒芒迎头一劈而下。

青光螳螂傀儡竟一瞬间就冲其砍出了十几刀下来,动作之快,真堪称是电光雷石了。

纵然萧枫一向自傲,见此情形也不禁心中一寒,忙一边躲避,一边慌忙一掐诀。

其袖中“嗖”“嗖”声一响,两只数寸青sè光矢从中激shè而出。

“当”“当”两声,傀儡兽斩出的寒芒只是往回一缩,就将两只青sè光矢斩成了无数碎片。

但萧枫也趁此机会一个晃动,拉开了和傀儡兽的距离,并手中法决一变,冲yīn沉少年狂笑起来:

“小子,你现在输定了,荆雨术!”

话音刚落,他圆圈内跑过地方,忽然绿光大放,一根根手指粗细的黑sè尖刺从石板内一冲而出,足有上百根之多,并在一个掉头后,暴雨般的冲中心处激shè而去。

“这就是你的手段,真是可笑。”

金宇见此情形,却叹了一口气说道,将一根手指往额头上一点。

“嗖”的一声响,那头青光螳螂傀儡竟一下回到了其身边,随之背后双翅一展而开,围着yīn沉少年狂奔而起。

而那些黑sè尖刺也已经发破空声的到了近前处。

金宇面对此景,身躯却仍然纹丝不动,只是专心催动自己的傀儡兽。

绿影骤然一停!

yīn沉少年身旁赫然出现了四只一般无二的螳螂傀儡,每只各守一边,并且前肢只是一动,就幻化出一堵堵森然寒光,将激shè而至的黑刺纷纷一兜其中,并瞬间斩成了无数小截。

萧枫面露得意的笑容,顿时一下凝滞住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