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最终赌战(下)

所属目录:魔天记    发布时间:2014-07-14    作者:忘语


长枪在“嗖“的一声中,破空而至!

枪头泛起一道惊人寒芒,看起来犀利之极,并“轰”的一声,狠狠扎在了珈蓝外的五彩光幕上。

此光幕,一阵狂闪后,竟隐隐有了一丝不稳迹象。

珈蓝心中微惊,单手一掐诀,顿时体法力往光幕轰狂注而去。

光幕表面五彩流光一阵急转,竟瞬间稳定了下来,并自然一颤的将金色长枪一弹而开。

另一边,柳鸣在附近无数虚影尖鸣缠绕下,只觉头颅一沉,神识竟忽然变得有些沉沉欲睡,即使事先已经做了防备,仍然让手中所掐法决一缓,整个人竟不知不觉变得懒洋洋起来,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愿意多动一下,而脸上更是不知不觉浮现出一种诡异之极的笑容。

场外观战的辛元见此,不禁有一丝骇然。

此女此时施放的幻术,赫然比起昨日与自己对战之时有过之而无不及后,心中感同身受之下,望向柳鸣的目光充满了同情之色。

辛元他身旁不远处的风湛,却并未表现出什么焦急之色,而是目光飘忽不定的左顾右盼,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柳鸣心中更是大凛,猛然牙齿一咬舌尖,让自己神识一下重新清醒了几分,再单手一翻转,亮出一枚通体铭印层层灵纹的寸许大银色小锁。

正是那枚镇魂锁!

他法力一催之下,小锁体灵纹一亮,伴随着“嘶嘶”之声。竟浮现出一枚枚银色符文,并飞快没入其身躯中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柳只觉体内阵阵清凉之意腾起,紧接着汇聚成一股股涓涓寒流绵绵不绝的冲入其神识海中。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后,目中顿时恢复了平常清明。

这镇魂锁面对梦魇大法的克制效果之强,完全超出预料之外!

柳鸣心中大喜之下,单手一招之下,被弹回的金色长枪光芒一闪,再次化为了漫天砂舞的在身前盘旋起来。

珈蓝手中法决连连催动,却发现无法再催动虚影撼动柳鸣神识分毫,心中不禁大感诧异起来。

她心念一动下,单手掐决的朝柳鸣虚空一指。金色佛珠立时化作一团金光的朝激射而去。

柳鸣见此两手朝空中一扬,各打出一道法决。

但见漫天金砂一凝之下,一只金色巨手破空而出,并“轰”一拳砸在了佛珠之上。

“轰”的一声巨响!

佛珠表面一阵五彩光芒流转,,竟在涨缩不定中抵住了金色巨拳。

二者同时停滞在了半空之中,竟然平分秋色的样子。

珈蓝突然手中法决一变,对着虚空一指,。

佛珠一个模糊后。竟就此的没入虚空中不见了。

下一刻,柳鸣头顶上方点点金光一闪,佛珠重新显现而出,只是一个卷动。就化为一片金光的将柳鸣罩在了其中。

柳鸣猝不及防下,只觉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全身,脚下一座金色法阵隐约可见。并从中浮现一枚枚金色符文,并伴随着梵音袅袅盘旋而起。让人不觉头晕目眩。

“不好”

柳鸣暗叫一声,心念再次一转而过后。当即一催法决,控制金砂所化巨拳在空中一个盘旋后,蓦然一个掉头的朝下方金色法阵狂轰而下。

同时他体表冒出一股股黑蒙蒙雾气,一分为二后的化作一条黑色的蛟龙和一只黑色巨虎。

两者一个盘旋后,便开始在其体表游走而起。

与此同时,柳鸣双手再各自虚空一抓,当即两团黑气缭绕而出,各自化为了一枚黑色圆珠,正是两颗重水珠。

他只是两手一搓,当即将两颗圆珠融为一体,再猛然一把抓住,一拳朝金色光幕轰击而出。

一声响彻天际般的龙吟声响起,引得周边一阵地动山摇起来。

谷中观战的众人只觉耳边一震,隐约看到一道黑色龙影口中含着一颗黑色圆珠破阵而出,佛珠所化的金色法阵在金色巨拳及合体重水珠加持下的龙虎冥狱功一击之下,当即寸寸的崩裂而开。

随后一道浑身黑气缭绕的身影,在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吼声中从点点金芒中一闪而出,朝珈蓝一扑而去。

而在途中,黑色龙影在空中一个盘旋过后便再次与人影合二为一。

珈蓝大惊之下,身影一阵模糊,当即化作无数道虚影向后退去。

身处半空之中的柳鸣见此,将强大的精神力一放而出,在镇魂锁的增幅之下,异常快速的搜寻到了珈蓝的真身所在。

他只是一个呼吸的工夫,便一个闪身出现在珈蓝真身之前,单手一拳而出。

珈蓝似乎早有防备一般,朝柳鸣虚空一指,那串金色佛珠竟诡异的再次出现在了柳鸣头顶上方,并急速落下,将柳鸣包裹起来。

细看之下,佛珠表面浮现了一丝裂纹!

想来在先前巨力轰击之下,看似坚不可摧的极品灵器也出现了破损。

“收”

珈蓝又是一指,佛珠金光一闪下骤然一缩,却只见眼前柳鸣身形一个模糊下的溃散破灭,赫然竟是一道虚影。

此女面色一变,突然觉得肩头一沉,一只被黑气包裹的手掌,竟无声无息的按在了其上面。

她一惊的方向做出躲避动作,肩头上却“噗”的一声,而后一股诡异震波产生了一道禁制,将其身形制住。

这时,柳鸣身形才从女子背后诡异的浮现而出。

珈蓝自然又惊又怒,说中法决狂掐不已,却始终无法催动法力分毫。

柳鸣手指再次一弹,又一道法决没入珈蓝身上

此女更真的无法动弹分毫了。

“道友好神通,这一场比试。是我输了。”珈蓝见败局已定,也就不再挣扎的开口认输了。脸上恢复了平静之色。

柳鸣微微一笑,单手一个模糊。一道法决一闪之下,解开了此女身上的禁制之术,挥手召回了落金砂,收入袖中。

珈蓝神色有些怪异的看了眼前的青年一眼,而后便转身离开了法阵向清水庵所在之处走去。

柳鸣的取胜,显然出乎了台下大多数人的预料之外。

青袍女尼也没有宣布战斗结果,却是双手合十,低声诵念佛号,脸色有些阴晴不定起来。

石姓道士看着柳鸣的身影。眉头紧皱,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神色来。柳鸣方才强行击碎珈蓝的佛光法阵,身上现出的黑色龙虎异象,他隐隐记得在什么地方听说过,但却一时有些想不起来了。

天香阁的肖姓美妇则一脸冷笑之色,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

三大宗门的使者都未开口,其余围观众人不禁有些面面相觑,神色各异起来,却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整个场面竟然一时间变得清冷起来。

至于风湛。自然大喜之极!

独孤玉则是一脸嫉恨的看着风湛。

对于他而言,自然心中宁愿珈蓝代表的天禽宗取胜,也比长风会这个老对头笑到最后要好的多,毕竟金玉盟和天禽宗并无太大的利益冲突。

而若是长风会此番真夺得了玉石脉矿和两大门派三分之一的领土后。势力必将大涨,此消彼长之下,金玉盟能否还能保存。可都是两说的事情了。

“很好,既然此次赌斗最后胜负出来。按照先前的约定,想来诸位也没有其他意见了。若是如此的话,在下正式宣布……”石姓道人暂时将心中疑惑放下,见青袍女尼仍未说话,当即轻咳一声的准备宣布结果。

“我有意见,恐怕这条玉石脉矿,单凭贵宗是无法吃下的。”石姓道人话未说完,忽然一个淡淡声音从空中传了过来,又恍如在众人耳边低语一般。

“是谁?”石姓道人闻言,先是一怔,但马上厉声喝道。

紫霄观先前对玉石脉矿的事情并不知情,

直到前些时候,风湛回归后,紫霄观才总算花费莫大力气,查清了玉石脉矿的存在。

故而石姓道人出发前,天光子已经嘱咐过其,必要之时可随机应变,这条脉矿是一定要竭力争取的。

现在卫重这位五灵宗弟子已经落败,代表长风会的柳鸣又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这自然正是紫霄观插手的大好时机。

如今道人却听到一个陌生声音这般说道,自然大怒之极。

一声轻笑声传来!

清水庵一干女尼上空,波动一起,后缓缓浮现出一名面如玉脂,目若黑漆的年轻女子来。

此女看似不过二十七八岁模样,长发披肩,一身月白僧袍随风飘舞不定,凭空增添了几分除尘气息,方一出现,目光便淡淡的从现场众人身上一扫而过。

“拜见玉清师叔!”

妙心女尼一见此女,却大喜的立刻上前俯身施礼说道,身后的清水庵弟子都急忙跟着跪地叩拜。

在场诸人自然都大吃了一惊!

连妙心女尼这样的化晶强者,见了这白袍女子要行此大礼,对方到底是何身份和修为了?

柳鸣尚在法阵中央,离白袍女子距离稍近,却没能发现此人身上有丝毫的灵力波动,仿佛只是一介凡人而已、

但此女目光从他身上扫过之时,却让柳鸣心头警讯大起,竟莫名有一种喘不过气的诡异感觉。

白袍女子收回了目光,冲妙心女尼笑了一笑,袖袍一挥,一股柔和的微风拂面而来,将清水庵众人一扶而起,这才转首淡淡说道:

“这位五灵宗的道友,你觉得贫尼先前所言如何?”


下一篇:
回首页: 魔天记
上一篇: