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宗门法契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8-09    作者:忘语


金玉环抬头看见这几名外门弟子突然出现,脸色立即大变,两眼直直的望着其中一名尖嘴猴腮的青年,似乎认识此人。

“金师妹,你似乎又忘了沙通天沙师兄的叮嘱了。各位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不要给金师妹添什么麻烦了。”另一名脸上坑坑洼洼,长相颇为丑陋的矮个子青年嘿嘿一声后,抢先说道。

矮个子报出沙通天的名字后,围观者大多面露惊容,紧接着又是一片骚动。

“沙通天。”

“就是沙家那名年纪轻轻便成为内门弟子之人?”

不知谁低声说了几句,大半围观者顿时二话不说的转身离去,即便是剩下未走之人也是一个个面露讶然之色。

金玉环摊位周围竟一时间寂静了下来。

柳鸣虽不知这沙通天的来头,但听闻围观人群所言,沙家似乎有些背景,而沙通天在外门弟子中似乎也名气不小的样子,而转念一想,此女能轻易拿出一枚通脉符,想必也定有什么来头。

“沙师兄让我们传个话,问问你那件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尖嘴猴腮的青年见围观人群走的走,沉默的沉默,不禁露出一脸得意之色,似笑非笑的问道。

金玉环看了青年一眼,面色有些发白,但神情冰冷的丝毫没有回答的意思。

“金师妹,我等也不是第一次来找你了,据我所知,你们金家与沙家本来就是几百年的家族世交。如此美事犹如锦上添花,何需百般考虑?”另一名儒生模样青年见此女默不作声。用较为缓和的语气劝说道。

“你们死心吧,我绝不会答应沙通天的……”金玉环此时脸色苍白。贝齿一咬的答道,眼神中却流露出几分坚定。

听闻此言,那尖嘴猴腮青年与那矮个子丑陋青年微微露出惊讶之色,儒生模样青年则不禁摇了摇头。

“哼,沙师兄既然有话在先了,外门谁会不知好歹出手相帮你。金师妹,你再好好想想,我们还会再来的。”尖嘴猴腮青年故意提高嗓门说了几句。

这几人几声冷笑后,也不再多说什么。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此时的金玉环玉容铁青,抬头望了望剩下的围观之人,众人皆避开了她的目光。

她心中一冷,站起身来,将摊位一收,而后在众人的注视下,一脸黯然的沿着朝南街道往坊市出口走去。

一出坊市,她轻轻一掐决,一朵白云将其一托。便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这时,剩下的几名在附近围观之人,又是一阵议论纷纷。

“据我所知,这金家与沙家确实是世家。可那都是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两家都出过一名真丹境界的秘传弟子,而且两家也是相互交好。只可惜自从金玉环的祖上不慎陨落后。金家最近百年便渐渐没落了,其族内如今连化晶强者都荡然无存。只剩下金玉环此女,还是借了祖上之光。才成为了外门的凝液境弟子。”一名六七十岁,身穿外门弟子服饰的鹤发老者,朝旁边的一名络腮胡子同伴说道。

“金家我是不太清楚,可是沙家我还是略知一二的。沙家族内现在仍有数名化晶期族人,而那沙通天资质不错,在修炼上更是颇有天赋,年纪轻轻就被天剑峰掌座相中,收为内门弟子,更是在短短数年便达到了凝液后期,且还是一名剑修,可以说是沙家最有潜力的弟子,听说甚至被某位太上长老也看中了,甚至以后说不定会成为秘传弟子。说来也怪,以沙通天现在的实力和沙家的势力,找一名双修伴侣还不是一件容易之事,可他却指名要金玉环,不知其中是否另有隐情。”络腮胡子男子在一旁说道。

“如此说来,近年来两家反目成仇也是因为此女誓死不从双修之事?”鹤发老者闻言,露出一丝惊异。

“此女多次拒绝沙家一番美意,估计是惹恼了沙通天,此人到处警告那些与金玉环走的较近的一些外门弟子和普通弟子,申称若是谁帮助金玉环就是与其作对。一些人怕惹出事端,不得不疏远金玉环,否则此女也不至于出现在坊市之中,用一枚价值惊人的通脉符来寻求他人帮忙的地步了。”络腮胡男子苦笑一声,缓缓说道。

其他人也在一阵议论后,就此的纷纷离开了……

一旁的柳鸣听闻那沙通天只是一名凝液期的内门弟子,当即心中一番思量,突然快步向金玉环离开方向走去,一出坊市大门后,便腾空驱云飞遁而去了。

……

太清坊市南边,翻过两座几十丈高的小山,是一片极为茂密的红枫林,放眼望去犹如一片火海。

此地常有一种以红色枫叶为食的毒虫“红叶虫”出没,而此虫除了可用来制作一些普通解毒药以外,并无其他价值,故而此地平常人烟罕至。

一名面容清秀,身穿白色锦袍的女子却正站在密林深处,其脸上表情阴晴不定,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正是金玉环此女。

一个时辰前,她离开坊市不多久,刚翻过一座山头准备回宗门洞府之时,突然耳边响起一句淡淡的传音。

“金姑娘,在下愿意陪同去那危险之地,换取姑娘手中那枚通脉符。若是姑娘愿意,一个时辰后,坊市南边红枫密林相见。”

而传音之人似乎修为颇高,金玉环用秘术探测周围方圆数里内,竟无法发现此人丝毫踪迹,让她心中一番犹豫之后,还是调转方向朝南边的红枫林破空而来。

大约又等了半盏茶的功夫后,树林某个方向传来一阵沙沙之声,随后一个黑色的身影一闪而现。再一个模糊后,一名青袍青年便出现在金玉环面前。

正是柳鸣。

“不知阁…”

“下”字还未说出口。金玉环用精神力一扫,一脸诧异的望着眼前这位仅有凝液中期的修为。身穿外门弟子服饰的青年。

“金姑娘,在下愿意陪同去那危险之地,也可答应保证魔周全,姑娘在坊市中愿意用一枚通脉符相赠,现在是否仍然有效?”柳鸣脸色一正,开口直言道。

“确有此事。只不过这位师兄,小女要去之地异常危险,实力不够的话,恐怕……”

金玉环打量了柳鸣数眼。眼前这位青年相貌平平,身材也只是普通,凝液中期的修为比起坊市那名凝液后期的大汉还低一些,脸上露出几分迟疑之色。

柳鸣见此,微微一笑,忽然的一声低喝,体表黑气滚滚而出,随着一阵劈啪声响起,一只手臂暴涨数倍。瞬间往地上猛击一拳。

骤然间,此女感觉到一股惊人的灵压扑面而来,比起一般凝液后期弟子还要庞大几分的样子,让其心中一惊。“轰隆隆”一声巨响。地面也猛的剧烈的摇晃了一阵。

同时一阵狂风向四面八方席卷开来,卷起漫天的尘土,弥漫的尘土散去后。地上一个数丈大的深坑清晰可见,坑中还有一些红枫树被折断。东倒西歪的散落在巨坑之中。

金玉环看看地面深坑,又不禁望了柳鸣一眼。面上满是吃惊的表情。

“不知金姑娘现在是否满意。”柳鸣将黑色气劲一收而起,淡淡一笑的说道。

“阁下实力惊人,此番若是愿意陪同小女前往,事成之后,约定的通脉符自然交予。”金玉环面带喜色的急忙说道。

“很好,不过柳某同样也有两个条件。”柳鸣一脸从容之色,眉毛一挑后说道。

“师兄有何要求但说无妨。”此女显然并未料到柳鸣竟然还有条件,微微一怔下,才开口问道。

“其一,柳某可以先与姑娘签订那宗门法契,但是那通脉符必须先交到在下手中。其二,在下出手帮助姑娘之事,不想被第三人知道,在下也不想平白得罪一名内门弟子和他身后的家族。”柳鸣一副不容对方不答应的样子。

“柳兄所提条件,小女子答应便是。不过此法契,也必须当场签下。”金玉环心念急转,回想今日坊市一行,想必以后不惜得罪沙通天而愿意出手帮助她的人更是寥寥无几,一咬牙后,也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说罢,她从袖中又取出了那张青光蒙蒙的宗门法契,递给了柳鸣。

柳鸣先前只是远远一瞥,档口将法契贴于额头,用神识一扫,一行小字缓缓浮现而出,里面内容赫然约定签署人需在未来一个月内,跟金玉环此女去一个地方,并保证其安全的情况下,协助其完成一件在能力范围内的事情。

“这是本门特制的宗门法契,一旦用精血签订之后,签订双方只能按照法契上约定行事,任意一方违反上面约定,都会遭遇法契之力反噬之力,轻则神魂遭受重创,重则精血燃烧而亡。当然若是修为胜过炼制法契之人的话,就可不受法契之力约束。而此法契只有真丹境以上之人,才能炼制的。”金玉环见柳鸣目光略一丝迟疑后,就急忙的解释道。

柳鸣自然没有想过这违反法契之事,当即口吐一小团精血,再单手朝其一点后,便落于法契之上、

法契表面青光一闪后,精血便缓缓没入其中,法契左下角顿时泛起淡淡的血光,再片刻后,血光一凝,赫然结出一枚诡异的血色符文。

他将法契当即还给了金玉环。

后此女看了看法契上血印,松了一口气的点了点头,也吐出一倒霉精血,在柳鸣所结血印旁又凝出一枚血印,经柳鸣过目后,这才将法契小心翼翼的收入怀中。

“柳兄看好了,这就是作为报酬的通脉灵符。”

金玉环一挥袖,一枚青光濛濛符箓一飞而出,并稳稳的落入柳鸣手中。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