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初见法宝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8-14    作者:忘语


此时,白色小剑静静的悬浮在阵盘正上方,剑身犹如琉璃一般晶莹剔透,表面仿若实质的淡白色光晕缓缓流转,不断向四周释放出一股股寒气。

每一股寒气卷出没多远,便会凝成一片片寒冰。

没多久,冰潭底部便变成了一片寒冰世界。

柳鸣虽然被寒冰封住,但依仗皮甲和强大肉身,倒是没有真受到何种损害,但心中却不禁有些骇然。

从这白色小剑散发的惊人气息来看,比那三十五重禁制的九嶷骷髅盾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剑赫然是一件真正的法宝级剑器!

但就在这时,金玉环处突然“噗”的一声闷响传来。

此女金胸口一点金光亮起,随后一枚金色符箓浮现,瞬间化化为一团金色光的汹汹燃烧而起,并有一圈圈白光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附近的寒冰在白光的散射下,迅速的融化成水,不到片刻工夫,柳鸣二人便恢复了行动力。

柳鸣挥动了几下冻得有些发麻的双臂,眼神不由的往一旁的金玉环瞥去。

此女方一脱困,二话不说的一个闪身来到了白色小剑跟前,手臂闪电般的伸出并一把抓起小剑。

白色小剑在其手中仿若有灵性一般的不断颤动,散发出的寒光仿佛犀利之极,将其手掌划破而开,鲜血直流。

金玉环却对此全然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口中念念有词起来,同时另一手法决一催。一张口,一枚蓝色小剑虚影从中一闪而出。并一声清鸣下,一闪即逝的瞬间没入手中的白色小剑。

一旁的柳鸣见到此幕。眼中不禁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此女竟然也是一名剑修,其喷出的仿佛也是一枚剑胚之灵。

下一刻,白色小剑骤然间剧烈的震颤起来,迸发出一阵耀眼之极的白色亮芒,并从中隐约传出阵阵的微弱声响。

柳鸣见此不禁双眼一眯,想要一看究竟,结果白光竟突然一敛的安静了下来,并再次露出了其中的小剑。

只是原本通体晶莹的小剑表面此刻布满了一层层细微之极的符文,并透过潭水散发出点点晶芒。显得颇为诡异。

此女见此,口中法决一变,白色小剑顷刻间缩小化作寸许大小,一闪的跳跃而起,没入其眉宇之中。

小剑被此女取的瞬间,潭水中冰冷奇寒竟瞬间开始溃散开来。

看来此潭之所以如此冰冷,也全是因为这口小剑缘故。

“柳师兄,大功告成,我等先离开此地吧。”金玉环长吐一口气后。冲柳鸣一笑的说道。

不知是否错觉缘故,此女收了这件法宝后,看上去立刻多出了一分清冷之意。

柳鸣点了点头,二话不说的一掐法决。朝潭水上方激射而去。

没有了寒气的侵袭,金玉环自然也无所顾忌的单腿轻轻一蹬潭底,紧随柳鸣而去

半个时辰后。秘洞之外,柳鸣正脱下身上的皮甲交还于金玉环。

“此行能如此顺利。全倚仗柳师兄相助。”金玉环接过皮甲,并露出对柳鸣的感激之色。

“没什么。在下既然收了姑娘的通脉符,这些自然是分内之事。”柳鸣朝其微微一笑的说道。

“柳师兄也看到了,其实我也是一名剑修。而沙家之所以让沙通天娶我作为双修伴侣,其实也就是为了图谋这件金家祖上遗留下来的法宝级剑器。虽然此剑只是一件刚刚脱离雏形的最下品的法宝,并且里面剑胚之灵因为无人持续培育的缘故,灵性失去了不少,但也足以让一般家族为之垂延不已了。要不是金家也算是太清门附属家族,并且门中也早有一名和金家有些渊源的某山峰长老打过招呼,其实早就无法保住此法宝了。”此女晶眸闪动间,轻叹一口气,一脸坦然的向柳鸣吐露了实情。

柳鸣见到此剑时,其实也已猜到十之三四,当下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并未多说什么。

金玉环则继续缓缓向柳鸣道来:

“而沙家之所以想让我当山通天的双修伴侣,大半缘由是这件名叫冰璃剑的法宝,当年被我先祖下了禁制,本身也必须由金家凝液境以上嫡系血脉之人才能收取。不过沙家有一种秘术,却可以通过双修之术,夺取伴侣的部分血脉气息,也能同样设法催动此飞剑。”

听到这里,柳鸣才有些恍然为何此女如此直言,丝毫不害怕自己见到此法宝起其他心思了。

“那柳某要恭喜道友了。有了此宝,金姑娘以后重振家威,想来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了。不过,既然已拿到所需之物,我们也开离开此地吧,省的沙家人再来,节外生枝。”柳鸣神色一正道。

金玉环微微一点头,一拍腰间,伴随一声尖鸣后,一只灰雾濛濛的巨雕出现在二人面前。

二人一跃而上后,金玉环轻轻抚摸了巨雕头部、

巨雕一声清越长鸣的双翼一展,顿时掀起阵阵狂风的向万灵山脉方向破空而去。

……

十余日后,万灵山脉某个偏僻角落的山谷上方,虚空之中骤然一阵水波般涟漪荡漾而开,随即一只灰色巨雕从中一飞而出,并扑动了几下翅膀的降落下来。

随即两道身影从上面一跃而下。

赫然正是一路返回的柳鸣和金玉环!

这一路上,此女一改去时候的沉默不语,话语也渐渐多了起来,和他聊起了金家以前辉煌时期的一些事情……

柳鸣见此,则向其讨教了一番关于剑修的经验,以及凝练剑胚的一些小诀窍,关于法宝灵器之事也稍微打听了一二。

毕竟此女祖上曾出过一名真丹境界的剑修,如今家族虽已没落,传到下的剑修心得仍然尚在,但如能知晓一星半点,对往后修行自然也能少走一些弯路的。

而金玉环由于先前数次相救并成功助其取回祖传法宝缘故,对柳鸣所问修炼上的事情,倒是知无不言,倒是真让其收获不小的。

“金姑娘,此行不负所托,既然你已安然返回,我们便就此别过了,以后有暇免不得再和师妹叨扰一番剑修之道了。”柳鸣与此女又简单几句后,便说出了告辞之言。

“没问题,那小妹就先走一步了,柳师兄,你也多保重了!”金玉环闻言轻笑一声,再次跃上巨雕的破空离去了。

柳鸣望着此女离去身影,略一思量下,足底黑云一起,化为一道青光的往另一个方向腾空而去

同一时间,万灵山中某座颇为隐秘的山峰洞府大厅中。

一位面容枯黄的老者正坐在一把灰色石椅上,一脸严肃的看着旁边一名锦袍青年,正低声质问着:

“通天,你为何不全力以赴拿下那金玉环,而是任凭其拿回冰璃剑。老夫不相信以你能力真无法做到此事。”

“二伯,那冰璃剑对我并不是太适用。况且即使用秘术通过双修获得金家血脉驱动此剑,也无法真正发挥其全部威力。金玉环也是如此,即使依靠血脉之力驱使此飞剑,也无法和自己亲手凝练的飞剑那般遂心如意,终究无法成为真正的剑修强者的。我一心只想凝炼自己的本命飞剑法宝,所以本意对那冰璃剑并不是真多看重的。就算得到此剑,也只是打算当作备用剑器而已。”沙通天一脸从容的回答道,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哦?既然你真的一心想走剑修之道,不愿走这取巧之法,那二伯也不再勉强了。不过此事,毕竟是族中谋划了许久的事情,你有时间回族中一趟,还要给其他几位长辈一个交代才行。此外,你能对剑修之道竟有如此觉悟,也可见毅力过人。只要能够进阶化晶,那成为秘传弟子也未必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名沙家的化晶期长辈听完后,不怒反喜的抚须称赞起来。

“侄子一定会尽力的。”沙通天目中异芒闪动,双手一拱,神色恭敬的回道。

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起身挥了挥袖袍,就此离开了洞府。

……

柳鸣方一回到洞府,便在洞门口高挂谢客令牌,而后大步踏入了密室之中。

身后石门,无声息的关闭了。

柳鸣缓步走到了密室中间位置,二话不说的袖跑一抖,一枚黑色药丸与一枚蓝色药丸在手中转动不停,正是当日在坊市购得的“乌凝丸”与“蓝水丸”。

他仔细的打量着手中的两枚药丸,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足足一盏茶的功夫后,他将两枚药丸一收,又从腰间须弥螺之中取出那枚青光蒙蒙的通脉符。

此时他已经万事俱备,只需将法力恢复到凝液中期巅峰,再找一处阴气较重之处,便可以尝试突破凝液后期了。

柳鸣心中既已定计,当即盘膝坐地,双目一闭,静静的调息起来。

结果他这一坐,就是三天时间。

当柳鸣神色一动的再次睁开眼睛时,只觉神清气爽,整个人重新恢复了精神饱满。

他当即起身,简单整理一番后,便离开洞府,足踩黑云直奔万事殿而去。

(明天又要出远门,去上海参加书展活动了。最近忘语在完善魔天记的几个修炼系统,所以更新要放慢一下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