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2银泉谷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7-24    作者:忘语


“既然师姐是六阴祖师后人,师弟自然无不从命之理。其实在下来自一处名唤云川岛的地方,此岛属于沧海之域,……”柳鸣略一思量过后,便斟酌着词句,将当日入门时对缥缈峰掌座所述,又重新对面前少女说了一遍。

结果龙颜菲听完,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来,片刻后,才缓缓说道:

“我族中数千年来一直在找寻先祖下落,今日多谢柳师弟相告,也算了却了族中心愿。”

“师姐说哪里话,说起来六阴前辈对在下也有大恩,据实相告,原是本分。”柳鸣连忙回了一礼。

“柳师弟即是先祖弟子,不知可否方便去我龙家所在的银泉谷一趟,祖母听说了先祖之事,也想要亲自见柳师弟一面。”此女想了想后,又眸晶光一阵流转的说道。

“此事原是应当的,不过在下方才加入太清门没多久,而今尚需处理一些事情。不如等过些时日,在下自当前去拜访。”柳鸣闻言心中一凛,但神色未变的如此说道。

“也好,那就再等些时日,我再来拜访吧。”龙颜菲闻言有些失望,但马上又想起了什么,嫣然一笑的说道。

柳鸣自然只能连连的点头。

随之二人再聊了数句后,龙颜菲便足生一朵白云的

见此女走远后,柳鸣才松了口气,而后便返身回了洞府之中,在卧室中又来回踱步了数趟,沉思了好一会儿后。才轻吐一口气的继续倒头大睡气力啊。

第三天清早,柳鸣才精神抖擞的醒来。

接下来的时间。他再去了一趟宗门的内坊市中,采购了一批修炼龙虎冥狱功所需的符箓。丹药后,便立刻便在洞府密室中开始闭关,修炼起此功法来。

现在他既然已经将须弥虚空剑胚凝练完成,眼下最重要的自然是尽快增强本身法力修为了。

要知道,现在距离他体内的神秘气泡下一次吸取法力的期限已经不多了。

然而就在柳鸣闭关之时,外门弟子之中却开始流传出一些和其先关的传言来。

玄殿外殿之中。

此时正值中午,许多门中弟子正三三俩俩的聚集于此,挑选着外榜任务,为了以后的修炼。辛辛苦苦的积攒着贡献点。

“章师兄,你听说了最近大家都在议论的传言了吗?”一名长相有些猥琐的普通弟子向身旁的同伴悄声问道。

“你说的是何事?”章师兄眼睛不离玄榜的问道。

“你不知道吗?外门生死单上排名在一百多位的玄姆教天残童子被人给挑了,据说杀他的人只是一个新入门的外门弟子。”猥琐汉子嘿然一笑的说道。

“天残童子?竟有人能杀得了此人!”章师兄显然是知道天残童子的,终于将目光从玄榜上拉了回来,连忙问道。

“自然是千真万确。昨日我去南盘山做任务时,从外门的彦师兄处亲耳听来的。彦师兄和雪师姐,还有其他几位新入的外院弟子,一起去黑阳山脉猎杀妖兽,偶然碰到了那天残童子。一番厮杀过后,彦师兄他们不敌,其他三人还命丧在那妖人手上。”猥琐汉子见对方起了兴趣,当即颇有卖弄的说道。

“快说。后来怎样?”章师兄还没问,旁边另一人已经忍不住开口询问道,周围的人群闻言。都渐渐的聚集了过来。

猥琐汉子一见如此多人都看着他,当即精神一振。干咳了一声后,才继续摇头晃脑的说道:

“说到那日的情形呀。那真是危急万分,彦师兄二人眼看便要走投无路之际,突然一声怒喝,体验一个穿着外门弟子服饰的年轻人如风而至,并一抬手的放出一件金光灵器……至于是什么灵器,彦师弟也没看清……总之就是举手投足之间,那天残童子就被割成了十七八块,是丝毫没有反抗之力啊……”

猥琐汉子说的是口沫横飞,仿佛动手的便是他一般,可周围的人似乎并不买账。

“老于,你这是说书的瘾头又上来了吧,是在哪听来的戏文吧?”

“就是,那天残童子何等狡猾之辈,连外门排名前三十的周师兄,曾追踪了其数月之久,最终都未能如愿。”

“是啊,他怎么会这么轻易丧命,还是一个新入外院弟子下的手……“

“于某所言,句句属实,你们若是不信,可以自己去问彦名师兄。”猥琐汉子涨红了脸的争辩道。

附近的其他太清门普通弟子,自然其所说大斗将信将疑。

同一时间,一处洞府之中,三名身穿外门弟子服饰的男子正坐在一起,饮茶闲聊。

三人之中,坐在主座上的是一个看起来极为年轻的男子,剑眉入鬓,目光锐利,若有外门弟子在场,一眼便能认出此人正是外门弟子中上届大比排名第十的王天恒。

“王兄,据说长居生死单上十余年之久的天残童子,最近终于伏诛了。”王天恒对面端坐着的是一个身材健硕的男子说道。

此人脸型方正,不过下巴上胡子拉碴,似乎很久没有打理过的样子。

“此妖人杀害我太清门多名弟子,在下早想出手将他除掉,只是一直都没得空闲,倒是有人先动了手,却不知是何人动的手?”王天恒端起茶杯,饮了一口,缓缓说道。

“据说是一名新入门的飘鸿院外门弟子,叫做柳鸣。华师兄也是飘鸿院弟子,想必也已经知道此事了吧。”胡子男微微一笑,朝坐在另一边的青年道。

此人看起来也是仅二十多岁年纪,不过头发却是半黑半白,看起来有些诡异。

“不错,我先前也听一些外面师弟提起过此事,若真能一个照面就斩杀掉天残童子,想来实力也真的不同凡响了。”华师兄眼角瞥了王天恒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

王天恒闻言,脸色一沉,冷笑道:

“哼,全是以讹传讹罢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区区一名新入门弟子又算得了什么。”

胡子男和华师兄对视一眼,又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去,继续低头饮茶。

对于外界的这些议论,柳鸣自然是毫不知情,每日里依旧是自顾自的在洞府之中闭关,修炼龙虎冥狱功法。

直到两个月后的一天,一道青色遁光从天际一闪而现,并落在了柳鸣的洞府门前,青光一敛之下,露出一名妙龄少女,赫然正是龙颜菲这名佳人。

当柳鸣再次见到这名龙师姐时,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起来。

此女自从上次一别,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几乎每隔十余日,便会来上一次,逗留时间虽不长,期间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柳鸣说上一些太清宗的修炼之事,而话题说到最后却自然又是邀请其去银泉谷与其祖母一叙。

这一次,在此女再次提出邀请之后,柳鸣一番思量之下,只能点头应允了。

此女闻言自然大喜,随后二人起身,腾云而起,往万灵山某处飞去了。

而自从天残童子之事在外院内传开后,柳鸣在外门弟子中也算小有名气。

虽然他平时深居简出,但被这样一名姿容出色的内门师姐接连到访,自然引起了不少有心人的注意。

这一次他和龙颜菲一同离去的情形,在被几名恰好路过的外门弟子发现之下,当即此消息迅速在门中流传开来,自然又引发了一番不小的轰动。

……

缥缈峰上,一处修炼洞府之中。

“这么说,龙师妹又去找那个叫柳鸣的小子,两人还一同离开了?”洞府中的大厅之中,一名身穿内门弟子服饰的青年男子,面容英俊,但正面色阴沉无比的正、坐在一张木椅上。

“正是,此事经飘鸿院数名师弟亲眼证实,绝对属实。”青年男子身前站了一名外门弟子打扮的矮小男子,此人一脸恭谨之色,显然对青年男子有些畏惧。

“啪!”一声脆响。

青年男子手中一个玉杯,被其生生用巨力一捏而碎,化作一片齑粉的纷纷落下。

……

与此同时,柳鸣随着龙颜菲,在飞过了几座高矮不一的山脉后,眼前忽然一亮,一个郁郁葱葱的翠绿色小山谷,出现在了其眼前。

山谷之中的约莫一半左右,被一片淡蓝色的湖泊所占据,放眼望去,湖面上正笼着一层淡淡的白色雾气。

而此湖的居中位置,竟有一口汨汨不停往外冒着泉水的巨型泉眼分外显眼,且隔的老远都能听到淙淙的水声。

喷涌而起的泉柱约有数丈高,在阳光的映射下,闪烁着晶莹的银芒,在四周白雾缭绕下,端是神妙无比。

不用猜,此处便是龙颜菲此女口中的银泉谷了。

片刻后,柳鸣二人在山谷口一落而下,随后便沿着一条蜿蜒小径朝谷中走去。

两人在穿过一座架于涓涓细流之上的石桥之后,便来到了几间看似简陋的草庐前。

草庐一侧是一块亩许大小的药田,里面种着一些各色灵草,而后方则是一片结满淡粉色果实的古树,另一侧则是一个小庭院,庭院里除了一张石桌和几个石凳外,还有几盆惹眼的火红色花卉。

这里就是在万灵山小有名气的银泉谷了。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