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9生死单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7-24    作者:忘语


绿毛怪物纵然厉害无比,但也一时间被彦名二人拼命般攻击给缠住了。

而柳鸣面对滚滚而来的紫光,脸色一沉,单手一扬,数团火球便激射而去,接着袖子一抖下,点点金光一闪而出,并化作漫天金沙的盘旋空中

火球撞上紫光后,随着数声爆鸣声从半空中传来,阵阵热浪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开。

紫色霞光顿时为之一滞不前。

天残童子见此,二话不收的两手飞快掐诀,口中念念有词。

巨大葫芦中轰隆隆声一响,从中赫然又喷出了黑绿两种雾气,冲对面一卷而去。

但柳鸣只是面无表情的单手朝空中一指,上方虚空处的金蒙蒙沙雾顿时弥漫而开,一颗颗砂砾闪动下,顿时组成了一面十几丈高的巨大沙墙。

结果黑绿两片雾气一顿冲击翻滚之下,竟无法突破沙墙分毫。

同时此沙墙在柳鸣的催动之下,竟一个翻滚而去的反向天残童子所在一推而去。

天残童子见状,心中一惊之下,手中法决一催,巨大葫芦顿时在绿芒闪烁中狂涨倍许,同时一团比先前浓郁数倍的黑雾喷涌而出,让人闻之欲呕。

黑色雾气粘稠仿若液体一般,并且铺天盖地都是,一触碰金色沙幕晶发出“兹兹”腐蚀之声,虽然无法就此破开金色沙幕,但也让沙幕一时之间无法寸进分毫了。

见自己的毒功秘术依旧破不开眼前的沙阵,天残童子眼中狞色一闪,知道真遇到了大敌。当即一边仍然狂催葫芦,继续放出各色雾气光霞冲击对面金色沙雾。一边口中骤然发出一声长啸!

原本依靠强大肉身,已经欺近彦名二人的身边的绿毛怪物。顿时一声呼应般的吼叫后,身影突然一个模糊,竟从严明二人身边倒射而回,并一个闪动,就鬼魅般绕过金色沙幕,化为一道淡淡虚影的直奔柳鸣所在一扑而来。

柳鸣见此,心念一动,当即动用起一心二用之术,一边继续催动沙幕抵御黑雾。一边祭出两枚重水珠,并瞬间融为一体的脱手而出,迎向了扑来的虚影。

“轰”的一声!

合体重水珠正好砸在了虚影上,当即黑色雾气一阵翻滚,同时一座小山虚影黑色圆珠中显现而出,并一压而下。

这碧爪妖灵虽然防御力惊人之极,速度奇快,但一个不及防下遭遇这奇重无比的灵器,也一声惨叫的身形急坠直下。并一声巨响后,、身躯重重的摔在了附近地面上,砸出了一个数丈大小的巨坑。

重水珠所化的小山虚影也一闪即逝,重重压在了巨坑之上。竟将绿毛怪物压的无法动弹分毫。

这合体重水珠禁制全开之下,所化小山虚影足有十几万斤之力,此妖灵即便蛮力惊人。但要破开显然也不是件容易之事。

天残童子见此脸色大变,单手一个翻转后。手中蓦然又多出了一丈漆黑如墨的符箓。

但还未等侏儒抛出手中符箓,对面柳鸣却一声不吭的将体内大半法力全都瞬间倾泻而出。

但见半空中的沙幕。当即金光一阵大盛,表面无数金色符文涌现而出,面积竟瞬间扩大了倍许之多,竟将对面的各色雾气光霞全都一冲而散,接着再一个翻卷,就化为弥天金色沙幕的将方圆数亩的天空全都笼罩其下。

天残童子大惊,立刻将手中黑色符箓一抛而出,当即密密麻麻的黑色符文涌现而出,围绕其身旁旋转不定起来,而另一只手一扬,向葫芦之中打入数道法决去。

“砰”的一声。

巨大葫芦竟自行的爆裂而开,直接化为了紫黑绿三色雾气,向下一涌后,就将侏儒包裹在了其中。

与此同时,空中的金色沙幕一落之后,就天残童子裹在了其中,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巨大金球,并再向中间疯狂收缩起来。

天残童子当即感到一股股庞然巨力从四面八方狂挤而来,顿时三色雾气和符文全都压的嘎吱乱响。

侏儒脸色大变之下,只是拼命掐诀往符文和雾气中狂注法力而去,来抵挡这些巨力的挤压。

不过就在这时,金色砂砾已经化为了一个直径数丈的巨大沙球,在飞快的旋转而起,同时里面沙壁上纷纷冒出了一根根金色尖刺。

原本就被压的堪堪不支的三色雾气和黑色符文,顿时被金色尖刺搅的粉碎,再无法再阻挡金球缩小之势了。

天残童子大惊失色,当即一拳往自己胸口上一拍,一口气喷出十余团精血去,竟又化为一层血雾的护住了自身。

不过就在这时,对面的柳鸣,面上厉色一闪,袖袍一抖,银色小剑飞射而出,再一个模糊后,就化作了一道七八丈长的刺目银虹,向空中的金色沙球激射而去。

“噗”的一声!

沙球表面凭空出现一个拳头大孔洞,银虹一闪即逝的洞穿而入。

下一刻,金色沙球中顿时一声惨叫发出。

柳鸣眉梢一挑,单手一挥手,金色沙球顿时崩溃而开,重新化为金色砂砾的倒卷而回。

而原本被包裹住的天残童子,重新显露出身形,但眼中已失去了神采,并在下一刻,脖颈上血线一现,头颅骨碌碌的滚落而下,就就此的被柳鸣斩杀掉了。

“轰”的一声。

不远处地面上黄色小山虚影,猛然间一颤,一道绿色虚影竟从下方激射而出,随后竟发出一声欢畅长啸,就此头也不回的朝黑阳山脉深处破空而走,速度奇快无比。

柳鸣见此,目光一闪,但最终还是没有再出手去阻拦这绿毛怪物。

从他祭出落金砂,到制住碧爪妖灵,再一气呵成的斩杀天残童子,前后不过几个呼吸间工夫。

一旁彦名的二人,则刚刚从碧爪妖灵的威胁中缓过神来,甚至还未来及出手相助什么,整场激战竟然就这般结束掉了。

这一男一女看着已经坠落地上的侏儒尸体,自然骇然无比。

“这次真是多谢柳兄出手相助了,否则彦某这一次真的性命难保了。”修长青年略一定神过后,当即朝柳鸣一拱手,十分感激的说道。

“不错,这一次要不是遇到了柳师兄,雪云和彦师兄真的难逃此劫了。”一旁的美貌女子,也满脸感激之色的裣衽一礼。

“我等毕竟也是份属同门,柳某出手也是应该的。况且此贼子,也没有放过我的意思。”柳鸣单手一招,将罗金沙等灵器收了回来,淡淡的说道。

这也是他拥有一心二用的天赋,才能同时催动这般多灵器,若是换了其他一名凝液中期存在,哪怕精神力再强大,再没有凝练出独立的神识分念情形下,也顶多勉强驱使两件灵器而已。

“柳师兄能够击杀天残童子,这等实力在外门所有弟子中也足以排进前百之列了吧。”雪云此刻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瞪着一对漆黑美目,望着柳鸣的说道。

“这天残童子究竟何许人也,缘何敢如此肆无忌惮?”柳鸣听并未多说什么,反而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说起这天残童子,也是大有来历之人,其出自中天大陆一大邪教玄姆教,平素行事心狠手辣,以前就曾经击杀过数名太清门外门弟子,所以一只就是本门外院生死单上缉拿的对象之一,却没想到今日会命丧师弟手中。”彦名闻言,再看了看地面上的天残童子的尸体,长吐一口气的说道。

“我如果没有记错话,这天残童子在生死单上排名在一百多名,也算是名次不低。只是因为此教功法特殊,擅长隐匿身形,其人又狡猾异常,故而外门中的一些师兄,虽然追杀过其几次,却一直没人能得手,没想到这一次竟被柳师兄直接斩杀掉了。”雪云也如此说道。

这一次,天残童子不知何种缘故,竟特意潜入黑阳山脉,并抢先到了那碧爪兽,并用秘术将之降服,再碰到彦名等人后,干脆隐匿行迹,然操纵此兽对几人大加偷袭。

此番若不是碰上柳鸣,他们两个还真有可能如另外三人一般,就此无声无息的陨落在这黑阳山脉中的。

“对了,柳师兄只要带上此人头颅回去,便能在生死阁中换取不小的一笔贡献点。毕竟这贼子也算是生死单中小有名气之人。”彦名提醒道,同时眼中闪过一丝羡慕之色。

“原来如此,多谢彦兄提醒。”柳鸣点了点头。

关于生死单,在外门弟子条例中,也专门提及过的,其实是一个特别针对外院弟子而颁布的追杀名单,上面的人名全是曾经杀害过太清门弟子的凝液境邪派宗门弟子,足有上千人之多。

这些人无一不是凶残狡诈之辈,而榜单上排名前十的角色,更是一个个实力惊人。即便太清门外门排名同样靠前弟子,一对一,也不见得能够稳胜。

这天残童子既然是生死单上之人,柳鸣自然毫不客气的一落而下,将其头颅连同其掉落的葫芦灵器和一个储物袋般的须弥法器一并收了起来,并将无头尸体用火球直接化为了灰烬。

随之他告辞一声后,就头也不回的向山脉外飞去了。

仍留在原地的彦名雪云二人,目睹柳鸣远去后,则将其他同伴尸体收敛一番,也神色黯然的离开了了此地。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